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川

写字的不见得比卖小笼包的高明

拯救马特市物语 | 马特市民的热烈欢迎(二)

發布於
修訂於

我,@Matty ,还有六哥,一同向马特市的市区走去。

Matty说,马特山上的乌云,是马特市市民们的忧伤和失意凝聚的,我们需要收集所有市民的支持力,给伤心的人鼓励和爱,让乌云消散。

“你们是最后两个人了,跟我去马特广场吧。”Matty像个三岁的导游,走在前头蹦蹦跳跳,一边回过头来骚扰六哥。不知道为什么,我从一开始就觉得六哥是个男人,直到她出现在我的面前,却扎了个马尾辫。不过,她也可能是男人,毕竟马特市里的人都是内心的样子,谁知道她现实什么性别呢?我对拯救世界没什么兴趣,但我决定先跟着Matty,和她聊聊。我很好奇。

六哥一路上很沉默,除去开始问了几个问题,就一直是Matty在叽叽喳喳。她对于突然要承担拯救马特市的责任也没什么异议,仿佛心里装了比马特市毁灭还大的烦恼,对眼前的事完全不在意。

“68854778,你为什么2020年都没发帖啊,是嫌马特市不好玩吗?”Matty又开始骚扰人家了。

“也没有。”六哥没看Matty,低着头继续往前走。

“那你为什么不来了?”

六哥不响,继续走。Matty没得到回应,有些沮丧,又开始用起自己的超能力,绕着六哥的小身子快速绕圈,转出一圈蓝色的光影,六哥突然顿了脚步,差点往前载倒。

“得了得了,你别烦人家了。”我看不下去,出声阻止。

“我烦吗我烦吗?我这是关心市民生活,臭秃头。”Matty放过了六哥,又来绕我,只不过我太高,他够不着,只能在我肚子下头转圈,我深吸丹田一口气,左脚站稳,右脚晃了两下,使足了劲往外踢,正中Matty的脑门,一下就倒飞了出去,砸在地上“呛啷”几声,像两块铁撞在一块。六哥看见这景象,用手捂住了嘴。

“没事没事,他有超能力,这家伙烦得很,唧唧歪歪的,又要人拯救世界又要查户口。”我向六哥干笑了几声,像往常一样从兜里掏烟,却突然想起来这是马特市,没有烟。

“其实,我是丧失了和人交往的能力,才离开matters的。”六哥抬起头看着我说,她的手指一直在卷衣角,看起来很紧张。

“Matters有人欺负你了?”

“不,不是,是现实里的事。”

别是抑郁症什么的吧,那可难办,我心里想着,想往下问,突然传来了Matty的机械音:“我们到啦!”抬头一看,正是马特市的市区。

比起从远处望,亲身走进马特市更加壮观。路面上铺满了数据块一般的网格地砖,每一格的大小都完全相同,看不出差别,踩在上面,竟然会泛起一圈圈光的涟漪。路边奇怪的房子也有了更多细节,我路过的第一间圆顶屋,顶上竟然种满了环绕绿色光点的透明蘑菇,一个穿着牧师服饰的人背着篮子,正在蘑菇丛里采摘。我没想到,这样一个水晶般的科技世界里,竟然有田园牧歌的落脚处。

“那个就是大名鼎鼎的爱心哥@用爱心说诚实话 啦。”Matty指着牧师介绍道。

“爱心哥是谁?”六哥问。

“是一个喜欢说诚实话的人,至少他自己这么觉得。”我忍不住打趣,表现一下自己的幽默感。

我们正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爱心哥像是发现了什么,突然转过头来,瘦长的脸上瞪大了两只眼睛,看着我和六哥,愣了好几秒,突然像是攒够了气发大招似的,扯着嗓子大喊:“大陆人又来啦,好臭啊!”一边喊着,他抬腿要跑,一脚踩在了圆形屋顶的曲面上,屁股蹭着屋顶滑了下来,蘑菇被撞得满天飞。

“他在说我吗?”我翻了个白眼。

“那个,我也是大陆人。”六哥对我笑了一下,这是我第一次见她笑。

“你们别在意,爱心哥就这样,上帝派给马特市的使者。”背后传来带着笑意的女声,回头看,是一个长卷发,头上戴了朵雏菊花的优雅女性,眼睛笑得眯起来,手上拿着一块画板,快速地在画着什么。

“这是马特市的画家@桐生茂豫 噢。”Matty抢着介绍。

“喏,这个送给你啦,可爱的小女孩。”桐生把画板翻了过来,递给六哥,上头画的竟然是爱心哥刚刚摔倒的瞬间。他的手高高甩向天空,嘴巴张得老大,隐约能看见舌头下面的红信子,十分滑稽。

“画得好快啊!”我惊叹道。

“谢谢你。”六哥下意识地捧过画来,好像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这幅画好啊,我最中意爱心哥了,2000 Likecoin卖不卖?”一个脑袋从我和六哥之间的缝隙里伸了过来,盯着那幅画,用四只眼睛。原来她戴了一个熊本熊的头套,额头上还有一对眼睛。

@Daisy ,Likecoin后援会会长,她自封的。”Matty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像是有些不耐烦去介绍了。

“Matty今天认证了,我就是真会长。怎么样小美女,这个卖不卖啊。”Daisy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伸手要去摸画。六哥看看桐生,又看看Daisy,不知道怎么回应,感觉她要哭出来了,幸亏这时候冒出一个老头。

“志工老头你还我内裤!”大家的视线被这声叫喊吸引过去,一个戴着墨镜的白胡子老头向这边跑来,挥舞着一根棒子,棒子上是一条印了皮卡丘的白内裤,迎风招展。老头后边是爱心哥,把牧师长袍勒紧,一瘸一拐地追过来,大概是刚摔下来犯迷糊的时候,被“摸了装备”。

“这是@志工爺爺 ,我熟。”没等Matty说话,我就先向六哥介绍了。

“Matty!我要投诉这个老头!投诉!!!”爱心哥生气地喊道。

志工爷爷却不管这些,继续往这边跑,嘴上还在笑,露出了门前的大豁牙,桐生又拿起画板刷刷刷画了起来,Daisy舔着嘴巴津津有味地看着,六哥捂着嘴忍不住笑,我摸了摸我的秃头,心想志工爷爷竟然好这口。Matty难得正经了一回,用超能力把内裤送回了爱心哥手上,爱心哥赶紧揣进兜里,口中念念有词:“良心既然丧尽,就放纵私欲、贪行种种的污秽。”志工爷爷见内裤没了,觉得自讨没趣,心里又怕Matty封号,就一溜烟往街的另一头跑了。

“好了大家,救马特市要紧,我们还是先去马特广场找@Lola 开会吧。”

Matty用毫无感情的机械音终止了这场“开场秀”,于是一行人向广场走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拯救马特市物语|Matters有人在哭泣(一)

【Datters社區活動提案】馬特市愛情物語/在馬特市遇到愛

3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