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nYung

生於香港 微不足道社會學人

【沒有現金沒有問題】

公共洗手間的收費系統之接受三個信用卡網絡的卡

(冇現金冇緊要)

冇現金冇緊要,但一卡防身就未必通行。筆者年中在北歐遊歷時候就遇到一些情況就算有卡也不一定通行的情況,事情還要看錢包有那個支付系統的信用卡簽帳卡或扣賬卡,看看筆者拍攝的照片就明白。在挪威那些火車站的公共洗手間是要收費並一定要使卡來支付。看你在那個城市那個車站,看到是10個挪威克朗到20個挪威克朗的收費。一個挪威克朗大約是澳門幣一蚊。使用洗手間要付費不是問題但一定要卡就可能難到一些人士。如過遊客只是有日本那個J字頭或中國那個U字頭的卡,請另行想辦法到餐廳消費或找個街角解決問題。

沒有現金社會 (Cashless Society) 在世界各地不斷在討論並嘗試實行,雖然沒有完全實現,但多國的現金使用量情況和非現金使用頻率此消彼長。現金交易雙對非現金交易。非現金交易可以是簽帳卡,信用卡,扣賬卡,不同技術的電子貨幣或電子付款。上世紀五十年代簽帳卡開始發行,信用卡在我們的社會在八十九十年代時候開始普及,時至今日大部分打工仔可有一張在手。現在較前行的準沒有現金社會都是人口較少的國家地區,部分歐洲國家如瑞典的店鋪交易只有二十個巴先是現金。瑞典部分銀行已經不再存放現金,在瑞典拿外幣到現金找換店找換還要扣十二點五個巴先的手續費。今時今日手機支付正在興起,還有其它林林總總的在線支付系統,勢將現金交易邊緣化。

沒有現金社會的憧憬帶出了數碼鴻溝 (Digital Divide)這個過去二十年常談的社會課題。在數碼化資訊科技的時代社會就會自然產生兩個互不隸屬的群體。 數碼原居民 (Digital Native) 加上 數碼移民 (Digital Immigrate) 是期中個在享受數碼化資訊科技帶來好處群體,另一個就是沒有使用的一群被排在數碼社會以外(digital exclusion),並受到自己也不以為意被不公平的對待。數碼原居民就是近這二十年左右在數碼時代出生的一群,數碼移民就是約90前的一群他們要在成年後來學習如何使用和適應數碼化社會。我們在現今社會上看到幾歲的兒童青少年已經懂得使用不同的數碼工具來達到目的,他們的問題可能是沒有錢而已,使用電子交易也不是一個什麼難的事情。但一些上了中年或年紀大就麻煩大了,一些簡單的支付如坐巴士汽水機或到便利店買東西還可以使用拍卡支付,但網上信用卡或網上支付系統如Paypal等的支付和將興起的流動電話支付當難到不少大眾。現在不少的產品和服務雖然不是一定透過網路或什麼的資訊科技來到達,但很多情況就另被排在數碼社會以外的人士帶來不便和有落差的待遇。你可以透過網絡來訂一張機票並自己選擇座位和選擇個人要求的少鹽或少脂肪的飛機餐,你可在網上把到期的書籍續期而不必親身到圖書館,你可在手機使用一些應用來“簽到”而獲得一些折扣或禮物,在網絡上能夠辦的銀行和政府服務的事情又何須要親身排隊。這類型的情況越來越普遍並影響到一般人的生活。

我們看不到數碼化資訊科技的生活會停下來等較慢成為數碼移民的人,或傳統模式會完全不變的讓一些被排在數碼社會人士一個方便,社會和有關機構要處理的應該是讓一些落後的人士或從來沒有想過要做數碼移民的人士搭入不斷向前的社會。我們可以有世界上一流的資訊科技的應用到生活上,但我們的社會不要留下被排在數碼社會一群。

下次出門要帶不同銀行和不同支付系統的信用卡,否則人有三急就麻煩了。

20161014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