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黑猫

一只爱玩的猫

晶莹花

發布於

““砰——砰——砰” 连续三声枪响过后,莹惊惧地看着丈夫扑倒在自己面前,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手中的枪口似乎发出淡淡的硝烟味,周围一片死一般的沉寂。她僵硬地站在那里,眼睛张得大大的,紧紧盯着倒在地上的尸体,眼珠似乎都停止了转动。

突然间,枪从她手中掉下,手抖动起来,越来越剧烈。她面部的肌肉似乎有些痉挛,似哭似笑一般,心的跳动如此猛烈,好像连身体都要带动着跳起来。这阵如巨浪般卷过全身的抖动,过了好一阵才慢慢平息。

她猛然抓起手机,哆嗦着拨打了911,带着急促颤抖而绝望的语调说:“我。。。我刚杀了我的丈夫。。。。”

多伦多的夏日,白天刚下完雨,空气中充满了略带湿气的温暖气息。虽然已近午夜,但四辆警车闪烁着的红灯,划破夜空的尖利警笛声,仍惊醒了公寓楼里刚刚入梦的人们,大家揉着眼,纷纷把脑袋探出窗户,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莹的丈夫林已死亡。手里握有厨房的尖刀,上边沾着血迹。莹面对警察,捂着自己胳膊上还在流血的伤痕,失声痛哭:“他。。。他要杀我。我没办法。。。只能开枪。。。” 警察把她送上救护车,去医院做全身检查。

第二天一早,警察们开始调查楼里的邻居们。他们房间一边的隔壁邻居是个独居的老太太,细小的眼睛藏在满脸的皱褶中,平日没人说话,看到警察,像是看到了上帝派来的倾倒自己积压话语的人篓子,虽然声音苍老嘶哑,有时词不达意,但倒把大体情况也说了个明白:

“这对年轻人,我可了解他们啦!他们在这住了6年了,搬过来的时候刚结婚呢。。。。对,原来是留学生,来这儿读书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他们平时不吵架,感情很好的。莹这女孩人很好,从不大声说话,说气话来细声细气的,和气得很。是个好姑娘!她蛋糕做的好,经常送给我吃呢。。。。特别是香蕉蛋糕。。。

对,她没工作,一般都在家。但会出门逛街,参加一些朋友聚会。她老公林,好像是个销售经理。。。。对,是的,他经常出差,一出差就好几个星期,甚至一个月。这事儿真让人难以相信!

林对莹很好,袋子,包,任何重一点的东西从来不让她碰的。除了上个月,记不清啦,也许两个月前?莹突然进了医院,说是被丈夫弄伤了。。。。不会,不会是家暴。林温和有礼,有次捡到个受伤的小鸟,急得脸都红了,到处找人帮忙。。。这种人不会打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上帝,真难以相信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警察好不容易拦住了老太太的滔滔不绝。他们仔细看着手中的照片。这是莹和林的合照,林身体欣长,戴着眼镜,一副腼腆的书生模样。莹像一朵温柔地在他身边绽放的小花,轻轻地把头搭在他肩上,乌亮长发柔顺地自泛红的腮边倾斜而下,直达腰际。眼睛弯弯的,似月亮一般,恬静,幽雅,又像一谭深不见底的湖水,要把看向她的人迷醉在里面。

警察敲开了另外一边隔壁的门,出来的是一对跟莹和林年龄差不多大的年轻人,三十出头。他们说的情况跟老太太差不多。

当警察提到手枪时,女人不以为然地说:“林疼爱老婆,这个大家都知道。那个手枪就是他给莹买的。。。哈,您看他那么瘦,那么害羞,能会自己想买枪吗?还不是莹埋怨他经常出差,自己一人在家不安全,需要用枪防身,他才肯买吗?。。。对,一个月前,莹进了医院。她说是林向她摔了杯子。划伤了手。林吗?他没说什么,好像一脸歉疚的样子。” 

男人仍然一脸不可置信:“这小子怎么啦?这么漂亮的老婆还去伤害?。。算了,希望他安息。莹是个好女人,是我见过的最温柔的女人。。。。哎呦!。。哦,当然除了你之外,亲爱的。嗯,是的,她不到有生命危险的时候绝对不可能开枪。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警察见到医院里的莹时,她已经恢复了平静。手臂上的刀伤已包扎好,除此之外,没有外伤。但医生说她的心理收到极大的冲击,情绪仍然不稳定,需要留院观察一下。

警察先询问了赶来照顾她的两个好友,莹在加拿大没有亲人,父母都在国内。两个好友告诉警察们,莹性格温柔善良,脾气又好,所以,她同学中很有人缘,大家都喜欢她。

虽然,林很疼爱她是众所周知的事。但莹有时会跟她们抱怨,说林其实占有欲很强,而且很爱吃醋,常常因为她跟朋友在一起而嫉妒,并禁止她经常参加好友聚会。

当警察推开病房门,看到莹时。她正面色苍白,靠在病床枕头上,眼角似乎还有没来得及擦干的泪水。她的嘴唇依旧微微颤抖,眼含悲伤,深夜般的痛苦似乎要从乌黑的瞳孔里溢出来,手不安地抓着白色的被单,怯懦地小声回答着问题。

她的声音就像勉强抖动着翅膀的蝴蝶,微弱地在空中飞着,优雅而无力。警察们被这柔弱女子的神情打动了,他们也不由得放柔和了自己的声音,生怕自己音量太大,把这玻璃娃娃般脆弱美丽的女人给打碎。

事情似乎是:林因为嫉妒莹经常跟朋友聚会,发生争执,怒火中,林拿刀划伤了莹,而处于自卫,莹开了枪。邻居朋友们虽觉得意外,也都同意这个事实。甚至不少警察在情感上也都同情这个可怜的女子。案件似乎到这里就结束了。

林的父母从国内紧急赶到多伦多,面对独生儿子的死亡,两位老人肝肠寸断,他们无论如何不相信,那个瘦弱的,书生气的孩子会对妻子动刀子。他们强烈要求警察继续调查。后来的深入调查也确实出现了很多疑点。

当查找保险单时,警察们发现林意外死亡的受益人是妻子,这个保险单是几个月前签署的。林的死亡,莹可以获得50万美金。这证明莹可能会有谋杀动机。

有几个两人共同的好友提到,莹参加朋友聚会时,跟一个男人相识,形成非常亲密的关系。她经常跟他一起吃饭,游玩。也许,林就是因为发现妻子跟这个男人交往,而醋意大发,从而失去理智,对莹动粗。

警察立刻找到这个男人。男人比莹大5岁,是个电脑程序员。他身材高大,性格开朗健谈,非常坦诚。他承认自己跟莹是好朋友,会经常在一起聊天,但他们的关系仅限于此。

正在警察们兜兜转转,努力搜集材料的时候。林的父母找了律师,以谋杀罪把莹告上了法庭。据说,他们花钱请了私人侦探,找到了新证据。多伦多法庭决定审理这个案件。

开庭的日子到来了。这件案子因为被新闻报道,所以备受关注。听众席上不但有两人的同学,朋友,邻居们,还有很多对此案感兴趣的人。这些人竟然把席位占得满当当的,甚至把一些人挤得站在了门口和过道上。

法庭内的空气中,因为期待激烈争辩而充满了紧张躁动气氛。林的父母,鬓发斑白,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愤恨和痛苦。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仿佛要从彼此的身上汲取更大的力量。

莹坐在被告席上,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长发松松地扎在脑后,眼睛低垂,略带忧愁而包含哀伤的神色,似山间一朵默默开放的小花,晶莹纯洁,柔弱无力,让人不由自心底升出保护的冲动。

法官一记响亮的槌子让低声引论的人群安静下来。两位律师开始大展神通,他们以收放自如的身体姿态和表情,变化多端的手势,时而激昂时而婉转低沉的语调,让观众们印象深刻。事情的经过其实大家都很清楚了,剩下的就看律师们唇枪舌剑的功力,以及双方出示的证据是否有说服力。

林父母花了重金请的律师不负众望,在法庭上显示了他的雷霆手段。他展示了几个月前的保险单,证明莹有杀人动机。至于莹跟那个程序男在一起的证据,有来自朋友的人证,有他们一起吃饭,游玩的单据物证,这一切表明,莹早已移情别恋,而丈夫已经成了她的绊脚石。

“为了能跟情人在一起,为了能拿到50万保险金,这个看似弱小的女子,设计杀了深爱她的丈夫!” 律师的指控铿锵有力。随着掷地有声的话语,他抬起胳膊,手指向莹,好似一把正义的宝剑,指向邪恶的拼死挣扎的猎物。莹低着头,嘴唇微微颤抖地喘息着。

这个律师同样毫不客气地质询程序男。这个男人虽然神色自若,又十分健谈,但明显在辩论上不是专业人士的对手,不一会儿,就被质询得张口结舌,汗也从额头上渗了出来。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对莹有好感。但他坚决否认跟莹有超出好朋友的关系。

这时,律师得意洋洋地拿出了关键物证,他俩在一个月前的旅馆单据。男人立刻紧闭双唇,面部变得如石刻般僵硬。莹的脸刷的一下变得苍白。她的眼角泛红,眼泪似乎马上就要夺眶而出。

众人哗然,听众席上顿时响起了一片惊讶的嗡嗡声,陪审团的许多人,原本投向莹的同情目光,瞬间变成了蔑视甚至厌恶。法官不得不重重地敲了几下槌子。

一切尘埃落定。法官即将宣布休庭,因为随后就要由陪审团做出最后裁决。

林的父母严肃而愤懑的脸上终于显露出满意的神色。听众席上莹的好友们却叹气不已。

房间中原本紧张的气氛逐渐松弛下来,有一些来看热闹的好事者,整理了下衣摆,站起身来,准备出去透透气。

这时,一直坐在座位上沉默不语,好像早已经被对方律师的气势压制的不能动弹的莹的律师,突然像弹簧一样“砰”地站了起来。原本已经放松下来的人们一惊,就连法官好像也被吓了一跳,问道:“。。。你还要做什么陈词?”

莹的律师眼睛熠熠发光,一反常态,比刚才精神了数百倍。他昂首挺胸,语调因压抑不住的激动几乎变了声:“法官大人,请允许我递交新的证据。这是由刚才警察交给我的。” 

法官疑惑地接过一叠文件,浏览了一下,脸色突然变了。周围的人屏息凝神,法庭上突然变的一片寂静,似乎能听到窗户上小虫子扇翅膀的声音。所有人在等待着。

法官缓缓抬起头,展示出新证据。是林电脑上的网上日记。

警方通过专业人士帮助,破解了林笔记本电脑密码。网上日记里清晰地记载了林是怎样对妻子的背叛嫉妒得发狂,并恶毒地发誓要杀死妻子。

里面有好几种谋杀莹的方法,充满了深思熟虑的细节。包括日期,地点,用什么凶器,杀死莹后怎样肢解尸体以及抛尸,听得大家毛骨悚然。其中的一个行动日期正是出意外的那天。

整个日记的文字中都散发着着林对莹刻骨的仇恨。那阴冷的语调就像是一个在黑暗中觊觎猎物的红眼恶魔在低语,发出即使窗外射进来的烈日阳光都抵挡不住的寒气,让所有在场的人都忍不住打冷战。另外,搜索引擎的记录,也佐证了林的确一直在思索谋杀妻子的计划。

法官几乎把槌子敲烂才让法庭重新安静下来。

最终的宣判,莹属于正当防卫,当庭无罪释放。

一年后,同样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纽约街头,人来人往的街道,市政厅前几对新人正在排队等待结婚登记和典礼。

其中一对,手拉手,紧紧依偎。女人恬静柔美,男人高大帅气,他们脸上洋溢的幸福,让周围的空气都充满了暖洋洋的甜蜜气息。经过他们身边的行人,也不由得放缓匆匆的脚步,投去几瞥羡慕和祝福的目光。

男人俯身,轻轻地对女人耳边说:“等领了证,我们就去南边选房。我的钱,加上你的50万,可以选个漂亮的百万豪宅。” 

女人抬起似月亮般弯弯的眼睛,微笑起来。“你的黑客技术,会让你赚更多的钱。" 

"是啊。侵入电脑一点不难,但当时编写那些可恶的日记可真的花了我不少功夫呢!。。。。

不过,小宝贝,你的计策真的是棒极了!” 说着,他低头,亲吻了一下女人的额头。

女人像听到表扬的天真孩子一样,一脸无邪地露出甜美的笑容,娇嗔道:“我不是也不得不狠心划伤自己的胳膊吗?过了很久才好呢!”

她身上的白色连衣裙在阳光的照射下,似乎变得晶莹剔透起来,但依然像驱散不去的银色幽灵,在地上投下深黑色的阴影。

(根据真实案件改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