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飛竹

墨隱暗香伴紙生,飛來不見茶煙澀。 竹下流泉瑯聲去,一扇一舞踏玉歌。

第二章 白鹿行 十一

發布於

     「也不是不行,只是感覺有點奇怪。」陸陵皺著眉頭。

     「我想狗的皮毛應該也跟枕頭什麼的差不多吧?阿陵你別看我這肥皂都用來洗床單,這裡頭也是我用一些花草香料做出來的,高級的很。」符青不疑有他,推著陸陵就是出門去,「別擔心,走走走。」

     兩妖來到井邊,符青先是打了些水將大木桶裝了半滿,接著便讓陸陵站了進去。

     雖說陸陵化形後,身量頗高,但是維持原本的犬妖原形時,卻不算特別巨大,符青這個木桶還是可以勉強站的下。

     「好囉,閉上眼睛,我要沖水啦!」符青打起一桶水,就是往陸陵身上淋下去,一下子,木桶裡的水就不再清澈,染上了不少土黃。

     「哇!還好沒讓你用原形跳上床去,阿陵你身上好髒啊!」符青自己都嚇一跳,平時看起來沒有什麼塵埃的陸陵,現在一沖水倒是跑出很多灰來。

     「可能之前在外面玩耍慣了,沾染了不少泥土。」陸陵瞇著眼睛道,符青倒完水後,就用肥皂在陸陵身上抹了起來,澄澈的清香在空氣中瀰漫開來。

     「這肥皂好香啊......」陸陵吸著鼻子。

     「是吧,當初隨便調的配方,沒想到味道還不錯。」

     「我看這也能拿去店裡賣吧,人類應該也用肥皂。」陸陵對這味道很是滿意。

     「有道理,改天我再把配方翻出來。」符青說著,一邊用硬鬃毛刷子刷洗著陸陵的背。

     半晌忙碌,總算是把陸陵全身給洗了遍,符青將木桶中的髒水倒掉後,又打了好幾桶清水將陸陵身上的泡沫給沖掉,才算是完結了這差事。

     不過這是在院子裡洗的澡,要是直接走出來,腳上恐怕又要沾上不少塵土,符青想了想,讓陸陵先在桶子裡待著,自己拿來了一張竹蓆子,鋪在了地上。

     「今天日頭正好,阿陵你就在這裡晾乾吧,小心別踩到外面去了,不然洗好的又要髒了。」符青拍拍擺好的竹蓆道。

     「也是。」陸陵輕輕一跳,躍出木桶站到蓆子上,接著忽然就甩動起身子,許多水珠漫天的飛散。

     「唉呀!」符青見陸陵甩出的陣陣水花,連忙一揮手喚出一道妖風護體,這才沒給弄濕了衣裳。

     「阿陵你要甩水也先說一聲。」符青躲在風牆後說。

     「啊,抱歉抱歉。阿青你會使風,不然也給我吹吹風吧,乾的快。」陸陵提議道,不過就在符青半信半疑的將風轉向陸陵後,他就後悔了。

     「呃,好冷。」陸陵被符青的妖風給吹的瑟瑟發抖。

     「我就說花妖屬陰,弄出來的風也冷颼颼的,你忘啦?」

     「好吧,阿青你就別管我了,我在這裡曬曬。」陸陵站了腿痠了,於是趴到草蓆上,等著陽光把皮毛曬乾。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第二章 白鹿行 之十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