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法利敏

写些杂七杂八的感想 废文 2022年只想做气味浓郁的山茼蒿 Medium和Matters同步更新 Medium:https://medium.com/@bluefleabane

消失的Afong Moy


1834年11月10号早上10点,在纽约市政府附近的一家沙龙里,梅阿芳开始了她的表演。她身后的布景满是华丽的中国装饰品:悬挂的精美吊灯,画匠精心雕制的屏扇,有600百年历史的镜子,1366年的铁杯,1486年的中国铃铛,白瓷花瓶,水彩画,丝绸缎品。在各种玲琅满目的中国制品中间,她坐在柔软的椅垫上,穿着传统的中国服饰,脚踩着弓鞋。她的翻译Atung在她的身边,时不时为她将英文翻成广东话。看到报纸广告的人们三三两两的簇拥在沙龙里。在纽约日报的广告栏里,她是来自中国的小姐 “Juila Foochee ching-chang king”。 也是 ”Miss Ching-Chang-foo“。而现在,你只需要花25美分,即可一睹东洋公主的美貌。大家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在纽约穿着奇装异服的女子。他们看着她坐在那里,说着中国话,用筷子夹起米饭,以三寸金莲摇摇晃晃的走在他们面前。他们啧啧惊叹。他们还从来没有看过中国的女人长什么样子。而梅阿芳,这位第一个来到美国,只有1米47的中国19岁姑娘,满足了一些人对遥远东方的幻想。

策划这次展览的Carne兄弟很满意。他们终于找到了卖掉他们进口的中国制品的秘密法宝:进口一个中国女人。在19世纪30年代的美国,中产阶级悄然兴起。为了满足新兴消费群众们的口味,Carne兄弟绞尽脑汁,要在中产阶级节俭的消费习惯和彰显与工人阶级的本质不同中取得一个平衡。于是他们和船长Obear一起策划出了这样的一个营销战略:将一个中国女人放置在进口的中国制品里,观众来观看中国女人的时候,说不定也会对展览里美丽精致的中国装饰品产生兴趣。他们找到了一个广东男子,给了他一些钱,以此来换取他的女儿和他们一起出国远洋,并且向他保证大约两年之后就会把他的女儿带回来。这个女生就是广告里的 “Juila Foochee ching-chang king,也是后来更加朗朗上口的“Afong Moy”。

在19世纪20年代-30年代初,不仅遥远的东方古国对于美国人而言是一番梦境,中国上层阶级的富家小姐更是连在中国的传教士们都很少有机会能见到。她们通常都藏在深闺大院中,极少有抛头露面的机会。三寸的小脚也决定了她们无法独立行走很远的路。她们娇弱玲珑,深藏在幕帘后的金丝雀形象更是为当时的中国增添了一份神秘的色彩。当时美国人们对于中国的印象,很多都还来自于16,17世纪传教士所描绘的那个古老,富有,有秩序的乌托邦世界。在那个时候的美国人眼里,还未曾见过鸦片战争后的中国,大批的中国移民也还未踏上加州淘金的旅途,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女人,更像是一个遥远的天方夜谭,只出现在故事集和诗集里,引人遐想。


虽然有些人反对这种公开展览活人的行为,Carne兄弟的活动还是受到了很多欢迎。 梅阿芳出现在了各大报纸版面上,一时间风光无两。她的展览表演还增加了一项:演唱中国歌谣。票价从25每分涨到了50美分。Atung把来宾的名字翻译成中国字写在纸上,只要看客们加些钱便可得到这个小纪念品。大家的欲望更是在不断上涨。在看过整场活动的高潮: 梅阿芳穿着小鞋走路后,大家想要看真实的小脚到底长什么样子。一群在费城的医生们取得了先机。在一次封闭式的见面中,梅阿芳在这些医生们卸下裹脚布,展露了自己真实的小脚。他们研究测量了她那10cm左右的小脚。在这次会面之后,梅阿芳开始在所有观众面前展示自己的三寸金莲。展览会的票价也从50美分涨到了一美刀。

在1834年之后,梅阿芳辗转在美国的各大城市:纽黑文,费城,里士满,诺福克,查尔斯顿,华盛顿,新奥尔良,波士顿等等,她并不需要表演特别的才艺,梅阿芳那充满异域风情的服饰,与众不同的言行举止就已经让人们流连忘返。看客不需要她有惊人歌喉,曼妙舞姿,她就是她,就已经足够了。她在华盛顿停留的期间,甚至在白宫为总统安德鲁杰克逊提供了一场私人表演。梅阿芳在采访中认为安德鲁杰克逊是个非常友善,彬彬有礼的总统,但是和大清朝的皇帝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1835年四月,船长Obear乘着Mary Ballard再次起航去了广东。而梅阿芳并没有在船上。在之后的几年中,梅阿芳的身影流连辗转在小报八卦里。有人说她并不喜欢美国,早已回到了心心念念的大清帝国。有人说在Barnum马戏团里名声大噪的暹罗双胞胎中的一位已经向她求婚。有人说1847年,自己在Keying中国号上看到过她的表演。1848年,梅阿芳转到了著名的美国马戏团经纪人P.T Barnum手下工作。P.T Barnum一手打造了斐济美人鱼的骗局,还捧红了瑞典夜莺珍妮林德。他的马戏团展览在美国正大受欢迎。但是梅阿芳并没有在Barnum的帮助下进一步开展自己在美国的事业。相反的,Barnum为了捧红自己旗下另一位同样有着莲花脚的中国女子Miss Pwan Yee Koo,开始对外界宣称Miss Pwan Yee Koo才是第一位来到美国的中国小姐,一位真正的大家闺秀。而梅阿芳在中国的地位和身世是否真实令人怀疑。从那之后,梅阿芳就从报纸上销声匿迹,大家很快的忘却了她。没有人知道梅阿芳去了哪里。

人们永远都是这样,在追逐着最新最奇异的东西。脑袋连在一起的双胞胎,只有六十公分高的侏儒,明尼苏达冰人,斐济美人鱼。梅阿芳在19世纪美国流行的种种奇闻怪事中短暂的闪耀了一下,又很快沉寂了下去。那个被她父亲短暂租赁给美国商人的19岁女孩,在美国商人三番五次的转手下生活的如何,是否有赚到了钱,后来又去了哪里,甚至她真正的名字到底叫什么,我们都无从得知。梅阿芳因为是第一个在美国抛头露面的中国古代女性而获得欢迎,她的小脚迎来了各种男人们的驻足。有想测量她的脚的医生,有觉得她的脚有特别吸引力的记者,有觉得这种传统习俗非常残忍的总统,有看中她商业价值的商人。可她后来又被更年轻有更小的脚的女生而取代。不知道梅阿芳有没有在大家转身去追捧一个号称有六厘米小脚的女生之后,有些许凄凉。不知道美国的中产阶级妇人们在看完梅阿芳展示完自己的小脚后,看看自己身上紧紧勒着的束腹,想到自己买中国装饰品来布置家里的重任,会不会想到原来为了满足男人们的控制欲和畸形审美,东方和西方的女性都付出了如此之多。

梅阿芳从大众视野里消失了,也许在一个不是男人写的童话里,她摆脱了那些美国人眼里神秘小巧又充满情欲的象征,她也没有回去大清孝敬父亲。她用自己赚到的钱,给自己买了喜欢的东西,过上了自己向往的生活。

-献给Afong Moy


lai yuan:

https://lithub.com/the-life-of-afong-moy-the-first-chinese-woman-in-america/

https://www.theparisreview.org/blog/2018/10/23/the-missing-images-of-chinese-immigrants/

https://abagond.wordpress.com/2017/05/20/afong-moy/

https://sucoolfor.school.blog/2019/02/16/asian-freaks-in-nineteenth-century-american-freak-shows/

https://www.headstuff.org/culture/history/first-chinese-woman-america/

https://www.chsa.org/wp-content/uploads/2012/01/2011HP_02_Haddad.pdf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