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骑士

Junker Jörg

保外就医

發布於

清晨的日光撒进铁窗

甜丝丝的空气钻进鼻孔

我感到无比的自由,我感到无比的自由

直到看见一张狰狞的面孔

听到隔壁传来厚重惊恐的喘吁


我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于是随手拉住一位

开始愤怒,咆哮和紧张

有的冷瞥一眼,有的一脚踹开

有的端着一壶茶与我争辩

直到我的喉咙塞满了PM2.5

喘着气,哭不出来

绝望的坐在铁栅栏门口


我闭上双眼,靠在冰冷的墙上

看见窗外的木头上有一具尸体

凝固的血迹和肋旁的伤口发出光来

铁栅栏开了,锈迹斑斑的声音伴着鸽子的鸣叫

我有点开始向往,又有点期盼了结

鸽子从未停止鸣叫,时远时近

我的愤怒越来越小,但从未熄灭


我感到外面有一种自由,一种陌生的自由

我留恋里面的熟悉,自由的愤怒和争辩

我迷茫了,像癌症一样

从头到脚,每一个细胞

然后,然后我睡了一觉


一睁眼看到很多熟人

面对他们,有一种愤怒需要想好久

我咬牙切齿准备张口,然而

他们告诉我,这里叫保外就医

他们告诉我,我们曾经是狱友

他们告诉我,我们现在是弟兄

夕阳照在墙上越来越暗,然而

他们的话在我心里越来越亮


——2017.7纪念老刘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