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與Buergermeister兄商榷,羊群效應下的政治光譜移動和自由主義辨析

發布於
修訂於

時常在本站看到@Buergermeister 兄和@伙们 兄猛烈抨擊自由主義者,看得出來兩位對自由主義者有很深的成見。但我個人以為自由主義者並沒有你們理解的那麼教條,死板,生硬,且一成不變。甚至我一度懷疑,在你們描述下的所謂「自由派公知」的具體行為按照今日的政治光譜是否還能被歸納為自由主義者。因此,我認為有必要與諸位商榷一下自由主義的定義,以及因此延伸出的另一個話題,即羊群效應下的政治光譜移動。

自由主義(liberalism)起源於拉丁文自由(liber),早期其實與政治無關,主要是指人的品行。一個人如果是開明的,包容的,那麼這個人便可以被稱作liberalism。到了自由主義開始和政治掛鉤時,其早期的政治光譜很模糊,各種不同立場的人都稱自己為自由主義者。就如Buergermeister兄在他的文中所提到的帝國自由主義的流派,其實19世紀並不少見。在那個混亂定義的年代,反對民主的,擁護戰爭的,支持殖民的,乃至於接受共產主義的不少人都曾自認為自己是自由主義者。後來隨著社會的演變,自由主義的定義才相對穩定下來,雖然也分成不同的流派,也有左中右之分,但相對於早期的群魔亂舞來說,更容易歸納總結。

總的來說,目前仍然被廣泛認為屬於自由主義且有一定影響力的流派有古典自由主義,新自由主義,保守自由主義,社會自由主義等。其實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的中文譯名不太準確,更應該被譯為復興自由主義才對,因為新自由主義主張復興古典自由主義,其諸多主張和古典自由主義雷同。雖然自由主義流派眾多,但不同流派的自由主義者也有很多共識,例如如今已沒有自由主義者會聲稱自己反對民主,反對個人的自由,反對法治,反對人人在政治權利上平等的理念。如周保松老師在《自由人的平等與法治》就有提出自由主義者對人在政治權利上的平等的堅持。只是在政府權力和個人權利的權衡上不同流派有不同的考量,至於這個度的把握,不同流派的學者都有不同的定義。比如Joel Feinberg,John Rawls,Hobbes乃至至今仍活躍的福山等學者都有很多不同的考量和論訴。

但不管怎麼說,開放包容,進步,不迷信權威,尊重不同的立場應該是刻在自由主義者的基因裡面,如自由主義者這個詞的本來面目「自由」一樣。Edmund Fawcett在其撰寫的“Liberalism: The Life of an Idea”一書中也強調,早期的自由主義更像是一種從事政治活動的方式而非立場,可見自由主義者的包容。再如柯林頓時期的重要經濟學家,經濟政策智囊也是復興自由主義的代表人物J. Bradford DeLong博士就並不迷信本應屬於復興自由主義的主張,即政府不干預的放任經濟政策,反而吸收了不少本應屬於社會自由主義派別的凱恩斯主義的觀點。可見,真正現代意義上的自由主義者絕不應該是愚昧自大,盲目擁護或迷信任何權威,聽不得任何不同意見的人。

以上來看,我覺得很多時候因為一種風向所造成的羊群效應,導致很多人並不理解事務本身的意義,但為了合群和不被排擠,便糊裡糊塗地站隊。就如早些年「國學熱」湧現時,不少人常說自己喜愛國學,研究易經,但實際上他們可能連四書五經,三墳五典包括哪些書都說不出來,只不過為了湊趣而已。如果在政治上舉例,就像2018年台灣社會普遍有討厭民進黨的風氣,一度導致民進黨在2018年的選舉大敗。但我相信這裡面很多人其實並不瞭解民進黨到底做了什麼事,不過是隨波逐流,「當大家都討厭民進黨我如果不討厭,就感覺很奇怪,雖然我並不知道為什麼要討厭」。也因為如此,當2019年的風氣變成了討厭韓國瑜,這些根本不瞭解民進黨的惡的人就毫無顧忌地去轉而擁護蔡英文。否則很難理解一個正常人因為充分瞭解到了民進黨的惡而討厭民進黨,但不到一年就忘得一乾二淨轉而擁護民進黨。同樣的,討厭韓國瑜的人又有多少去瞭解韓國瑜的每日宿醉,包小三,有私生子等傳聞的真實性呢?畢竟造謠的吳子嘉都挨告道歉了。但當社會風氣如此的時候,大家都普遍討厭韓國瑜的時候,不討厭韓國瑜似乎說不過去,雖然可能他們並不確定為什麼。

其實這種所謂的從眾心理,羊群效應在政治光譜上同樣存在。如@反左反右反中间 提到,「当年自由主义者风光的时候,是人是鬼都给自己贴个自由化的标签,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自然而然名声就臭了。」當監督政府,批判政府是主流聲音,自由主義大行其道的時候,很多人可能連自由主義是什麼都不知道,就急急忙忙給自己戴上了自由主義的帽子。但這些人可能會以為只要攻擊政府就是自由主義,反對共產黨就是自由主義,讚揚美國就是自由主義。所以才有@Buergermeister 兄提到的現象,「所谓的自由主义者”在new empire继续崛起情况下很快就会消失 并且和现有pinky里的右翼直接合流(这种事情这几年已经大规模发生了,你看matter那个wuwei,自己就自曝说自己以前也是“自由主义者”)」。其實我見過不少類似@wuwei070 的說法,即號稱自己以前是自由主義者,一味盲目批評政府頌揚西方,結果某一天發現西方也有很多缺點,就幡然醒悟,明白外國的月亮不一定圓,自此走上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康莊大道。自那以後他們見一個自由主義者就罵一個,因為這些人會相信自由主義是太年輕太幼稚,畢竟他們也是這麼過來的,這些人遲早有一天會幡然醒悟。但其實不過是因為自由主義在各種原因下衰落了,熱愛共產黨主義又興起了,於是之前所謂的自由主義者都紛紛幡然醒悟,再一次莫名其妙地走入熱愛共產黨主義的懷抱。

類似的對自由主義者的描述其實@伙们 也有,「在大約十幾年前,中国網路有過一陣親西方,爭民主的風潮。但是多年後當人們冷靜下來,發現民主風潮的話語權完全被自由派壟斷。而在更多人出国以後,發現自由派所描述的西方天堂,台湾最美的風景,美国香甜的空氣根本就是騙局。就像對岸不再相信龍應台,日本人不再讀村上春樹。這是背景。」因為自由主義興盛時的羊群效應,導致很多不學無術的牛鬼蛇神也認為自己是自由主義者,並把對自由主義的理解局限在宣揚「中國是地獄,西方是天堂」就是自由主義。但很明顯,任何絕對化的思想和行為,都不會是真正的自由主義所提倡的風氣。貨真價實的自由派學者@陈纯 博士也在一篇訪問中提到,他個人很反對研究政治哲學仍然一切以西方為中心,以西方為準繩的做法。可見,把「中國是地獄,西方是天堂」的相關論述粗暴總結為自由主義者的論述,並以此對所以自由主義者都持有偏見,對真正的自由主義者並不公平。

總而言之,個人以為@Buergermeister 兄描述的那種以某一方的敘事邏輯為絕對權威,不容任何玷污和反對聲音的自由主義者其實已經背離了自由主義本來的精神。真正的自由主義者應該是兼容並包,開明寬宏,遇到不同的觀點至少抱有尊重之心的。迷信任何權威,腐化固執,都不是真正的自由主義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