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黑猫

一只爱玩的猫

一个谎言的悲剧

發布於

2018年夏末,美国科罗拉多州。

炎炎烈日下,一个孤独的人影行走在一片布满层层红色岩石的旷野上,这是科州的一个国家公园。作为美国中部地区,这里气候炎热,除了地上零星的仙人掌和一丛丛低矮的针叶形植物,没有其他绿色。但风化的层层岩石因为其展现的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仍然吸引着不少徒步旅行者前来。

这个人影是住在附近的杰夫,这次徒步旅行已经接近尾声,他打算再拍些照片就回家。这时,他发现不远处的天空中竟然盘旋着多达几十只只秃鹫,它们正在边盘旋边俯冲向地面,好像在争抢什么猎物。

杰夫知道,地面有食物,喜欢吃腐肉的秃鹫们正在聚餐。这种场面在这荒凉的靠近沙漠的地区非常少见。因为秃鹫体型巨大,喙也十分尖锐,安全起见,杰夫没有走近,而是离得远远的,拍了一些照片。

等回到家里,杰夫很兴奋地把自己拍的照片跟妻子分享。妻子在看照片时,突然皱了皱眉头,并指着其中一张迟疑地对杰夫说:“”亲爱的,你仔细看看它们在啄食的这个东西,不像是动物,而有点像是个人。“”杰夫仔细一看,血色迅速从脸上消失。

当警察们接到杰夫报案,用最短的时间赶到了公园内秃鹫们的聚餐地。在这人迹罕至的荒野地带,孤单的徒步旅行者发生意外,也是极有可能的。但到了现场,一看到眼前的场景,警察们立刻把“意外”两字果断地从头脑中踢出。这是一场谋杀案!

死者是男性,白人,已经被啄得血肉模糊,难以辨认。但这只是上半身。下半身却被埋在了土里。经检验,这里不是案发第一现场,他的头颅被人以硬物暴力地打击,并导致破裂,以至于死亡。然后,被拖到公园内,并被半身埋在土内,以“天葬”的方式供秃鹫们享用。

这种半身埋入土,在西方是一种传统的处以极刑的方式。凶手明显对于死者有极大的仇恨。死者被击打变形的头部,更是充分强调了这点。死者是谁?究竟发生了什么?

2018年,网上DNA和牙科记录库已经趋近完善。通过牙齿的记录搜索,警察很快查明死者身份。他是54岁的马克,个子,身材都是中等,长相一般,是属于丢进人群就很难找出来的普通人。曾经是一个超市经理,后来离职,成为自己私家电台的主持。而且,他还是个出入都需要坐轮椅的残疾人。

警察们进入马克家中,赫然发现,他的车库内跟被暴风雨袭击过一样,一片凌乱,地上有一片一片的血迹。虽然很乱,但警察们居然找不到任何凶手的手印,指纹,鞋印。。。。明显,精明的凶手抹去了一切痕迹。并且,原来安置在车库内隐蔽位置的摄像镜头也被拿走了。这一切都证明,凶手是熟人。

一般案件的调查,其实都是从熟人入手。比如丈夫出事查妻子,妻子意外就查丈夫。警察们按惯例,先从马克的妻子入手。马克已经于几年前和妻子离婚,是妻子提出的。原来,一直有着稳定工作的马克,到了快50岁的时候,突然对骑摩托车感兴趣起来。并用自己不多的积蓄买了新车。买就买,作为一个爱好,倒也没什么。但也许是“老夫聊发少年狂”,马克不但买,还骑着摩托去高速跟别人飙车。

大多骑摩托飙车的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摔一下恢复很快。可已经五十岁,平常不怎么运动,满身都是僵硬老骨头的马克摔了一下之后,后果可想而知。他在一次激烈飙车中把腿摔断了。不幸的是,这还是永久性的。从此,马克就只能拄着拐杖,进出门都要靠轮椅。

可能是由于突然残疾的原因,马克的性情从此大变,变得抑郁冷漠,经常不近人情地大吵大闹。虽然这可以理解。但马克的结发妻子却无法再继续忍受:“本来就是你自己作死,年纪那么大还非要去飙车。腿断了,让我吃苦受累地照顾你。你还那么拽,那么凶。老娘不伺候了!” 于是,两人离婚。马克自己住在家中,前妻搬了出去。

因为前妻没工作,而马克虽然因为不能自由行动,丢掉原来工作,但仍然能领取不少残疾福利金,所以,他每月都要付给前妻一些生活费。由此,警察们不得不判定,马克的前妻是没有明显作案动机的。因为只有马克活着,她才有钱可领。马克一死,她的经济来源也会断。所以,马克的死对她没有任何好处。

尽管如此,警察还是偷偷在前妻家附近安装了监视器,监视了一段时间,直至确认,马克的前妻的确是清白的。

按照凶手杀人弃尸的方式,这人应该是很恨马克的。那么,他有什么仇人吗?

马克在短短时间内丢了工作,离了婚。在百无聊赖和痛苦寂寞之中,开始听收音机中的广播节目,他喜欢听时事议论,并经常打电话参与节目。逐渐地,马克觉得仅仅打电话参与节目的时间并不能充分表达自己。

于是,他干脆在家自己成立了一个私人电台,经常就一些社会上发生的实事进行评论,犀利地阐述自己的观点。正如他曾经全身心地投入摩托飙车的爱好中一样,如今,马克同样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小小的广播事业当中。

因为私人电台不受规则拘束,马克愤世嫉俗而又大胆直白的实事评论颇为他赢得了一批听众粉丝,但也由于观点太过尖锐,导致了很多键盘侠时不时喷他,语言攻击性很强。甚至还有一些黑粉找到了马克的家,往他的车库门上泼油漆,还搞一些不大不小的破坏。

虽然损失并不大,但这些黑粉弄得马克很烦恼,于是,就在车库里装了摄像头,还对他们发出警告。如果有人骚扰他,会被拍到,这些摄像会交给警方,作为扰民证据。

装了摄像头,搬出警方,果然对黑粉们有威慑力。他们不再登门骚扰,当然,仍然会在网上对马克谩骂威胁。那么,有没有可能凶手就在这些讨厌马克的黑粉当中?于是,警察们调出马克和黑粉们互喷的历史,逐个确定怀疑人物,一个一个仔细地进行排查。

很快,他们就失望了。正如大家所料,这些黑粉们是网上狂野粗暴,现实中却胆小虚弱的一群人。往讨厌的UP主家的门上泼油漆,搞点不疼不痒的小破坏,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大胆的事了。至于杀人,那是借给他们一万个胆子,也做不出来的。无奈,这条路又断掉了。

另外,警方也了解到,马克一个人住,又做个人电台,深居简出,基本跟外界没有交往,没什么社交活动。由此也没什么仇家。

案子由此进入了无解之中。

对于把人半截埋在土里,丢在荒野沙漠中,任凭秃鹫吞食的杀人方式过于独特,当地新闻报道和民众的惊讶愤慨,给了警方很大压力。警察们不得不努力寻找突破口。

有一次,警察再次询问马克邻居们时,其中一个邻居无意中透露了一个重要线索。有一个开蓝色车的年轻女孩,经常出入马克家中。最近逐渐频繁,有时甚至会在夜晚留宿。他们也不清楚这女孩的身份。拿到新线索的警察眼睛一亮,不敢耽误,马上展开调查。令人意外的是,多管闲事外加记忆超群的邻居,居然记得女孩的车牌号码。警察连基本的调查步骤都省了,马上把女孩找到,并进行询问。

开蓝色车的女孩名叫简,面对警察,她爽快地承认:我是马克的女友。从简那里,警察得知:马克的腿伤,在他出院后,留下了一个经常会疼痛不已的后遗症。为了能正常生活,他需要定时吃止痛药。在美国,特定的止痛药,只能凭医生的药方取得,而且,可能是怕病人上瘾,医生开药方十分谨慎,每次给的数量都极其有限。

在马克离婚前,是他的前妻去医生那里开处方拿药。但离婚后,坐着轮椅的马克,需要自己开车去医院,十分不方便。于是,他在网上到处搜索,试图寻觅其他的方法。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找到了一个年轻女孩,有自己特定的渠道,可以帮他取得更多止痛药,还可以送货到门。这个女孩就是简。马克无限制地使用止痛药,但随着上瘾,药量也逐渐增大,简登门送药的次数也逐渐频繁起来。日久生情,慢慢地,两人就走到了一起。

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可是。。。有个事实很难让大家忽视:马克是个普通长相,中等身材,年过半百的中年大叔,外表没有任何吸引力。他还是个需要坐轮椅的残疾人。经济上,也是勉强糊口。与此相反,简只有二十出头,明亮的大眼勾人心魄,身材苗条健美,是个十足的洋溢着青春朝气的美少女。这里面必然有什么问题吧?但是,简不再多说,警察们也无计可施。而且,简也确实没有作案动机。她给马克买药送药,会有不少收入。马克的死,对她也是个损失。

似乎,线索到这里,又断了。

警察们只有主动出击。

秋日的科州,一个宁静的下午,警察敲开了一个身材结实的年轻人的家,给他看了一张照片。这是一个少女和一个中年大叔甜蜜地脸贴脸笑着,对着镜头比手势的双人照。警察问:“请问你认识照片中的人吗?” 年轻人惊讶地挑眉:“左边的是我妹妹简,右边的男人不认识。”

 “哦” 警察风轻云淡地回答“没事了,谢谢。再见”。随即,他们离开了年轻人的家。

送走了警察的年轻人马上打电话:“简,刚才警察找我。给我看了一张你和一个男人的照片。那个老男人是谁?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简胡乱应付完哥哥的追问,连忙拨打了一个号码:“喂?刚刚警察找到我哥哥了。我们运送马克的尸体去那个公园,过程应该没有被其他人看到吧?还安全吧?” 得到肯定的回答,她才挂断电话。

年轻人和简的所有电话内容,警局中的人听得清清楚楚,并进行了录音。

简再次被带入警局。面对着录音证据,年轻的女孩崩溃了,她闭上眼睛,沉默了良久。慢慢地,她抬起姣好动人的脸庞,对警察们展示出一个让人感慨的“大瓜”。

简的确跟马克是男女关系,但正如大家所怀疑的,这并不是日久生情。简是个脚踏两只船的女子。她有个长期男友,是陆战队的中尉,因为需要在军中服役,大多数时间不在简的身边。简孤单寂寞,就开始喝酒嗑药,并逐渐上瘾。

但黑市的药物很贵,也很难弄到手。正在简为难之际,马克出现了。作为残疾人,马克可以合法地让医生以便宜的价格开出止痛药来,也正是简需要的药物。马克说,如果简愿意做自己的女友,她就可以自由地使用他的残疾证明,去找有关系的医生多开药,药物她和马克一起享用。

药物的上瘾像个黑洞,牢牢地抓住了简,让她无法摆脱。她答应了。纸包不住火,当简的年轻帅气的中尉男友发现自己被一个丑陋的中年残疾人带了绿帽子,震惊羞耻可想而知。为了向男友掩饰自己药物成瘾的事实,简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她告诉男友,自己在一次醉酒失误中,被马克拍了裸照。如果自己不做他的女朋友,他就会向她家人公开照片,并羞辱她。她受到了威胁,只能被迫跟马克交往。中尉听了暴跳如雷,当场就要去杀了马克。简死死拽住他,一再解释,自己会搞定,并跟马克分手。中尉听信了女友的话,过了一阵就回军队中了,还以为事情已经解决了。

但有一次,中尉没有通知简,就提前从军队中回家,想给她一个惊喜。正遇上简收拾好药物,打算去马克家。中尉心中起疑,不动声色地默默跟踪女友的蓝色车子,一路追随到了马克家中。于是,就有了马克车库中的暴力场景。中尉愤怒地杀了马克,简来不及阻拦,只能随后跟男友一起把马克的尸体丢到公园荒地之中。在军队中受过训练的中尉,巧妙地消除了自己杀人的痕迹,没给警察留下任何线索。

在经过几个月的庭审后,审判结束。

因为二级杀人罪,中尉被判刑18年。而简因为签了指认凶手协议,为自己换来了减刑,只判了10个月,并缓期3年执行。

在法庭上,被女友谎言欺骗的中尉说,自己当时一直觉得是在维护女友的尊严和安全。这应该是他的肺腑之言。

在佛教中,把人心中的贪(贪心)嗔(愤怒)痴(愚痴)称为三毒,只有将其净化,才能进入极乐世界。

在这个案子中,受害人马克确实利用了自己能取得药物的方便,诱使年轻的女孩成为自己女友,并为自己跑腿。而因此招致了杀身之祸。这源于他心中对于美色和利益的贪婪。

简因为无力戒掉药物,不得不脚踏两只船,稀里糊涂地屈从于马克。并为了掩盖自己与马克的交易而欺骗男友。这源于她的不明事理和缺乏力量,是谓愚痴。

中尉本来心怀正义,保护女友,却因为一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而犯下杀人罪,并抛尸荒野。这是人性中的嗔心展现。

空中展翅翱翔的秃鹫们仍然在盘旋不已,以冷冷的眼神,凛冽的呼叫声,默默地窥视着人们心底的欲望,伺机而动。

(来自于真实案件,人物名字有所改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