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通信

雜談通信,以談論日本文化與設計的小事情為主,和你一起了解東亞日本的不同面向。歡迎喜歡日本設計、日本文化的朋友追蹤 目前神奈川縣在住中。

在日本旅行的安全感:貼心的背後是觀光業與交通的緊密結合。

  逼近選舉,就有候選人要用旅遊業蕭條作為吸票的令箭,好像政府養不活那幾台遊覽車就是不會做事。這種說詞當然對於只當過觀光客的人來說很荒唐,對於真的失去生計的人來說很有號召力,但是,台灣的觀光產業被無賴政客用激情的語言刺激過後,能不能真的看見尚有努力空間的部分是什麼呢?

攝影|雜談通信

   日本人說,觀光是「帶著希望」的產業。因為觀光業所帶動的,並不只是GDP的成長,而是被視為解決鄉下過疎化(人口密度激減造成地方生活機能崩潰或鄉村滅村的狀況)的解藥之一。他們的目標並不是單純只有「人進來」,而是朝著成為一個「世界上最想被造訪的國家」而努力。

來看看日本政府觀光局在2019年底公布的官方資料。

  日本於2009年確立「觀光立國推進基本法」後,便逐漸朝向世界級觀光大國邁進。訪日觀光客在2018,19年已連續兩年突破三千萬人次。但是在07年,訪日國際觀光客的人數在統計上僅有八百萬人次,與現在的三千萬人次相比可說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這10年間,日本的突然「開放」,成為全世界旅客湧入的國度,當然和日本的貨幣、經濟相關的政策有關,但更重要的是,日本的觀光業真的提供了一個很貼心的環境:外國語的對應以及從車站到景點的移動自由。這兩大部分解決了到外國旅行時最讓人頭痛的兩件事:語言不通與交通不便。

  外語的問題一直都是日本的弱點,但在觀光旅遊導覽上並沒有做得太差。如果今天一個旅客想前往到日本的任何一個鄉下地方,只要是在進入交通支線之前的中大型車站,都會在站內設有觀光案內所提供至少有英文再加上其他國語言的導覽手冊,或是設有具有外語能力的志工或導覽人員。像是以五重塔與富士山一景知名的富士吉田市,因為有特別多的泰國遊客,所以在前往途中經過的轉車點JR大月站,就有特別提供泰文的旅遊資料。在車站附近也提供泰文導覽。(雖然我看不懂翻譯是不是正確)另外在河口湖站的富士五湖巴士乘車處也有隨時能以流利英文(或中文)介紹乘車指南的志工。在東北地區的山形、譬如山寺站因為有很多台灣人前往,所以也有提供翻譯非常台灣味的繁體中文資料專為台灣遊客服務。基本上目前中文的翻譯資料在日本都是同時提供繁中(時常還會誤植成「台湾語」)與簡中(會掛五星旗)兩種。非常貼心。

  在日本的交通如果不使用大眾運輸、以自駕或是計程車的方式移動是很耗費金錢與時間的。如果自駕不幸巧遇日本當地的連假,塞車個數小時更是家常便飯,所以多數日本人在國內旅行也是採用大眾運輸。而日本多數的大眾運輸企業都以鐵道與百貨起家,以商場結合鐵道或巴士的轉運站模式營運。並基於各地的特色景點發展出特殊交通套票或套裝行程。這讓日本的交通業與觀光業很早就開始發展合作。在日本旅行,只需確定景點的公共運輸提供哪些特殊套票或是推薦的旅遊路線,不熟悉日文的外國遊客能從入境日本後直奔目的地暢行無阻。

  譬如以東京作為旅行的出發點,要去湘南海岸的鎌倉、江之島,可以在小田急電鐵買到一日來回套票並且在車站免費拿到設計十分精美的旅遊導覽地圖。想去東京近郊的高尾山看紅葉,可以在京王電鐵買到新宿來回的直達車並且取得不需要靠google就能玩一天的在地導覽手冊。要去遠一點的日光則是直接在淺草買東武線的來回票,單靠著導覽手冊上的公車時刻表就能一路從東照宮玩上去日光國家公園再聽著公車司機講著日英混雜的解說慢慢的九彎十八拐下山。如果想要到日本中心的長野探訪深山中的戶隱神社,也可以在JR長野搭乘接駁公車前往戶隱山森林的深處。這些都是當你探訪過一次日本,還是願意再次到訪的理由:在日本的旅遊對於遊客來說是非常令人安心的,只怕自己時間不夠而已。

  當然,日本的觀光業與公共運輸系統並不是全都有亮眼成績,日本政府也仍然持續挹注經費在支持各地賠錢賠到爆的民營JR公司、以及淡旺季造成的地方觀光困境、人口過疎化帶來的滅村問題等等。但是在國內人口降低與國際旅客不斷升高的狀況下,日本各地的觀光業已在面對更高度的競爭挑戰:地方的觀光競爭已是面向全世界的國際競爭;在努力建構自身旅遊特色的同時,也向著不同屬性的國際遊客招手。日本正從地方開始,朝著「世界上最想被造訪的國家」而努力。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