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黑猫

一只爱玩的猫

咪言咪语(5)

(edited)

已经10天了,这么久,如果失踪的不是只猫,而是个人的话,估计告示贴的大家都能跟认自己亲戚那么熟了。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照常走在黄叶做毯的小路上,迎面碰上一只慌慌张张的松鼠,这儿松鼠很多,有时我兴趣来了会追着练练爪子,今儿个心情一般,我懒洋洋地弓弓背,把它放了过去。没想到后边又跟着跑来了一只也是脸上带伤的猫,看来他是追着松鼠而来。我认出来,就是刀疤的小跟班,就叫他小刀疤。小刀疤看到我,本来想装作没看到,目中无猫地闪过去,但突然,他顿了一下,头转过来,裂开了嘴:”傻丫头,你好啊~~~ ‘’ 

我看了看他那不怀好意的脸,没有吭声。“前一阵你不是找一只白猫吗?头儿告诉我的。” 一听他提起冬冬,我马上支起耳朵,然后,又装作毫不在意:“是啊‘’ 他显然已经放弃了那只倒霉的松鼠,身子也转向我,“哈哈,我知道他在哪里” 然后,我就听到了一个让我难以置信的消息“白猫已经是我们的头儿了” 什么?开玩笑的吧? 大概很是欣赏我脸上的震惊表情,小刀疤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那天,刀疤带着猫群照常在草地上晒太阳,突然发现一只蓝眼白猫自己的地盘上。跋扈性格的刀疤自然是义不容辞地站起来驱赶,没想到白猫看起来很文雅,但爪子又尖又狠,下嘴咬起来也毫不迟疑,令猫们惊愕的是,自己的头儿居然败了,而且是败给了一只看起来明显是家猫的家伙。这真的是奇耻大辱。野猫们当场就要发威了,打算集体给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点颜色看看。意外的是,受了伤的刀疤拦住了他们,并把自己的首领位置拱手让给了白猫。这事儿让小刀疤至今都难以理解。

前几日,我一看到有认识的猫,就会问一句冬冬,所以有的野猫是知道我在寻找一只失踪的家养白猫。他们猜测,这个白家伙应该就是我在找的冬冬。我仍然不敢相信。这种跟凶猛野蛮的野猫战斗的场面和猫群首领的位置,跟我印象中温柔高贵,像王子一般的冬冬相去甚远,也许是他们搞错了·····等跟着小刀疤慢慢走近那个在午后的阳光下,青青草地上的白色身影,我站住了。是冬冬。他的眼仍然是那么温柔清澈,似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身后的阳光给他雪白的裘袍镀上了一层金边,更显高贵。这种亭亭玉立的姿态跟周围在他身边横七竖八地各种不雅姿势躺着的野猫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往前又走了一步,蓦然发现,冬冬是女猫。这真的不怪我,平时隔着玻璃窗加纱窗,距离又那么远,一个在二楼的室内,一个在外边的走道,确实是很难辨别男女的。这是我第一次离他,不,应该是她,那么近。阳光灿烂的下午,我感觉突然有一朵不请自来的乌云夹着轰隆隆的雷声在自己头顶上方停住,随着一声炸响,里面的一道闪电正好击中我的身体,然后,我僵住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