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德

www.GentleMedicine.info

醫療的覺醒

發布於


跟網友閒聊,所謂疫情之下,在醫療技術及公共衛生引起很多人的反省,兩年多來,帶起很多少對 醫學上的覺醒,雜碎成章,值得稍作記錄分享。

醫療的覺醒,醫護專業裡面或是病患個人,有很多層次:

一,最初是不滿離地高層的管理、政策,例如是誰該隔離、入院、針藥應否強制、疫病如何界定、嚴重如何判斷、 如何引入異地醫護、異類藥物中成藥等管理問題;

二,然後是質疑目前的治療藥物,例如是用 ibuprofen vs paracetamol、哪隻口服藥有效、應否用維他命C之類;

三,第三層再轉向不會有很多 臨床對照研究 (clinical, controlled trial) 的非專利的generic 藥物、天然草藥、香薰、飲食、陽光、空氣、泥土、呼吸、斷食等等;

四,繼而會再根本質疑「實證醫學」 evidence-based medicine/ best practice的思維 (其實只有幾十年的歷史),打開其他醫學體系 其他範式 (paradigms);

五,再倘開向其他信訊 / 能量 / 非物質工具 例如是 順勢療法、花藥、針灸、氣功、髗骶治療等,有些比現現主流醫學更理性,有些非常直觀,有些非常玄祕,各適其適;

六,最後,由 medicine 轉到healing,任何疾病都不是「問題」,只是路標,未必需任何醫藥,更需個人自省、內觀,疾病和疫情是個人及世界轉化、進步、成長的過程。 Healing (療癒) 是否 醫療 (medicine / cure) 是值商榷的。醫療,在乎「糾正錯誤」,工具是刻意改變身體狀態、操控身體對病原體的反應;療愈,在乎「看見生命的更大實相」、不費力的回應、容易的倘開、感到輕鬆自由,如果某些疾病徵狀消失了,是可能但不能強求的結果。

去到第五、六步的朋友,就會發現,

細菌、病毒 是最虛幻的非敵人,只是疾病痛苦中的客體;

個人身體才是主體,但更真實的,
是生命,
生命又必然包含著 疾病、衰敗、死亡的生命。

如此,對細菌、病毒就已經無法恐懼,自己生病時已無法倚賴任專家 (不論有否證照、專業認可);在疫情中看到主流專家的論述和意見沒法不嘲笑 (我希望將來能更有同情心去理解)。

而看著疫情及防疫政策之謊誕,拒絕進步的,大概有兩大類人,

一是被綑綁在恐懼裡的人(或愚昧/被瞞騙 /思想怠惰 ),
一是在舊世界的既得利益者 繼續用恐懼 妖惑眾生,

這兩類人,既重覆交疊,又互相寄生,永續輪迴,直到永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