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winTsai

1985年生,台灣人 2019年11月開始嘗試創作的生涯,練習每日創作1000字以上的文章,原本希望可以持續一年,看看會發生什麼改變。 雖然只做到了三個月,但自己確實感受到變化,那是文字的靈魂在內心已萌芽。

變調的一通電話

發布於

大概是因為這樣吧,每次打電話回去,都免不了又要被伸手取討一點東西。昨天那一通電話的代價大概就花了一萬元。後來又跳到三萬元。最後都還是免不了必須搖尾乞憐才能作罷。原本透過連線熱絡起來的關係,都會因為話題突然轉折到金錢而彷彿被潑了一桶冰水。

大概也是因為這樣,才讓人感覺,關係最後都會只剩下責任在聯繫,一但責任感退了,距離遠了,我就會彷彿陌生人一樣,即便越走越遠也不覺得遺憾。因為那責任彷彿一直掛在身上的重負,一但卸去之後,只有剩下愉悅,不會讓人想要再扛起。

很多事情,確實都有幫忙出一份心力的必要性。身體不舒服,有東西需要汰換,都很合理。搬離了家鄉這麼遠,也應該承擔一點責任,但那份理所當然的語調,還有總是認為只有自己過得最不好的偏見,也帶給人不少灰心。

如果自己整天省吃儉用、量入為出的過生活,卻聽見向你伸手的人過得比你好,凡事都要買最好的(但仍然會告訴你最好的遠遠不只這樣),卻跟你說沒錢,那股矛盾的心情真不知該朝哪裡擺放。

心裡是沉重的,語調也漸漸的清淡,詞句也漸漸的簡短,後來因為耐不住性子抱怨時,還因此被老婆誤解了我在責怪她,昨晚兩個人的關係頓時又降到冰點。也因此讓女兒受到媽媽的脾氣波折,很害怕的,乖乖地找我刷牙,卻仍讓想要和媽媽睡覺。那種即便很害怕一個人卻又渴望從她身上汲取慰藉的感覺會是甚麼樣子?

我想只有女兒自己知道,也許等她再長大一點再來問問她是否記得,對媽媽又害怕又依賴是甚麼樣的心情。

曾經我也非常仰賴這樣的親密關係,那是在慌亂和絕望中,睜開眼睛第一眼看見時,就會淚水和情緒潰堤的狀態。至今仍然覺得不可思議,自己會有這樣的反應,平常完全是感受不到的。

或許也只有在人如此脆弱的時刻,才能顯露出內心真正的需求。那時候內心會回歸到最赤裸和幼小年齡,並散發出最原始的渴望,那種剛出生時唯一想靠近的溫度,必須開始獨立於自己的世界卻難以割捨的緊緊抓住每寸肌膚。

過了一夜,希望明天再重新開始,老婆不要生氣,今天的開會順利完成,下班回家可以一如往常,繼續努力生活。

2020.3.27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