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9 篇作品累積創作 2631 

桃生-桃穎

樓外樓游人醉

桃穎,桃生的姑姑,也是桃家主事人。她一生強勢又傳統、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善於交際一生好強像個男兒,也因為像個男兒成了那個年代少見未嫁的女人。她精明能幹的程度讓桃生的爺爺將家產跳過了桃旺直接交代到她手上,桃生的爺爺死前雖有交代家產要留給桃生,但那只是口述也沒到衙門蓋手印,因此即便桃生...

桃生-桃子

樓外樓游人醉

桃子在桃生四歲時出生,周玉執意要把剛出生的桃子帶回娘家照顧,當時周玉的父母親結伴到別的城去遊玩了,獨留周玉一人照顧桃子。憾事發生周玉解釋桃子自己滾下了床撞到頭。桃家人快馬加鞭託人告訴遠在海島做事的桃旺,讓他快些回家。桃家第二個孩子又送到大夫那醫治的好幾日才把命救回來。

甘德星老師最新的一篇論文

樓外樓游人醉

甘德星老師最新的一篇論文〈滿洲皇帝的漢化與大一統中國觀:乾隆五十三年御製台灣滿漢文碑的「碑石性研究」〉 透過「台南赤崁樓的林爽文紀念碑」,去觀察乾隆的中國觀:「滿洲面具」背後「漢人身體」的折射。用此一論點反駁新清史一直認為滿洲人面對漢人始終帶著漢人的面具、面對滿人始終帶著滿洲人面具,其實折射的是早已漢化的「漢人身體」。

新清史?雍和宮的四種語言

樓外樓游人醉

雍和宮的匾額採用四種語言,由右至左分別是滿文、漢文、藏文、蒙文,其中滿文寫法為hūwaliyasun(雍) hūwaliyaka(和睦的、友好的) gung(宮)。我一直覺得,這四種語言的排序,並不能「彰顯」在滿洲人的心中,哪一種語言是意識上的「中心」,畢竟在清代檔案中(如《大清會典》)均未說明匾額上的語言排序之法。

乾隆皇帝的神牌

樓外樓游人醉

通常這種逝世的帝后神牌都會安置在「太廟」、「奉先殿」、陵寢的「隆恩殿」(乾隆就是放在裕陵的隆恩殿)。太廟跟奉先殿不同之處,在於太廟是國家級別的祭祀,而奉先殿是愛新覺羅皇室的家廟。還有一處壽皇殿,則是安放歷屆清代皇帝的畫像、玉璽等。

消失的尼布楚條約

樓外樓游人醉

高中歷史第二冊,對比了幾個版本,發現尼布楚條約已經淪為旁邊的小註釋,甚至都被刪掉了,只剩下一個版本略提及而已。印象中,當年(我高中時期)談到尼布楚條約參考書都會說,尼布楚條約嚴格說起來對大清的利益價值並不高。但其實,康熙皇帝解決中俄邊境的問題並非主要,而是著眼在被俄國支持的厄魯特...

桃生-桃家

樓外樓游人醉

爾雅與桃鄉的桃家獨苗結了親,爾雅的丈夫名喚桃生。桃生一個長輩口中從小被伺候慣的公子,有事桃家人出面替他處理,有事桃家人也用口水淹死他。桃生時18歲家逢巨變,桃家另一個獨苗桃生的爹桃旺棄了桃生的娘周玉,在外有了家室聽說還有個孩子。面對桃旺決心離異,周玉崩潰自此瘋癲了幾十年。

桃生-周玉

樓外樓游人醉

桃生的娘周玉只要見了桃生,嘴裡就開始唸著桃生的幼年極其難顧。桃生出生時瘦小孱弱,出生沒多久就留在大夫家裡診治住了好幾日,回家後更時常哭鬧需要哄著抱著。1歲時又大病一場,不停的瀉肚子。送到鄉裡的大夫那,大夫搖頭要周玉有做後事的準備。後來周玉從友人那得知城裡有位神醫能治桃生的病能救桃生的命,便帶著桃生進城。

上班是同事,下班......

樓外樓游人醉

今天返家途中看到一起車禍,一個過去的記憶從腦海裡閃過。在某一個工作經驗裡,在晚上召開的例行會議結束後,沉重的腦袋和身體不堪工作量就這麼往旁邊靠過去。當下同事接住了耳邊傳來「叫救護車」,休息片刻後救護車沒上就這麼自己騎車回家。隔天繼續上班,為賺那微薄的月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