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捷

背包客、旅行作家。著有《開往龍目島的慢船》、《蒼山下,洱海前:我的雲南擺攤人生》。個人網站:https://backpackinglifeguide.com

疫情下的生活:3 個月無薪假報告

發布於

昨天去山上散步時,我發現過往老是被各種綠色獨佔的山頭,除了被雪白的桐花點綴外,還多了相思樹花的金黃。以前,我從未注意過相思樹,不知道那些一小顆一小顆,如迷你金色蒲公英的花,就是相思樹的花。

相思樹的花很小,卻很多,以數大便是美的策略吸引昆蟲與人類的目光。小小的花球,像剛出生的小雞羽毛,細膩柔軟,黃澄澄地隱藏在細瘦狹長的葉片之中。一棵開花的相思樹,像在發光,遠遠就能看到。

開花的相思樹帶給我 17 世紀風景畫的既視感,好像尼古拉·普桑(Nicolas Poussin) 的畫跳到眼前。每天到山中散步已成了我無薪假的例行活動之一。不時,我會思考現在我倒底是慘,還是幸運?

新聞說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全球將會有 2500 萬人失業。目前因疫情喪生的人數已超過 17 萬,超過 250 萬人感染。在這些數據之前,我常覺得自己只是一顆小螺絲釘,掉了也不影響結構。

放眼全球,我一點也不慘。我沒有債務,有父母收留,是世界最安全的國家的公民,被高效率的政府好好地照顧著。家人健康,感情良好。

檢視自己的生活圈,被放無薪假的我確實有點慘。尤其是當你還不適用任何一種補助方案。所以,這時候就來了,要讓繼續慘下去,還是積極建立新目標?

人是一種非常容易比較跟恐慌的動物。我問自己,今年以前的任何一刻我都比現在更窮,為什麼還會擔心?以前我放過更久的無薪假(辭職去旅行),為什麼還會在意現在的無薪假?

我想唯一的答案就是:計劃被打亂了,而我不知道何時才能重回那個軌道上。也許永遠都不可能了。

我們不知道這個新冠疫情會影響我們的生活到什麼程度?世界各家媒體都說,兩三年內我們可能都回不去以前的生活了。在那樣的前提之下,我問自己,在這段期間內,我想要什麼樣的生活?

規律的節奏,是維持一個人身心健康的關鍵。我喜歡到山中散步,邊走邊聽法文廣播。最近山上出現了成貓的蹤影,希望牠們不是因為這個疫情而遭拋棄。我的無薪假轉眼已快三個月,在這三個月內,我很慶幸自己在疫情嚴峻之前,完成了花蓮到台東的騎行,爬了錐麓古道與雪山,拜訪了綠島。

我學會用手機錄製影片與剪接,優化了我的 Medium 部落格,開了方格子出版專題《湄公河上的兩人旅行練習》。在寫作上,朋友說我的文字更簡潔,更好閱讀。我想那是三個月來不斷寫作的結果。

自從回到台灣,我重讀了威廉・金瑟的《非虛構寫作指南》,參考了國外幾個成功部落客的被動獲利方式。利用這段休息的時間,把一些早該做的事情處理掉。

等歐洲封城正式解禁時,我的無薪假也差不多要告一個段落了。下面是我三個月的無薪假報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旅人的無薪假生活哲學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