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BN29

意识到也许永远不能被发表,但又不愿意只做一个抽屉里的作者……

故事四:黑洞与国王赌局

我看见远方的人们正在做梦,水汽翻越东方的丛林让云朵受孕。天空翻滚着暗了下来,几道闪电之后,大雨呜咽着全部倾倒在这座都城的头上。王宫的庭院里仆从奔跑叫喊,刚才金光闪闪的阿拉伯花纹也暗淡了下来,年轻的王子阿里和表妹萨米拉在阳台上伸出手接雨水,说着荒诞不经的故事。

于是萨米拉说:

相传,从前有一个强大的国王叫做穆萨,他的军队战无不胜,都城繁华宏伟。他为此大量征用人力,年轻人都被抓去当兵,女人和上年纪的也要去建筑工地帮忙,百姓都苦不堪言。然而尽管抽调壮丁让田园疏于打理,尽管连年征战让许多家庭等不来自己的孩子,王国的春天依然像一个春天,雨水在草原上画出花朵的河流,鸟儿在长久盘旋歌唱送别黄昏,青年男女到河边庆祝节日。他们为彼此编制花冠,跳入冰冷的河水中沐浴,歌声随着小船漂下去。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胆大的男孩女孩结伴走向森林,若有所思地摘下浆果和树莓,送别国境之外远山雨林中落下的血红太阳。有一对情人走得更远,他们在幽暗的密林中迷失了方向,却只顾着小声低语,时不时亲吻转圈。

天色彻底昏暗下来,月光无法透过头顶巨大的枝叶。这树林和国人熟悉的完全不同,树干巨大幽暗,头顶长满奇异的热带植物,潮湿的古怪味道中落叶和飞蛾扑过来。他们听见森林深处传来种种无法辨认的动物叫声,脚边落叶变成一圈荧光的小蘑菇,不禁瑟瑟发抖。他们手牵着手,浑身都是湿冷的水珠,感觉黑夜变成了一个恶毒的舞台,猛虎,猿猴,双眼燃烧鬼火的豹猫轮番登场,他们被困在树干之间,模糊的影子纷乱、晃动,不期而至。

惊恐地跋涉到午夜,他们听见了水声,两个人循着声音找到了河流,参天大树在他们的头顶分来,露出怯懦的银河一角。河畔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小屋,他们沿着河岸的木制长廊走过去,那漫长的听不见的月光路。小屋门口的草地上有几对兔子玩耍,稀有的紫色兰花发出收敛的香气。这时下起了雨,他们直接走进屋里,吃了一点桌上的蜂蜜饼,喝了类似果酒的饮料,然后就在安息香气味的床上躺下。他们睡得不是很好,两人一起做各种奇怪的梦,有水或者金属做的动物来找他们,两人骑上长尾巴的马儿奔向海洋作战,被卷入混沌的漩涡中。然后再次醒来,还是在那张床上,然后踏上回家的路,有一个小女孩一直往一朵房子那么大的花里面吐口水,他们走上去阻止,小姑娘生气地把他们变成了两朵花,有一个骑着骆驼的商人把他们采下来,说要送去装点国王的葬礼,但是路上遇到了风沙,骆驼倒地不起,他们再次惊醒。就这样每次醒来都在同一个房间的同一张床上,不同的梦境反复轮回,在真实的幻觉中男孩和女孩寻找对方的嘴唇,旋即梦见洪水、建造或拆毁方舟的噪音。整个夜晚闷热难耐,清晨时他们被闪电惊醒,床上有被压死虫子的果浆味,因为没睡好觉晕晕乎乎的,都觉得自己身上冰凉对方身上发烫。暴雨结束后有小船从河上漂来,那正是昨天他们放进水中的,水流为他们指明了方向,于是两人逆流而上走回了都城。

城市中一切安宁祥和,男孩子说他要去穆萨国王的兵营报道。人们告诉他,穆萨国王已经归真很多年了,现在是穆萨的儿子阿里统治,多年没有战事,百姓生活富足。两人跑回家,已经看不到熟悉的面孔,原来在他们度过的这一夜里,世间已经过去了很多年。

消息传开之后,那些苦于父亲和王公淫威的年轻人纷纷效仿,有一种说法是贵族的权力只仰仗时间恩赐,我们只要到无人区的森林中睡一觉,纵情欢乐,回来那些坚不可摧的老人都已化为枯骨。有人说这是古代异教徒的神圣森林,从那里回来的人会受到邪恶力量的毒害,但是总有大胆的青年尝试,他们深入不可测的黑暗世界,永远地跳过一段人生。

******

阿里听了感慨万千:

“同样在这个广袤的世界上,居然有人过着和我们完全不同的时间。很难想象这种尺度……更难以想象生活在不同尺度中的人能有机会相遇。”

“考虑到天地的宽广,这也不是太荒诞。想象一下,在山与海的尽头是一个又一个王国,即使旅行一辈子也无法触及的远方,我们此刻坐在这里吃葡萄,星辰支配着那里陌生的命运。无数的城市正在燃烧;暗淡的战争;纷乱的盛世,这一切都在发生,我们却无从得知。既然空间距离如此疏远,那存在不同的时间也可以理解。”

阿里想了想:“这种感觉真是奇妙,时光一去不复返,在他们呼吸之间,我们就走过了人生的兴衰。这让我想起了家族中流传的另一个故事,很相似但我一直觉得太过荒谬。”

于是阿里向萨米拉讲述自己家族流传的另一个故事:

这是关于另一个伊斯玛仪国王的,不清楚是哪一个,我们家族的名字总是循环的:阿里的儿子叫伊斯玛仪;伊斯玛仪的儿子叫穆萨,穆萨的儿子叫阿里。传说他有一个风华绝代的妃子,叫做伊莲娜。她来自远方,据说是伊斯玛仪还是王子的时候在奇里乞亚遇见的。她有神秘的异瞳和几缕风信子一般的头发,王子一见钟情,行军作战也将她待在身边,甚至让她出入厅堂讨论诗歌和政事。

一天晚上,伊莲娜把国王叫到花园里,对他说:

“陛下如此尊重垂爱,我感激不尽,请听我说自己的身世秘密。”

王妃说了很多,她说自己来自海洋的王国,那里有的地方堆满珊瑚和香料,有的地方充满尖刺,以乳香和没药为食的蜥蜴盘亘其间,但是最多的是深蓝色冰冷的荒漠,巨鲸日夜睁着眼睛。她说那里的人们生活在岛屿和海洋中间,可以在水中潜行十几分钟。人们崇拜神圣的青春之泉,只要按照巫师的指示用这里的泉水配置两种酒,就可以将一个人的寿命吸取到另一个人身上。那里的贵族都用青春之泉大大延长了寿命,终日躺在吊床和凉床上昏昏欲睡,那里的女孩子个个像她一样深色皮肤,四肢修长,用金银做脚环,用鲜花装饰耳洞。她不知道那个王国是否在大地上,路途多远,她是通过一件神器的宝物来到异国他乡的,不想命运如此奇妙。

她拿出一副双面都有神像的镜子,国王认出这是雅努斯的面孔。他不大相信她的奇谈怪论,只觉得为宠妃增添了神秘色彩。两人恩爱地过了很多年,不是以国王和王妃的姿态,而是像两个荒唐的年轻人一样热烈地爱了很多年。伊斯玛仪问伊莲娜为什么不思念故土,她说此世一生长于他乡百年。

后来有一天,国王的军队被叛军击败,他和卫队被围困在边境一个叫玛代的小城中,随军的伊莲娜也染上热病,奄奄一息。黎明时分,国王想起多年前的笑谈,请求王妃教他咒语,让他做最后的努力。她只来得及叮嘱,在都城的神庙广场上对镜默念才能回来。

那时候国王还年轻,他发现自己落到了一个潮热的世界,剧烈的阳光好像让人很快衰老,鲜花和腐臭混合的港湾难以忍受。他跑来跑去问当地人神庙在哪里,青春之泉在哪里,这里是否有真主的信徒。人们以为他疯了,把他关在阁楼上,遗忘了很多年。每天晚上的月光都让他发疯,关于一个被抛弃的女人,被背叛的国家,神秘消失的懦弱君主。也许他只想回到故国,哪怕面临审判或遗忘。

又过去了七八年,旧屋毁坏,他逃了出来。人们正在庆祝节日,他混进队伍中到了市中心。这只不过是更加苍白的沙滩和更密集的棚屋,神庙不过是海边难得的岩石广场。他趁乱来到人群中间,在神庙中央念了咒语。

伊斯玛仪奇迹般地回到了那一天,回到了被围困的玛代城堡中爱人的病榻边。日上三竿,敌人停止了攻城,远远的可以看见沙漠中兵器的银光。他照看昏迷中的伊莲娜入睡,又焦急地绕着城墙走了一圈,和每个人都交谈一番,这才确定在这个世界只过了几个小时。部下报告远远看见敌人的增援和云梯,他们可能等到天气凉爽的时候就会发起攻势,国王知道等下去毫无希望,咬咬牙再度潜入镜子中。

第二次,他潜入红树林滩涂,知道时间充裕,便弄脏衣服放下国王身段,别人问他,他只说:

“我是一个来自远方的水手,遭遇海难漂流至此的。”

从渔民口中他得知,富丽堂皇的大海在祖父辈已经退却,新城市建在滩涂和泻湖上。青春之泉只是一种传说,如今的月亮神庙宏伟森然。

他知道时间是自己的朋友,经过很多年的努力,他变成了当地的富人,住在河畔的别墅里,四处散布财富探查远方的消息。他孤独地听着那些牧人扯弄老套的传说,一次次拒绝贵族的婚约,只是孤独枯索过着日子。在又一个阿达尔月的大会上,有人攻击他玩弄巫术,想到自己财产逐渐耗尽,现在却要面临不公正的审判,他决定回到故乡。

“不要再离开了……我愿意和你死在一起,即使你无法突围,也要给国民留下一个英勇的回忆。”

 那是下午,伊莲娜精神好了一点,因为高烧双眼发光,看见苍老许多的国王只感觉心痛落泪。远远听见敌人呐喊,骆驼和战象焦躁嘶鸣,伊斯玛仪已经暗暗下了决心。

第三次,登陆的是一个哀伤的中年人了。他真的决定不再回去,放弃那个只有几个小时的王位。他不再害怕岁月、辛劳和人群,过了几年,他收集了比之前更多的财富;又过了几年,通过婚姻继承了高贵的门庭,有了漂亮的子女。很多年之后,伊斯玛仪已经是受人爱戴的执政官,生活从苦酒变成了蜜糖,他没有忘记青年的峥嵘岁月,率领军队进退了海上的敌人,又在对蛮族的战役中大获全胜。军队随着海岸前进,收复了古代的峡湾。

士兵来报告,俘虏说泉水的源头就是邪恶的异教圣地,行就将木的蛮族长老用以吸取寿命,希望他下令将其摧毁。

智慧的伊斯玛仪执政官思考了一会,只是淡淡地说:

“那些小精灵的玩物不值得我们伟大的军队去消灭。”

午夜时分,守卫发现执政官一个人在月下踱步,收拾战场的人们回营帐休息,只有一个衰颓的身影一边哀叹走向暗处。

“我回来了!”

午夜时分的玛代城,呐喊声一波波冲击着石墙,投石机把点燃的弹药甩进裂缝。他冲到垂死的情人床前。

“喝下这杯吧,你可以混在百姓中溜出去,他们只想要我,那就让我的最后一日留在光荣的战场上。”

“已经……陛下,请照照镜子吧。”

镜中赫然出现一个百岁老人的面孔,伊斯玛仪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经历了这么多岁月,早就没有多余的年岁献祭了。

可恶!意识到自己流浪了一辈子,却永远无法逃开这一天,意识到一日长于百年,人们只知道年轻的国王和王妃神秘死于乱军之中,关于大海的秘密会被埋葬在碧波深处。

“我早就告诉过你的,”伊莲娜泪眼迷离:“伟大的雅努斯拥有两张面向过去和未来的面孔,却缺少一双有力量改变命运的臂膀。”

******

萨米拉听完了故事,不禁问道:

“所以国王伊斯玛仪神奇的青春之泉,究竟只是传说还是实际用过呢?”

“这也是我听到你的故事之后才想起来的。传说伊斯玛仪国王的儿子穆萨即位之后,为年轻人利用神圣森林逃脱权力非常苦恼,他想要延长自己的寿命,长久统治这些逃离时间的冒险者们。于是他秘密献祭,时刻担忧被人发现长寿的秘密,又提防着青春之泉的另一种副作用——被吞噬者的一些特质会出现在自己身上,先是某个囚犯的梅毒,然后是感官的迟钝和视力的下降……连最小的一个外孙女都出现了畸形,王宫里早已人心惶惶。”

“这似乎是另一个故事了,它的结局会是什么样呢?”

“故事可以有很多结局,我们不知道自己身处哪一个世界。但是我觉得现在我们就要看到其中一个结局了。”

阿里握紧了手中的匕首,那上面有古老的灿烂花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故事一:赤豹

故事三:阿拉伯花纹

故事二:伊斯拉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