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然 oce

兒童心理學研究員。研究特殊學習需要,缺乏遊戲時間的小朋友如何悄悄地玩和學交朋友。讀研院前在某一所四大任職電腦審計師及資訊保安師。Research on Special Education Needs. Interested in humor, play, and friendship in children. ex-CISA/ex-CISSP

Craigslist 租房歷險記

發布於
修訂於
在craigslist找分租房間比online dating更刺激更冒險啊.

公司派我到紐約工作一年半時,在第一個月提供了服務式公寓(service apartment),然後便要靠自已租房子。於是,第一個月除了上班外,當務之急就是要找房子。在一處新地方找未來一年五個月要居住的地方,其實也不太容易。

我工作的地方就位於紐約曼哈頓的時代廣場,就是那個大家看跨年倒數會見到的廣場。

Photo by Joshua Chua on Unsplash

曼哈頓的房租好貴,接近收入的三分一,因為我一個人住,覺得租一個公寓不太化算,當地朋友說可以上Craigslist找分租的房間,不過就要小心一點,因為騙案也算多。看Craigslist時,有很多房間是「女生免費」,很明顯是要另類的服務,所以看的時候也要特別小心。

我當時主要是找在哈曼頓的,約了兩間公寓看看。第一間是價錢很便宜,位置也很方便,就在時代廣場附近,會跟兩個來自中國的女生分租。於是一天放工後便去看看。

按鈐,開門的女生蠻友善,我說著極不流利的普通話,她帶我入公寓參觀。一進屋,就感到房間內濕氣很重,有點發霉的氣味,室內晾著不少衣服;因為公寓的住置被其他高樓包圍著,所以沒有陽光,她們又沒有開燈,房內就是有種陰森的感覺;厨房看起來尚算清潔,但隱約嗅到麻辣火煱的氣味洗手間在門口已經嗅到氣味,我連走進去的勇氣也沒有,隨便找個理由便逃走了。


於是,第二次我找了一間距離時代廣場遠一點的公寓,因為我覺得陽光能照射入屋很重要。那所公寓是和兩個美國女生分租的。帶我參觀的女生看起來很友善,那房子衛生也不錯,她說房子本身只有兩個房間,她和另外的女生也已經搬進了房間,所以我的房間就是要加了間板的客廳。租金則由我們三人平分。

我本身對加板間的「房間」已經有一點不安,因為好像保安不太好。房間可以上鎖,但加間板的「房間」那個只是用單車鎖,看起來用鐵剪就可以剪開,而且隔音也不太好……不過因為當時只剩約一個星期就要搬離服務式公寓,加上地點也算方便,我想也不過是住一年多,於是說也可以吧。

於是女生帶我到管理處簽約,不看合約還算,一看合約,我就問:「你不是說三人平分嗎,為甚麼我給的部份是差不多五分二?

女生可能猜不到我會仔細看合約,說:「是租公寓的部分平分啊,不過你要負責加裝間板的錢啊,那是公寓收的,因為只有你用間板。這樣很合理啊(This is reasonable and fair)。

那有這樣的道理,住廳比住房其實差很多,私穩度少,而且一定會更吵,她們半夜起床出來也有機會吵醒我,我本身覺得就算是平分也已經不太公平,有甚麼道理我還要交更多租金?你只是把一個本身是大家使用的地方間出來加一個「房間」來分租,沒有間板根本就不會變成三間房。她是真心覺得這樣是合理還是只是當我好騙?

我按捺住情緒,冷冷地說:「合理?那讓我住房間,你住廳好不好?

說得出這句,我就已經相信租約會拉倒,因為就算她肯讓我住房,我也不會想和存心欺騙我的人同住啊。

女生呆一呆:「但我已經往在房間啊,而且之前往你現在看的那個房間的女生也是負責加裝間板的錢,她也沒問題啊。

(你們之前的水魚沒問題是她的事啊。與我何干?)

我追問:「那她也已經給了間板的錢,為甚麼我還要每個月都給?間板不是間了可以嗎?

女生黑臉:「算了,你不租是你的損失,我這個房很多人想租……

我:「是嗎,祝你快點找到個好騙的人啊。


看著時間不多,加上我在香港也是住在偏遠地區,所以住遠一點也沒有問題,那我就連皇后區的分租房間也找來看,那邊的租金就更低。在要搬離服務式公寓的前四天,我一口氣約了兩間公寓看看。

第一間在皇后區的公寓,和兩個讀大學的中國女生分租,地址在皇后區一個特快車站附近,交通非常方便,雖然比第二間貴一點,但因為地點方便很多,我本身是打算如果沒有甚麼問題也會租下來。

按鈴,一位女生開門,那一陣濕氣很重和發霉的氣味近面撲來……

又是在房間內掛滿衣服的啊。為甚麼她們都愛在室內「晾衣服」呢?

我進入公寓,女生帶我到我的房間,經過走廊,就嗅到一種熟悉卻又厭惡的氣味——就是商場洗手間獨有的氣味,即廉價消臭香薰混和隱隱的尿素氣味,我看到在走廊盡頭的洗手間。看起來比起在時代廣場附近那間已經好很多,但也很難接受啊。

我看了我要租的房間,尚算可以,於是走到洗手間。見到她們把用完的厠紙放在一個沒有蓋的膠桶,還要滿瀉在地上。我看著發呆。

女生大概見到我的樣子,也見到地上的厠紙,有點尷尬地解釋說:「我們這裏不可以把厠紙沖走的,因為會塞渠道,要放入膠桶。呃,我收拾一下。

我說:「你讓我考慮一下,我明天回覆你吧。

(因為我只剩下幾天時間找房間,如果真的找不到房間,這個勉強也可以接受!?而且那女生看來也知道那樣不太好,也會找消臭香薰來除臭啊……)


最後一所公寓,交通比較不便,因為最近也地鐵站也要走十五分鐘,而且那個還不是特快站,所以上班要多轉一程地鐵。但那兒是最便宜,而且還包括了水電上網費,非常化算。同住的來自馬來西亞的是一家三口,夫婦二人和一個六個月大的寶寶。他們在Craigslist寫自己的寶寶不太吵,大部份時間都在托兒所,不用擔心。他們有一間房已經租了給一位來自北京的女生。現在還有一間大一點的房間空置著。

那個公寓其實是在一個三層的屋內。馬來西亞的夫婦租了最高那一層。那位先生(下稱馬生)在地下接我一起走到三樓,一打開公寓的門,看到非常清潔的客廳,沒有很多東西,沒有任何古怪的氣味。那裏有個開放式厨房,只有一堆洗乾淨的奶瓶,也很清潔。

我忍不住說了句很清潔啊。

馬生:「是啊,因為有寶寶,我們一定要清潔,我們每星期也會請人回來清潔。那位北京女生是讀醫科的,她很忙很少在家,從來也不用厨房,我和太太在餐館工作,所以通常是中午才離開,然後深夜才會回家,大部份時間也不會用厨房,你隨便用,只要清潔好就可以了。

他帶我到我的房間,經過洗手間,那個洗手間很清潔,一點氣味也沒有。他說:「我們比較少用這個洗手間的,因為我們的房間內也有洗手間。所以只有你和那個女孩會用。

到我的房間,沒有甚麼特別,他特別說:「你的房間在我們旁邊,我們通常十一時後才會接寶寶回家,寶寶晚上一般也睡得很熟,只是有時可能也會哭一下……

因為這個房間唯一的弊處就是比較不便和有機會給寶寶吵醒,但因為租金實在是太便宜了,加上馬生看起來也很友善,於是我便立即和他簽了合同。

那是一個絶對正確的決定。馬生馬太真的很友善,我試過在房間裝宜家買回來的枱,馬生看見我拿著一個螺絲批慢慢轉時,他主動借我工具,後來還幫我裝了。而且,美國的送貨服務很差,我試過請假在家收床但他們沒有來,又沒有通知,後來是馬太在家替我收了。

那寶寶也真的很乖,我給他吵醒的次數也不太多。寶寶在客廳玩時,我有時也會和他玩,我很喜歡小孩,所以可以有個寶寶給我玩也很好啊。那寶寶現在已經是中學生了,有時在FACEBOOK見到馬太分享他的照片,真是感到時光飛逝啊!

一個人,如果找到好的同屋主,比一個人住好。我那次的租房經歷總算是有驚無險,真是十分幸運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租房定心丸|有些朋友不能成為同屋主,有些同屋主不能成為朋友(下)

社區活動提案|租房定心丸• 一起拯救租房屌丝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