我不是貓的電影評論

希望評論可以成為電影創作者與觀眾互相了解的橋樑

《幸福的拉扎罗》:遇刺者「殺人」、和平的「暴民」

發布於

(劇透)《幸福的拉扎羅》(Happy as Lazzaro/睡王子的快樂傳說/幸福的拉札洛)的最後一場戲,藝術上確是美中不足。這齣戲是現代聖人傳,把意大利新寫實主義的質樸和宗教魔幻無瑕結合——直至結局,彷彿好人總要含冤受屈,循例有個悲劇結局,有點造作和煽情。

但是,這又是最觸動我的一場戲,完全是主觀因素:這結局令我想起今日的香港。

------------------------------------------[以下有雷]------------------------------------------

拉扎羅 (拉撒路) 見「同父異母的貴族兄長」家道中落,聽說是被銀行騙盡家財,十分傷心。拉撒路要為「兄長」去銀行討回公道,其實只是說一句「請你們把錢交還給某某」,卻被周遭顧客及職員誤認/冤枉為持械行劫。顧客們甫發現拉撒路並非真劫匪,只有一把爛鬼木彈弓,便惱羞成怒、拳打腳踢,監生打死他。


這些妄下判斷如驚弓之鳥,沒搞清楚便指別人是「持械匪徒」的人們,無法不令我想起那些高舉「愛國」之名的「撐警」莽民,遇上異議者,一邊動手暴力攻擊,一邊罵對方是「暴徒」。

2019年6月30日,金鐘有「撐警集會」,有參加者圍毆路過青年。該青年因病戴上口罩,便被認為是反政府的示威者,拳打腳踢扯頭髮過後,警察不單沒有拘捕襲擊者,反而控告受害人「普通襲擊」罪名

戲裡戲外,這些「莽民」是非不分,在既定社會制度裡行屍走肉,對異己者妄下判斷,連花點心思了解一下對方也不情願。這些人即使確實是自己搞錯,卻不會反省認錯,反而推卸責任,諉過於人,繼而暴力地傷害對方,甚至要取人性命——卻顛倒是非,說自己和平,對方暴力。

7 月27日,元朗廣場外一名支持政權的老漢,光天化日,持生果刀刺傷一名持不同政見的青年,被捕時竟面不紅耳不赤地高呼「黑衫殺人」(示威者多穿黑衣),實在匪夷所思!正所謂「現實比小說更離奇」;在《睡》片的結局,看到那些銀行顧客突然指拉扎羅是劫匪,瞬即又從膽怯轉變為凶殘的暴民,本是感覺突兀、不真實;但看現實社會這些「莽民」的無知及無恥程度,實在遠超劇作家的想像力,因此我對電影結局又有不同觀感了。

我真的很想知道:當一個人意圖謀殺,當場被抓住,他的腦袋究竟是甚麼結構、如何運作,才會想到反而高呼對方殺人??????!他呼叫出來給誰聽?他這樣說有何意義?這就如爆竊匪徒一邊「爆格」、一邊說別人偷他東西;撞死途人的醉酒司機,說自己被死者駕車撞擊——就如《睡》片裡的「貴族」剝削村民當奴隸,反指農民欠他們債!

或許,這些人 眼中 所見、

腦 中所 想 、

手中 所作、

口 中所說,

與現實世 界,

——全皆分崩離析?

難怪在很多文藝作品裡,寫實和魔幻的風格並行不悖,因為現實就是荒謬絕倫,遠超常人所想!

香港沒有暴亂

《小丑》真的反映社會現實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