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無痕

大家好,我是一個資深的身心靈療癒師,也是一個享受寫作的時光,分享靜思,享受生命中苦與樂的療癒系女生,請多多指教!

森靈女孩-楔子

下課的鐘聲響起,女孩嘻笑著走向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女的座位,笑道:「小凝,妳放學有空嗎?我們打算去占卜,一起吧!」

少女抬頭微笑回應:「不去了,我興趣不大。」

那三位少女其中一個啫起小嘴不死心地說:「小凝,聽說那個占卜師真的很準,一起去吧!」

另一位見小凝還是只是微笑不語就無奈地回態說:「詩嵐,就說吧,小凝一向都對這些沒有興趣。」說罷就無奈聳聳膊,然後有說有笑地走了。

小凝靜靜收拾自己的書簿文具就準備回家。小凝收拾好,步出學校,就見到一部房車在門外等著,她便靜靜地上了車。

小凝是一個很靈秀的女孩,水靈靈的大眼睛,長長的眼睫毛,雪白皮膚,精緻的五官,平時說話不多,絕對是一個標準的冰山美人兒。

「小姐,回家嗎?為什麼不跟朋友去占卜?」司機先生問道,司機是一個四十多歲看起來文質彬彬,但有些閱歷的樣子。

「吳叔,別浪費自己寶貴的靈力來窺探別人的私隱。」小凝啫起嘴望了望吳叔「有什麼好去占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們家每一個人的命運只有當家的才有辦法占得出來。」

吳叔聽罷微微一笑便專心開車。

車子沿著公路一路行駛,轉入羊腸小道,再轉入山路,等在一橦別墅大閘門前。別墅不算得上很氣派,但在古典的書香味中散發出一股神秘的感覺。從大閘門進去是一個大的花園,種著各式各樣的香草,有薰衣草,有香蜂草,九層塔等等,全是這一類有食用及療效的香草,微風吹起有一陣陣微微的清香。在偏右邊的花園中間有一座白色用漢白玉及玻璃建造的小亭子,裡內有一個小聖壇及一套西式的桌椅﹐桌上放著一套精緻的茶具套裝。經過花園就正式到房子的門口,底層是屋的大廳、飯廳及藏書閱,二樓是小凝及兩個哥哥的房間,三樓則是小凝父母及祖父母的房間。後院是另一個花園,小橋流水,有一種中式的古典氣息。庭園後有另一橦小樓,古色古香的,是吳叔夫婦的居室。

「我回來了!」小凝步入家門叫到,一個中年婦人聞聲迎上笑道:「小姐,你回來了,準備了你最喜歡的糕黠。」

小凝微微笑了一下說洗手拿起自己最喜歡的糕點就津津有味地吃著:「吳嫂的糕點是最美味的,外面的美食全都給比下去!」

不錯,吳嫂是吳叔的夫人,雖然已過四十,還有一對兒女,但外貌則像一個三十出頭的年輕淑女。吳叔世代是小凝容蘭家的管家,照顧著容蘭家的一切生活起居甚至是業務經營。但其實與其說是管家不如說是家人,兩家人在小凝的認知及記憶中總是互相扶持,互相依賴的世交,而連系住兩家的就是一種兩家特有的靈力。小凝不知道為什麼家族家每一位成員有這與生俱來的靈力,而在他們幾兄妹的「成禮」之前,他們的靈力是被封印著的,過著與普通人沒兩樣的生活。而容蘭家的「成禮」是沒有一個特定的年齡規定,是視乎每一個人的心靈成長度而定。小凝的兩個哥哥在大概10歲時已經完成了儀式,但唯獨是她,今年都16歲了,依然未迎來她的重要儀式。雖然她依然是全家心中的超級寵兒,但她總有一些隱隱的失落,也養成了比一般人努力及清冷的個性。

她知道知道父母的靈力很強,但父親卻沒有從事有關占卜療癒或儀式一類的工作,而是去從商,當然小凝深信父親在投資中一定有使用他的靈力。至於母親,則是一位茶室的老板娘,這茶室是外婆家傳下的。聽說這也是小凝父母邂逅的地方,所以母親婚後仍希望保留這茶室。店子不大,但很清爽亮麗,所有香草都是自家種植的,十分清香。茶室長期都客滿,別人常說「這是一間有緣人才進得了的鋪子。」因為它沒有一個明確的營業時間,並且位於一個神秘的結界中,沒有人知道茶室的真正位置,只是有緣的人走著走著就會來到這茶室門前。而之所以叫做「森靈茶室」是因為老板娘會因應每位客人提供適合他們的花草茶及點心,可安撫及癒癒客人的身心靈。有時候當老板娘感覺到客人有身心靈上的不足或糾結的時候,偶爾也會送上一些療癒小禮物。

小凝吃完糕點就像其他的高中生回房做功課。

小凝書台前的窗外種著兩棵很高桂花樹,每年冬天到初春,陣陣淡淡怡人的桂花春都會隨著微風吹送到小凝的房中。小凝做著做著功課,不知不覺睡著了。

「時間到了……」一句幽幽的聲音隨著那股桂花幽香傳來。

「誰?」小凝聞聲一下子驚醒道,良久,沒有人回應。小凝心想是夢吧,揉一揉太陽穴搖一搖頭就繼續她的功課。

森靈茶室-

清靈-小凝的母親,正在收拾鋪子,準備打烊。一隻小黑貓到清靈面前,用前爪拍拍清靈,然後轉頭四圍望了一下,確認沒有人留意到他們,輕輕開口說道:「清靈,時間到了……」

清靈聽畢輕輕皺了皺眉頭,輕輕地應道:「喔……知道了……」

這小黑貓叫小夜,是清靈的小寵物,也是好拍檔,事實上他是一隻二千多歲的黑貓精,是清靈家世代的守護精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