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aceChan

「香港粵語片研究會」及「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成員。著有《誰是金庸小說武功第一人?》。

相隔十五年,再看《樂滿夏灣拿》

發布於

《樂滿夏灣拿》(Buena Vista Social Club,dir: Wim Wenders,1999)

只是說說回憶。

記得是大學時看 VCD 的,歌曲首首動人,樂師位位傳奇,印象難忘,不久買了張 CD,不時拿出來聽(可是如今藏在老家床底箱裡,久未翻出,前陣子見到黑膠唱片,心又動然荷包未動),但始終未在大銀幕觀賞過這紀錄片。不太懂得音樂,第一次見到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就是在這電影;對古巴歷史無甚認識,初次了解相關人事,也是因為這影片。那幾年不時留意同類題材,不數年見到有影碟名為《樂士浮生錄 2:名揚四海》(Música Cubana,2004),還以為是續集(《樂滿夏灣拿》台譯《樂士浮生錄》),原來導演另有他人(German Kral),雲溫達斯只是執行製作人,故看影碟初時有點失望,因為講的不再是傳奇的「好景俱樂部」(Buena Vista Social Club),而是古巴音樂的繼承人與創新者,說的是新一代,但如今想來也是開了眼界。

兩年半前「MOViE MOViE: Life is Art 光影藝術祭」選映了《弦滿夏灣拿》(Buena Vista Social Club: Adios,2017),T 常常想遊覽古巴,就帶她一起看這紀錄片,我倆都看得很滿足︰導演露茜獲加(Lucy Walker)拍得很有感情,資料也更詳實,說實話組織得比《樂滿夏灣拿》更好,更適合古巴音樂和歷史的入門者看,但雲溫達斯鏡頭裡的是一整個年代,縐紋中見歷史,歌聲中感民情,始終更迷《樂滿夏灣拿》。

上星期日香港歌德學院「雲溫達斯 75 回顧展」加場再映《樂滿夏灣拿》,T 沒有看過,帶她去看,我也終於圓了在大銀幕觀賞的夢。原來我已忘了不少細節,像一開幕受訪的古巴人民找出卡斯特羅的照片回憶往事(在網上重溫,通常都直接跳到第一首歌曲《Chan Chan》的片段看起),其實這完全可以接上《疤面煞星》(Scarface,1983)開段那場戲,相隔不到二十年,荷里活主流對古巴的描述角度已很不同(《樂滿》是歐美共同投資的)。當年看《樂滿夏灣拿》,看到末段眾樂手來到美國,對繁華鬧市、高樓大廈、自由神像讚嘆不已,其實也有批評指影片隱去了他們拉美老左翼的思想,但那時自是不太懂得此節,少年時見到荷里活版《哥斯拉》(Godzilla,1998)的巨型宣傳海報在戲中出現,只是興奮不已。當然,那「Size Dose Matter」的巨大橫幅與一眾(幾乎被世人選忘的)傳奇樂手的街頭身影對照,那時候看到已覺頗為諷刺。

在大銀幕看《樂滿夏灣拿》,當然感動,但也許睡眠不足,雲溫達斯那游走追蹤的鏡頭,有點賣弄的旋轉不停,其實覺得挺為煩人,幾乎有點頭暈。可是看到 Ibrahim Ferrer 與 Omara Portuondo 合唱,心也醉/碎了,就沒再想太多了。每次看到 Omara Portuondo 出場獻唱,她眼眶彷彿總是有淚,貫注了感情,聲音憂怨清亮得直通心肺,自己也是心中一澀。今天她九十歲了,一兩年前還有新唱片呢,希望她依然健康。「好景俱樂部」另一著名音樂人 Compay Segundo 拍攝《樂滿夏灣拿》時也剛好九十歲(他在 2003 年離世),仍是精力旺盛,對著鏡頭說依然鍾於女人與愛情,還想繼續生小孩呢哈哈。嗯,又是時候重聽他的《Chan Chan》了。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