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蛋糕鬼

平面設計,插畫 過度喜歡獨旅(偽流浪)帶來的自由感,以致日常神經敏感。 插畫日記.遊記.故事.電影

賣故事的養鵝大戶

發布於
修訂於
可是史密斯太太的阿鵝太容易緊張了,實在不適合住在城市裡。

···

史密斯太太每天的早上的行程,就是喝完一杯芹菜之後帶著她的阿鵝上街買買菜。
這世代的人誰沒有一隻鵝呢?

只是隔壁的瑪麗還繼續叫她的阿鵝“Christina”

『老天,她知道克莉絲蒂娜已經要8歲了嗎。』(鵝比雞長壽,據說最多可以活8歲。)『老克莉絲蒂娜。』

對史密斯太太來說,阿鵝就是最適合鵝的名字。

可是史密斯太太的阿鵝太容易緊張了,實在不適合住在城市裡。
只要一緊張,阿鵝就會「噗通」的用力。

史密斯太太多希望阿鵝可以回家再大,至少可以大在她的袋子裡。



史密斯太太和正在用力的阿鵝

···

這是我在instagram上創作的意識流故事的第一篇,也是我說故事的起點。

我的本業本來是平面設計,專長就是這種醜醜歪歪的插圖。
在擁有人生第一個刺青接著第二個之後,在心裡發下宏願要成為一名刺青師。

而現在我接觸過的人皮比合作過的業主還多。
但當然我的風格還有主要的樣貌都還是醜醜歪歪的,我客人們管叫他們:醜得可愛。

因為太常把工作帳號個版當作日記在書寫,一直以來也對生活還有旅行有很多細碎的念頭。
也想要找個地方把他們好好收著,但就是一直拖著(覺得各個寫作平台都好難用)。

某次在一名很欣賞她文筆的朋友介紹下認識了馬特市,喜歡這裡沒有邊界的文字。
便決定對我拖延最嚴重的寫作這件事怒下斷捨離。

說來也好笑,我覺得會讓我拖延沒做這件事的最大主因就是:不熟悉文書介面。

身為一個平面設計師,這漫漫的學習及工作過程,我最常使用的軟體絕對不是文書軟體。

念大學的時候,每每遇到要交報告或是任何「要講究格式」的作業,
我一定在完成文字後先Pass給某個同學,由她負責幫我潤飾還有排訂所有教授要求的文書格式。然後再轉傳回來給我讓我可以寄出,儼然就是我的編輯(兼再生父母)。

若是有個平台可以讓我用AI或是Indesign排版,我想這拖延的毛病應該很快不藥而癒。
畢竟光是這一篇,熟悉如何操作及各種文字編輯圖示就花了我將近一小時。(你們有人Google過『文字編輯圖示/icon說明』嗎?)

(我有)(而且我覺得好荒唐)
我簡直就需要重上小學的Word課程。

總之這就是我,希望克服了對文字編輯(軟的部分)的障礙後,能夠順暢地在這紀錄我生活、旅行中的日常或是一些廢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