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陸

不厭世 甚至算是充滿戀世的浪幻想 卻是個在生活中充斥厭世體驗的人

給 這個世代 常不知道怎麼和家人聊天的你#2

發布於

續上文

上一篇文章談了 和家人聊天的難處 也為可能無從施力的你提供了一些方向

這次想好好的討論 較少被關注的 或是很常被關注但具爭議的

父母、長輩的角度或是任何一個你都會遇到的問題:

說話真是門藝術! (對我來說簡直是抽象派加上玄學

好的溝通真的好難  就像映照說話藝術

人有百百種 每個人都還有各自面對不同情境、狀況、對象時所要展現的樣子。

對於可能已經有自己訓練的一套SOP準則 各式面具或是有了萬能應對方式的你

想用這一篇文章 安撫你傷痕累累的心:

你該是多麼辛苦 在面對這麼多不同的人 還要倚仗自己的理智

讓你能夠習慣化那些可能會讓人有些刺痛、酸澀甚至是讓你深夜反覆輾轉的反應

人的一生被刀割過的次數可能數得出來 但被話語刺傷的量卻難以估計

為甚麼溝通會這麼困難呢? 最原始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們都怕痛吧

說出口的話 即便反覆咀嚼、思考和拼湊 仍可能會詞不達意

更遑論 有些話在脫口而出前 都不確定會長甚麼樣

有人對我說過一個比喻: 溝通就像拋接球 能接、能拋

然而細想過後 我覺得更像丟雪球

你有你的城河 我的我的堡壘 
這次的丟雪球規則比較特別 你要打在我的防禦上 我們才能和平說話
你若擊中我的次數多了 我便會痛 很痛很痛 
因為這樣的痛 會很難忍耐, 我會升起不好的想法
想讓你也知道我有多麼痛苦 進而讓你不再攻擊我


人的溝通,在守禮節的範圍時 都會盡可能把握住丟雪球的力道和方向

在越來越熟識之後,逐漸放開了動作

便會開始不小心打到對方

有的時候 是因為沒注意到對方的城河盡頭在哪裡 (也就踩到地雷區

有的時候 是因為知道彼此關係親近 以此逗弄(久了 諷刺當幽默 逐漸產生誤會

有的時候 是覺得你需要先嘗過疼痛的感覺 這樣挨他人的雪球才會有抗壓性

可是阿 無論是哪一種 原因 他們都是雪球 冰冰冷冷的砸在身上


那些都會變成疼痛和傷痕

溝通 或許就是這樣

在你的內心開始受傷時 情緒包裹著你的理智 驅使你對身邊的人砸出一顆又一顆雪球

很痛吧 甚至已經痛到麻木了

你的傷痕被掩藏在衣帽之下 沒人看到就像都不知道一樣


我想說的是 如果你也有過這樣的感覺

或許 可以在對方要攻擊、你要反擊前

先想像疼痛的感覺


那是讓你紅著眼睛 盈滿淚水 逐漸鼻酸的感覺

心會抽搭抽搭的痛

你想安撫 卻又如鯁在喉 。


原本想在文末 如上一篇一樣分享一些想法和方式的
但是療傷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所以希望你能夠 好好正視你的傷口 輕輕的 溫柔的 碰觸他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給 這個世代 常不知道怎麼和家人聊天的你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