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丹堤大安店

根本就是偷聽版的天龍國哈哈台街訪

神秘的角落

發布於
這是當時還叫做石梯灣118的緩慢尋路。這個角落讓我想起了國小遇到的神秘空間

我本來以為,我變成一個角落份子,是在高中時期食髓知味的演化結果(這部分容後再稟......)。可是後來想想,好像也不是這樣,似乎很久之前,我就有一種自我鴕鳥空間化的傾向。高中,只不過是一個導火線罷了。

好多好多年前,我是一個國小五年級的學生。

我的國小校舍,是由兩排長長而對望的建築物所組成。兩排充滿教室的建築物之間就是所謂的中庭,有養孔雀的動物園、有可愛的小花圃、有躲避球場。

可是自從活動中心建好之後,一切就變的不同了。

他座落在中庭的正中央,正好把中庭分成兩半,但卻也連接了兩排長長的建築物。所以,如果今天要從A棟五樓到B棟五樓,不用再氣喘吁吁的爬上爬下,只要直接穿過活動中心就可以。

新蓋好的活動中心,顯得十分幽暗詭異。一方面是因為建築物本身阻絕了陽光,一方面是因為還沒什麼人進駐而顯的冷清。

而我不知為何,對這棟陰森的建築十分有興趣,特別是通往頂樓天台前的那塊小樓梯間。

那扇通往天台的門,是一扇笨重的大鐵門,上面五花大綁捆著一堆鐵鍊。老師又三令五申絕對不能跑上頂樓否則勢必重罰。種種跡象顯示,門的那一端一定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燦爛的新天新地,就跟聖鬥士星矢在最後的神宮要推開的那扇大門一樣。

後來,我去地下室搜刮了一套廢棄的桌椅,就把他擺在入口處旁的樓梯間,一塊非常小的空間。我在抽屜裡放了墊板和鉛筆還有衛生紙,還有一切足以顯示這個座位是被人佔有,卻又找不出任何佔有者是誰的東西。我常常下課的時候跑上來喝飲料,和鐵門和鐵鍊整整相處了一年。

說也奇怪,後來五樓的確人來人往,人聲鼎沸,但從來沒有一個人跑上來過。那套桌椅放了一整年,一直到我升上六年級、換了教室之後,我才把他拿走。但在這之前,竟然也都沒有任何一個人發現過他的存在。

回頭想想,奇怪的人是我。每一個天真爛漫的小學同學都認真的遵守老師的規定,不曾越雷池一步。老師也心裡相信應該沒有任何學生會如此不受教的膽敢挑戰訓誡,所以並沒有定時查訪頂樓,甚至連一次都沒有。

而我,就是因為破壞了這種純真無邪的互信關係,而得到了一個一年份的神秘空間。

1 人支持了作者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