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爾夫

拉爾夫 程式設計,關注社會發展,不限學科的關心整體人類的未來。

黑镜 第五季 第二集

smithereens


Smithereens

克里斯在做冥想,只有冥想才能让他远离社交媒体一小会。因为对于社交媒体的异常的厌倦,甚至在看到有人沉浸在其中的状态都会让他焦虑和不安,而这种对于社交媒体的厌倦却是他失去至爱之后才具有了的条件反射般的反应。这个代价明显非常的巨大,他时刻在想着怎么绑架那家社交媒体的员工的计划,即使在和互助会的另一名成员的性爱中也不能高潮,每天除了通过冥想来抚平焦虑和不安的心情,就是充当 Uber 司机执行他的绑架计划,他生活在痛苦中。

终于有一天他绑架到了一个看似是目标的人。在发现他费尽心思绑架的只是一名实习生之后,他抱怨道说这家社交媒体雇佣的都是一些二十出头的刚毕业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做出的产品让人变得使用它就像是吸毒一样离不开,变得忽略了周围的人,忽略了旁边的人,甚至忽略了自己。

在克里斯发现绑错人后歇斯底里的表达了非常重要的两个问题:

一是关于年轻,年轻人更善于快速地掌握新型的互联网技术,但是,缺乏人文关怀主义精神,互联网技术的快速普及和发展并没有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这种技术让每个人都更容易地陷入了消费资本主义的陷阱,这跟年轻有什么关系?年轻意味着可能收到的传统文化熏陶较少,对于某个事件的前因后果知道寥寥,因此根本就不会从一个稍微长一点的时间长度来思考,更不会考虑到一种事物对于人本身的影响是好还是坏,最短的时间长度可以让他们把握住绩效的目标。

二是大家的使用社交软件毒瘾般的状态。在一个新事物到来之后,大多数人的懒惰和贪婪不会去思考和有任何的怀疑,被轻易俘获,沦为它的寄生宿主。仿佛被染了病毒般的痴迷于它,不能自拔。

这两点使那些 “优秀” 的人才使用当前最流行的科技手段把产品设计成了就是为了盈利,为了让人消费,无脑的进行扩张,就像一具具行尸走肉,只知道啃噬下一个正常人。


剧中后面有美国 FBI 的介入,是如此的高效和直接,但英国警察和美国 FBI 的执法方式也就像那些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一样,粗暴、简单、不想也不愿深究事件的原因、当事人想法和诉求,只想着一枪毙命。谈判专家反而不是解决问题的桥梁,反而是让当事人松懈下来好让警察把他击毙。


比利想要和克里斯直接通话(而这也是克里斯唯一的要求)的时候,这个公司的其他人却反驳且阻止让他不能这样做。创始人,也就是一个产品的设计者往往是这个产品的灵魂和奠基者,决定了这款产品是什么样子的,但从这里可以看出,并不是。产品仿佛被病毒般感染了一样只是以聚集金钱和传染扩张而存在,其他一切都不再重要,哪怕那些行为对于人类毫无益处。而影响和决定产品走向的这些人是不是也被某种 「病毒」感染了呢。更加讽刺的是创建这家社交媒体公司的创始人比利,却需要每年在特定的时间段来远离他创造的这个社交媒体帝国,甚至一切电子设备。


大家已经不关心一件事情的原委,即使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只是无脑的行尸走肉般的想要一直沉浸在粗浅的欢愉中,这像不像现在流行的病毒般的短视频软件。

这一切都正在进行着,对人类发展和进化来讲不健康且病态般的发展着,吸食着每个人的隐私数据作为营养茁壮成长反过来又毒害更多的人,侵蚀着,直到每一个人,每一座人类文明的高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