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樹的流浪之歌
直樹的流浪之歌

一名喜歡戲劇與跑步的日文翻譯, 一名熱愛旅行與書寫的街頭藝人。 民謠|書寫|行旅|全馬|劇場 Matters文章索引: https://nice-crayfish-628.notion.site/d848efa3d05d45b5ba89ebbaee03a020

一日一生

藉由移動身體或發揮想像,一直去到新的地方,不停地思索,也不停地歌唱,生命將在那過程中,漸漸變成想像的模樣。不管多慢也沒關係,有在前進就好了。那樣的話,即使生命突然在某個時刻驟然停止,或被宣告餘命,或許也不會那麼悔恨了吧。

早晨,走在路上的時候發現,又是新的一天了啊。  

你說,這麼理所當然的事,怎麼還需要發現呢?是啊,不過我挺好奇,每當睡醒的時候,怎麼知道自己該起床上班,或是好好放假,那是怎麼被確定的? 

「這種事當然是看今天是星期幾啊,說什麼蠢話。」 

上班族當久了,再去思索這樣的事情,確實有種違和感。跟流浪的時候不同,除了一週的作息,生活也會漸漸凝固在許多小地方,例如早上的一杯咖啡,或者下班回家的路線。 

流浪的時候,因為擺攤賣唱的關係,倒也沒真的失去時間感,仍舊挺關心假日的到來,或者適合賣唱的時段。與上班相反,因假日往往賣唱收入最多,需要不停地唱歌,正是賣命的時候。說起來街頭藝人,大概也算是一種服務業吧。 

以前的我,總以為另一邊的生活才是美好的。我嚮往自由,即使活在自己心的牢籠。 

旅行的路途中,時間上有了最大的自由,除了要花費金錢的事之外,基本上想怎麼消磨都行。可以在路邊等上一下午的便車,或待在背包客棧一整天都不願出門。只要身上還剩下一些錢,許多事情都能先放著不管,好好睡上一覺等明天再說。 

而生命中有過那樣的時光,我才終於漸漸摸索出,什麼對自己是真正重要,而什麼根本不值一提。 

旅途總會遇上不同的人事物。開始時一切都很新鮮,這個世界也確實探索不盡。但以前沒想過,心靈竟也會慢慢習慣旅行的各種變化,而把旅行視為日常。而心裡只要還有關卡沒過,即使去到天涯海角,問題也並未消失,反而浮現得更加明顯。 

中午休息時間,原打算到地下街,吃一陣子沒吃的滷味,但店似乎已關了找不著,只好亂竄到北車的二樓覓食,現在平日都盡可能茹素的關係,一時間要找到便宜又合胃口的素食,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認命的花了189元,點了蔬菜咖哩套餐,連帶喝下了湯與半杯可樂,便匆匆趕回辦公室。 

忙碌的一天結束後,到廁所把跑步的衣服換上,將褪去的衣褲放入後背包,仔細確認鞋帶的鬆緊度後,便從公司外往河濱跑去。還沒跑完第一公里,就隱約感覺到,今天的身體狀況不太好。  

但一旦上了路,便沒想著中途放棄。除了之前有次,在斷食三天的狀態下,為了不要掉肌肉,還硬要從公司跑回家,結果跑到半路,就再也擠不上一點力氣奔跑,只好改騎單車慢慢回家。一旦決定要做什麼,我就是個固執的人。 

跑到最後5公里時,總算打起了精神,提升了一些速度,也覺得跑起來舒暢了些,某些負面的東西,確實在奔跑的過程中被釋放,屢試不爽。而跑步能夠不時進入心靈思索的特性,也能為自己的心靈提供沉澱。說起來,我就是非常需要沉澱的人吧。 

冥想、閱讀、寫作、跑步、彈奏音樂。藉由移動身體或發揮想像,一直去到新的地方,不停地思索,也不停地歌唱,生命將在那過程中,漸漸變成想像的模樣。不管多慢也沒關係,有在前進就好了。那樣的話,即使生命突然在某個時刻驟然停止,或被宣告餘命,或許也不會那麼悔恨了吧。 

「活好每一天,就是活好一輩子。」-酒井雄哉 

2019.5 俄羅斯新西伯利亞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