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黑猫

一只爱玩的猫

火箭般的物价

现在快连车也开不起了。油价涨到每加仑近5块。以前的价格平均为每加仑两块,很多时候都是一块多。以前加满一箱油,一共也就30块左右。现在每次加完油,望着七,八十块的账单,简直是欲哭无泪。

新泽西还算是便宜的,其他很多州的价格早就6,7块钱起跳了。如果抱怨需要排队的话,我也只能沦为队尾的位置,前边根本轮不到我。其他州的人更惨。

这是油价。平常日用品的价格就不用说了。还有吃的东西,那价格都是成倍增加。这价格升的如果是清水煮青蛙型,悄悄地,慢慢地,估计大家到了被煮死的时候也没啥好抱怨的。

关键是这价格就跟穿了魔术芭蕾舞鞋的小姑娘跳台阶一样,轻飘飘地一阶一阶,瞬间就跳到了高处。马斯克的火箭可以很好的形容物价上升的速度,唯一不同的是,老马的火箭后边还会落下来。而这物价就跟其他类型的火箭一样,一去不复返。我倒希望它是马斯克的火箭,但估计也是痴人做梦。

在股市下跌前,旅游公司的股价就已经大头朝下了。市场的预判很准,估计未来大家都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谁还有闲钱和好心情出去旅游呢?

我们的猫4月进家门,充分地发挥了它作为宠物的作用。老公每次板着扑克脸回来,看到平摊在地板上的猫,总是露出恶狠狠的笑容,然后一把抓住它,掐住它的腿和脖子避免它逃走,得意洋洋地搂着它左右摇晃。猫充当了他的出气筒。

跟大多传统家庭一样,我们家的地位,老公排第四位。我家一共四个人。现在有了猫,老公终于不用垫底了。也就是,他的地位变相地提升了。如今压力这么大,经济前景一片阴暗,大家心情都很压抑和焦虑,可怜的猫充当了小小的心情缓冲垫。

美联储从年初就开始加息,试图打压通胀和物价。但明显的,已经太迟了。主席鲍威尔要么已经变身为穿山甲,要么就是穿了古代的金甲或现代的防弹服,对于大家持续攻击的子弹,显得从容不迫,刀枪不入。

于是,美联储在去年通胀已经像发馒头一样迅速胀起来的时候,闭着眼,拒不承认。人们气得扔了很多手榴弹。今年已经再也捂不住事实了,因为通胀已经不是发大的馒头了,而是上天的火箭,轰隆作响,火焰冲天,震动得大家在家里都能翻几个跟斗。美联储唉声叹气,在民调的压力下,不得不以龟速开始加息。

这两年,各国的印钞机的磨损速度估计都是以前数十年的好几倍。现在,即使上帝现身,发誓说“不会通胀”,大家也不会相信了,说不定,还有不少人会冲他扔烂西红柿。而半年前,美联储的老鲍主席还又赌咒又发誓地否认通胀,并誓不加息。这一切行动,其实都是为了讨好花儿街,好让股价撑得住。但过了不久是啪啪打脸,打脸之狠即使远在太平洋之外的毛利岛上的土著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物价涨成这样,也不得不买。毕竟,大家还要吃饭,只是生活质量随之迅速下降。以前,美国人民以浪费为名,现在也老老实实开始存钱,而且,开始遵循中国传统,实行勤俭节约的美德。我觉得,这倒是一个好的副作用。

以前,看到娃们在学校里,经常把完全没打开的包装精美的面包,蛋糕,直接就扔到垃圾桶里。我气愤填膺,这简直就是造孽啊!娃们惊讶地瞪着无辜的大眼:“老师要我们这样做的啊。凡是没吃的东西都直接进垃圾桶。他们也是直接扔。” 我捶胸顿足,恨不能把他们揍一顿。想当初,我小时候想吃个糖都要祈求半天。

老公更是跳脚,他来自农村,小时候比我穷得多,饭都吃不饱,即使现在,也是剩饭都不舍得扔。有时,小半碗米饭坏了他老人家也要犹豫半天,在我“吃了会出人命“的一再劝阻下,才一咬牙,一跺脚,满脸悲痛地把它倒进垃圾桶。看到自己的娃们跟着老师理直气壮地糟蹋,他气结之下告诉我:“以后再也不要让我知道这些小兔崽子们怎么吃饭的事。”

以后勒紧裤腰带的日子是怎样的,现在已经初现端倪。大家不得不开始节俭度日。很多人也从去远处旅游而改成了在家附近公园转转。我想,未来的一年可能更不乐观。

我们就像是随着浪头起伏的小船们。大浪起来,在浪尖,我们高高在上,春风得意。而当浪落下去,形成深深的低谷,又会觉得沮丧绝望,心灰意冷。但潮汐起伏,无论是浪峰浪谷,都遵循着大海本身的规律。

俗话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也是如此。所以,在浪尖上,得意之时,居安思危,在浪谷内,低落之时,安静积蓄。潮涨潮落,如我们每个人的人生。


0人点赞



日记本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