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丹堤大安店

根本就是偷聽版的天龍國哈哈台街訪

香港・天邊十朵雲

發布於

不知我是純粹無法被激,還是患了蒙人鞭打才得產出之病,先前在還是神秘的角落一文中與@張蘊之抬槓,誇口要拿出香港的神秘角落,啊~水~潑落地~潑落地~歹收回~

啊對,還有@睡包yw,我來了。

「這就是我想妳的日子。把它全送給妳!」

看到端傳媒的這篇文章,不知怎地想起電影《心動》中金城武給梁詠琪(或假扮成梁詠琪的張艾嘉)的信裡,有好多好多張天空的照片,彷彿不在場的浮雲朵朵,配上這張紙條,固然使人泫然欲泣,卻依舊是王菲式的孤高浪漫,有點像我第一眼看到香港時的心情——

香港好像生來就是為了成為神秘角落而存在的地方。邱永漢以日文寫成的〈香港〉,是一個點一盞燈的家園,讓台灣人逃離白色恐怖,也讓中國人逃離紅色暴力,「因為這裡沒有國民黨,也沒有共產黨」,小說裡這麼寫著。

同樣是全球資本主義下的城市,生活在台北的感受非常不同。台北本質上有著一種扶不上牆、帶著淒美的殘缺。但也因此,螻蟻們在這裏,多少還能享受自己的小小黑洞、一點迴旋的餘裕、一種帝力於我有何哉的阿Q式自由。但,香港,這麼精緻,這麼完美,一丁點兒瑕疵和空隙都不留,在這樣光鮮細緻的百層高樓群中難免感概:究竟要怎麼赤手空拳地往上爬又同時能維持不往下墜的平衡呢? 所以,身為螻蟻,來到香港,任務就是尋找沙暴天空中的,一點點夾縫。

我原與香港沒有特殊生活連結,來到這裡也只是一個遊子,但在尋找夾縫與神秘角落的過程中,竟也有了自己的浮雲朵朵。

這就是我想你的日子。把他全送給你。

蒲台
城門水塘
慈山寺
嘉頓山
梅窩
赤徑
塔門
志蓮淨苑(什麼?這貼過了?不管啦,這就是研究生遇到死期的決心!)
西灣
大館
捻樹灣——夢中的那片小菜園
龍脊
沙頭角
西貢
麥理浩徑,第二段

看香港的最後一眼。
那個時候,還沒有反送中,還沒有疫情,任何別離都很容易,總以為過不久又會再來。

我的愛 我的夢 我的家 是不是還像從前一樣
回家的路會不會很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魚露與蠔油】回不去的春風街

三碗細牛腩麵點播:讓歌曲幫助我們守護記憶,莫失莫忘

香港,我的香港

16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