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chollene

普通经过带学生,写点傻逼玩意儿。 正经点:左派(理论水平很差),末流大学本科生(真的末流,城乡结合部那种),文哲史政爱好者(欧美俄拉文学,政治哲学,中国近代史和俄苏史)。希望研究生能够学习政治哲学。

左乙己

赵国的左圈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和天津人斗智斗勇,更新抽象话,可以随时嘴臭。网友们每天进入虚拟世界,说说赵国药丸,英特纳雄耐尔,如果有个认证的学历,就可以当当意见领袖,但网友们大多是带专生,大抵没有那么阔绰。只有欧美带学的doctors才能用英德法三语,和欧美的同志们见见面,搞搞Kritische Theorie。

我从十二岁开始读《共产党宣言》,献身英特纳雄耐尔。但是德语学不好,同志们觉得我这种人必走修正路线,就把我开除左籍。从此以后我只能在网上观望,搞点二次元,做点白日梦,等待列宁市场主义把我同化进体制。

左圈的各位常常内斗,互开左籍,搞搞整风和肃反,间或还有普通经过的鹿克思人。也只有左乙己来了,气氛才有所变化,因此我也常常记着。

左乙己是会点洋文却从来不能引用原文的左人。头像常常是伟大领袖,或者穿军装的二次元少女。他对人说话总是各种抽象黑话,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这样,我们便也半懂不懂地称呼他为左乙己。左乙己一冲塔,大家都说:左乙己,你写的文章又被科班大佬挑错了。他不理,道出九个政治哲学术语,说:谁给我本《斯大林传》的资源,要epub的。大家又说:你一定又是抄了些知网的东西。左乙己良久地沉默,发了几个药水哥和孙狗的表情图,最后说:你们怎么能凭空污人清白,左人抄东西能叫抄吗?知识产权是资本主义阴谋!接连便是些难懂的话:什么多元决定论啊,意识形态国家机器啊,符号资本论啊,引得大家都@天津人,让他们好好冲业绩。

听别人说,左乙己以前也是学霸,但终究没有考上带专,只好复读。班上同学都喜欢精致的利己主义,左派理论没有市场,连上课读马克思都要被请喝茶。但他在年轻人中品行却最好,就是从来不玩抖音快手,就算是要玩,也乖乖戴好耳机。

左乙己冲了几次塔,革命情怀越来越重。大家便问他:左乙己,你当真懂左派理论吗?左乙己不回答。他们又说:那你为什么连三本的思政都考不起呢?左乙己发出来的话已经完全后学化,表示自己和资本主义学术体制已经脱离干系。

在这种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天津人是不会怪罪的。左乙己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们,就和我交谈。有一回对我说道:你读过马克思吗?我说:你说是就是吧。他便说:那我便考你一考,马克思主义从本质上是什么。我心想:你离恩格斯的水平还差得远呢,而且左人无限分裂,说不定有114514种解释呢。我便说:它是全人类解放,实现幸福的学说。他说:Na ja,行吧,鹿克思也行吧。但是你知不知道马克思主义是Wissenschaft?这个德语词跟科学还是有差距的,你知道哈贝马斯对科学主义的批判吗?我愈来愈不耐烦,开始备考德福,便下线了。

有几回,鹿克思女孩们看了左乙己的冲塔贴,有点兴趣。左乙己便给她们每人科普一波西马。科普到当代西马后,他知识不够用了,便说:Genug? Ja.女孩们觉得他还不如首尔带学毕业的韩国oppa知识水平高,便想继续去追星了。他摇摇头,自言自语道:鹿克思就是鹿克思。女孩们就在K-Pop的歌声中走散了。

左乙己是这样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家突然想起了左乙己,发现他写的文章至今没有更新。有人说:左乙己还没有给我解释晚期资本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关系呢。我也才想起他好久没有冲塔了。一个人说:他怎么会冲。他高考作文冲塔,喝了茶。哦!父母再也不让他搞左学了,现在他在工地打工,是货真价实的工人阶级。后来怎么样?据说是在工地上冲塔,被工人小粉红吊着打。吊着打,然后呢?出了工伤,现在还躺着。谁晓得后果,大概是完了。

又一个高考结束了,小粉红举报老师的事情又多了点。左人在学校是很难混下去了。一天的半下午,我在x乎上看到一篇文章,标题风格十分熟悉。一看作者,居然是左乙己。他说自己经过一年的实践,深刻地明白了工人阶级的苦难,他与工人阶级团结一心,他成长为了一个新人。左乙己,还搁这儿团结一心呢?左乙己只回复道:NMSL。如果是团结一心,怎么会被民族主义工人打断腿呢?孔乙己低声说:他们……都被false consciousness……欺骗了。此时许多人都看到了这篇文章,大家都开始说抽象话。兄弟们打赏一下吧,要恰饭的嘛。我扫了他的微信二维码,发现他的朋友圈里面全是假货广告。有人说要举报他的微信,而他已不再回复,慢慢下线了。

自此以后,我校所有的liberal基本上被举报完了。第二年,左圈被整肃,知乎的文章全被删了。大家都只能去墙外冲塔。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左乙己的确是信仰破灭了。

为了帮助可能出现的非大陆朋友看懂本篇的梗,而临时加的注释:

赵国:指中国,所谓赵,来自鲁迅的《阿Q正传》的赵老爷,一般指中国社会的既得利益者。

天津人:指网络审核员。中国的网络审核员大部分都来自天津。

带专,带学:指大专,大学。出自抽象迷因。自行维基百科。

Kritische Theorie:德语。批判理论。是以法兰克福学派为主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流派。

左圈:指中国网络上政治倾向左倾的青年人建立起来的话语圈。一般有马列主义者,西马爱好者,毛左等。

鹿克思:来自所谓「指鹿为马」,因为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已经和马克思主义背道而驰。

药水哥和孙哥:是两个中国网络上的主播,由他们衍生的文化也是很值得研究的社会现象。

精致的利己主义:语出钱理群老师。指极端关注自我,不在乎他人和社会的年轻精英学生。

冲塔:指在墙内发表敏感言论的不要命行为。

喝茶:指冲塔以后被警察请去问话。

NMSL:这个不用解释了吧。

false consciousness:马克思哲学的概念。这里不多解释。

大学里的liberal:在中国大学里还是有一些支持某种自由主义的学者,不管是左翼自由主义还是新自由主义。但他们大多都面临着被无知无畏的国家主义学生举报的危险。

整篇文章是对鲁迅的《孔乙己》的戏仿。看似是在嘲讽中国的网络左派青年,但实际上,我认为还有一种很悲伤,很沉重的意味。毕竟大多数的青年人都不是既得利益者,无法接受好的教育。我们面临的,似乎是马克思主义和左派理论都变成了一种精英哲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