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ySarandon

Zeronet Blog: http://127.0.0.1:43110/1N2uUWqGmFWp4qHLWcA64FjU5rNmtojBcw/

使用Tor访问Matters

發布於

香港国家安全法的出台可谓风声鹤唳。不过我认为人们总是会被恐惧绑架。政治的高压会有一个底线,而广义的“自我审查”或者说人们因恐惧而产生的退缩往往比政治红线的前推退的更远。所以在现实中会产生这一种现象:人们自己把自己吓住了。

恐惧的来源不在于对手多么强大,而在于其模糊和不可确定性。“国家的事,你别管。” Oh really? Nah,我就是要管,虽然我没有权力去改变,但我可以去了解,调查,摸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搞清楚真相之后,OK,很可能这个政权确实很强大,遇到的问题确实很棘手,但我可能不是在害怕了,而是1. 着手解决遇到的问题,这是一个积极的态度,人一旦行动起来便不再恐惧;2.即使无法解决,我的情绪会是愤怒,不满,抵触,而且在接受现实后我会考虑今后的生存,那这其实也是一个“直面具体现实问题”的办法。即使是2这样糟糕的结局,也比恐惧和害怕强的多!至少我知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不是浑然不知蒙在鼓里的担心受怕。

恐惧是一针行动抑制剂,人一旦被恐惧笼罩,就变得特别无力。摸清对手的真实形态,是与之对抗最基本也最有力的一步,而且这件事你,我,他,任何一个普通人都能做到。

所以为什么中共要抓捕报道武汉疫情的公民记者,我想这也是一个解释。They don't want ppl to know, 它希望人们生活在不明真相的恐惧中。

我认为,此刻香港的所谓国家安全法,人们的恐惧正是因为此“法条”(打引号因为中国的“法律”是毫无社会契约性质的假货,极权者的传声筒是真)现在产生的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是的,情况会变的很糟糕,但是具体到底是怎样糟糕,没有人知道——可能中共自己现在都不知道!

我进一步说,即使情况如此严峻,我对香港仍然有信心。大陆走到今天的这一步,我认为致命伤是社会的自组织在多年的政治运动中被消灭,并被持续打压无法再生。人人都是受害者,但人人同时也是加害者,社会个体之间信任的崩塌(原子化)导致人们无法团结起来一致反抗强权,即使一些所谓的“反共人士”也纷纷宣扬着“宽容与谅解要在赎罪之后才能给予“,那么这一思维用在中国,只能加剧社会的原子化,极权统治坐收渔利。

而香港,no,香港没有经历过这样地狱般的政治洗礼。香港给我的印象是小清新,虽然没有台湾*那么*清新,但是我感到风格类似,人与人之间是有温情的(好吧,社会都是冷漠的,但是跟大陆比起来是程度的区别,而在大陆这个充满戾气的冰窟窿里生活这么久之后,到了不同环境中很有体会,这一点香港与我到过的其他的文明社会没有本质区别)。群众运动一向是中共的拿手好戏,曾经是互相批斗,现在是揭发举报,some things never change. 一个人与人基本的纽带没有断裂,而且主流民意是反共反中的地方,会怎么选择?说具体一点,在跟你有怨有仇的。。比如公司上级,和中共政权之间,哪个更坏?我相信只要港人清楚这一点,香港就不会没有未来。

其实多年以来我从未真正对香港感过兴趣,因为潜意识里的“反贼”一直认为既然已经”回归“中国,香港必然会变得越来越糟,所以主动远离了在大陆盛行的粤语娱乐与文化,现在令我突然关注这里的全社会的反抗虽出乎意料却也情理之中。香港当然也不是什么”互联网自由“的圣地,斯诺登、阿桑奇、TPB等等一系列事件反映出即使在自由世界这也是光明与黑暗交织的前线。所以从一开始我一直在用tor上matters——如果哪天matters禁用了tor,也就该与这里说再见了,不过在此之前,tor的访问是能做到的,只是弹窗有点问题:

比如我现在点击“发布”按钮,却看不到发布窗口。其实窗口还在,只是它是透明的!这时如果在窗口大致的位置"Inspect Element",会看到这一段code:

有没有发现末尾的"style="opacity: 0;"这一段?Yep,不知是何原因(我胡乱猜测,莫非是因为使用的对隐私不友好的facebook架构导致了某些隐藏的机制在限制fingerprinting),弹窗的opacity都是0。此时只要把它改成1,窗口就出来了。

发布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今天之后,我还敢在Matters上继续写么

今天 Matters 能在 Tor Browser 上愉快使用了么?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