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魂

白天在水泥叢林為五斗米折腰,夜裡用文字勾引自己狂浪不羈的心

曾經外遇不出軌#

那段不安的背叛倏忽三年了。

今夜我又倒了杯威士忌給自己,

就像是過去這幾年來,

我和自己夜半對話的時候一般般麻醉自己的武器。

讓自己可以時時叮嚀、徹底放棄~

每一夜斗室燭光下的反芻,不會驚醒已經安然入睡的瓊珈

每一幕微醺不醉的遺忘或想念,也不會喚醒已然沉睡的過往舊情。

今晚,心情無波、心緒不亂,

讓我更加確信這段插曲已經徹頭徹尾、絲毫不留的畫下句點。


三年前的今天,

全然斷了音訊的妳,讓故事回到單純戀家的原點,

恬靜的生活,寬囿掩蓋了我一直深藏的罪惡,

曾經擔憂因為失去妳,那一方會在心上空出一大片的角落,

隨著瓊珈一如往常的陪伴和憂喜與共、相互溫暖,

證明她不只是我的情人和老婆,也是我最親近的朋友,

平平長大的嬉鬧身影,也一路自然而然的堆疊填補,

我的生活漸漸的溫馨滿盈、漸漸的心無旁騖,

原來,

無聲無息滋長的情愫,也可以無聲無息的悄然消逝。


今天下午平平竟然無須我開車接送,

自己可以從圓山兒童育樂中心坐捷運轉步行回家,

然後遞給我一頂街頭藝人摺的氣球帽,

說是買來要送我的小禮物,

給了一個吻說爸爸辛苦了,要祝我父親節快樂,

讓我一直還以為是小娃兒的平平

突然驚覺他真的一下子長大,一下子懂事了。


從前因為安全二字,

連走在紅磚道上都要緊緊牽著他的手,

我的厚實的右手掌是他唯一的熟悉,

因為離馬路遠一點就安全一些,

所以右手牽著他的左手,讓他盡量走在紅磚道內側,

是一大一小自然到變成習慣的選擇。

現在,上學只要把他送到學校後門巷子口,

道完再見,他就會一溜煙的迅速消失在長約50米的狹長小弄裡,

獨行竟也不再是一種擔憂。


從前,

我們都要隨時隨地、檢拾清理他四散的餅乾碎屑、斷頭筆芯和玩具殘部,

再耳提面命的叮嚀他~

成群結隊的螞蟻會把你的小身體搬走喔!

玩具國的國王會把你心愛的玩具沒收喔!

再三的提醒和恐嚇,小孩還是小孩,

笑著逃走是永遠唯一的解答。

現在,他已經變成家裡資源分類的小尖兵,

瓶瓶罐罐、保利龍盒、塑膠製品、廢紙回收,

都變成他駕輕就熟的份內工作,

他童稚訕笑的舉報每一天誰人違規,

反倒成了家裡最甜蜜無邪的斥責。


從前,怕水的他洗頭洗臉從來沒有耐心,

小小一張蘋果臉,怕被水噴到、沾到是碰不得的罩門,

每每沖澡淋浴之際,臉頰略有噴濺,眼簾稍有浸潤,

小則囁嚅抱怨,大則驚惶哭鬧,

我總想,他可能一輩子永遠撕不掉旱鴨子的標籤了。

現在,水中蛟龍的他是游泳班裡的優等生,

划水、踢腿、閉氣、換氣愈來愈像反掌折枝、駕輕就熟,

不但是教練最倚重的小老師,也是我們家剛出爐的游泳冠軍,

從遇水則哭到進步神速,

對他而言,水不再是一種壓力,而是他偌大無邊的新王國。


我總算知道,

這些年以來那種漸減至歸零的轉折,就恰似一種愛的分水嶺,

曾經在生命中佔據一頁別冊的她,是分水嶺那一頭的高峰,

如今一心呵護照看平平的成長足印,就是分水嶺這一端的收穫。

過去的點點滴滴已封裝回憶也毋須回去,

已無所知消失的妳人在何方,

更無所眷戀逝去的愛戀,是否仍有悲喜、仍有苦甜,

如果來日和妳有緣再見,

淡然的招呼感謝是最合宜、微溫的問候。


至於未來,已經重生淘洗一畝乾淨的心田得以承載,

是我對這個漸漸長大的小男孩斷不了的呵護和扶持,

從之而起是我的養育,未來以終是他的反哺。

更是感謝瓊珈從未更替這堅貞無私的愛,

一輩子不夠、下輩子我還要繼續的償付。

甜而不痛的一夜回首已過,天將大亮了,

我想趁著瓊珈還沒醒來前,趕快早一步躺回床上去,

就像當年在她沒有發現前,我先一步重新回到她的身邊,

只盼望,她黎明乍現時用依舊甜美的微笑將我吻醒。


過去那一段不列入紀錄的歲月到底是什麼?

是我曾經外遇不出軌,

還是我曾經脫軌未肇事,

這本不該的事無由說嘴、更不值得一哂,

其實,最該感謝瓊珈和老天爺,

原諒曾有過這樣一段時間,

我曾經,偷偷的、自私的短暫離開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