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a

来自边疆地区的年轻人

源氏物语 | 爱路常险阻,旧客亦痴缠

發布於
修訂於
为了恋情,源氏公子一生一世不得安宁。

据我观察,婚纱摄影馆大都喜欢叫自己“罗曼蒂克”、“天长地久”之类的名字。有天散步,我又看见一家“天长地久”的招牌斜斜压下来,很是惊悚,平白地教路人心慌。多琢磨一会儿都不得了,只觉得要到地府才能“天长地久”。 但又有什么呢,来拍婚纱照的男女肯定最想听这句话。不过,我却想起来一句,“郁郁青青,长过千寻”。说得模糊,大约是女子嫁人时的一句祝福。这是我从别处看来的,直觉另有出处,这才翻到了《源氏物语》。 

在小说中,源氏去看紫姬,见她的头发梳得光洁漂亮,又想起她许久未剪发了,于是便卜定吉时,为紫姬剪发。 

“头发无论怎样长的人,额上的总是稍短些。但如果都是短的而没有长些的拢到后边,便太缺乏情味了。”剪好之后祝道:“郁郁青青,长过千寻!”紫姬的乳母少纳言听了这祝词,深感欣幸。
公子吟诗道:“千寻海水深难测,荇藻延绵我独知。”
紫姬答道:“安知海水千寻底?潮落潮生无定时!”

 

看了这段我才明白,“郁郁青青,长过千寻”是一句情话,是刘兰芝对焦仲卿说:“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只是角色变了,多情的源氏公子可以说,我的爱情是千寻海水,延绵的荇藻已经测量过了。紫姬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虽然表面上反驳了这种说法,还将其郑重写在纸上,但也有孩子气的原因,还可能是想要一个更好的答案。

 

断断续续看了十几章,后来我和@王圻 聊起源氏公子的美貌,他给我推荐了一部同名动漫,所以今天说的主要还是这部电影。


电影不到两个小时,是不可能把原著情节全部放进去的,于是它适当做了一些改编和调整,甚至在光源氏被流放须磨就结束了。相比起小说原著,柔和的、漫长的,电影显得更浓烈和炽热,超越人能想象得到的华美。

 

影片以夕颜去世开头,抱着性命垂危的夕颜,源氏在自己的肩头发现了拂不去的樱花瓣,不安的一生也由此展开,如诅咒般。那件沾满樱花的外袍像幽灵似的升起时,夕颜就死了。屋外的樱花树还是绿的,不存在的花瓣却落了她一身。配乐显得鬼气森森,更能衬托出源氏的内心的恐惧、迷惘、和不安。

源氏肩头有樱花飘落
夕颜因六条妃子的生灵嫉恨而死
樱花飘落

 

夕颜的死,有恐怖、诅咒,也有情欲的暗示。很快,源氏就进宫和藤壶幽会。这一场戏让我十分震惊,源氏化妆扮成宫女,掩人耳目潜入宫中,与自己父亲的妃子私会。

源氏妆扮成宫女与藤壶中宫私会


见源氏来,藤壶有意躲避,源氏则扯住了她的衣服,她不惜抛弃衣服挣脱,两人僵持不下,最终还是被情意折服。他们相拥在一起,源氏则想起了幼年时的一段记忆,母亲桐壶更衣也曾这样抱着他,以额头相抵。

藤壶中宫与源氏
母亲桐壶更衣与源氏


紫姬出场时,源氏这种依恋和无助的状态才发生了转变。虽然种种证据表明,是因为紫姬肖似藤壶、肖似桐壶更衣,源氏才把她带到身边来,培养成理想的妻子。但电影的处理让我感觉到,源氏也是把紫姬当成了幼年的自己来看待。


与紫姬会面时是黄昏,孤苦伶仃的紫姬一个人跑到野外去了,源氏决定亲自去找。黄昏中,他的背影呈近景,将远处幼小的紫姬框在了画面里,再由远及近,慢慢看到她的侧脸和眼睛。这一幕与幼年的源氏相似,甚至是重叠的。他对紫姬的同情和怜惜,可能也有对自己的怜惜。

源氏找到了独自出门的紫姬
紫姬站在夕阳下


源氏心里可能也明白与藤壶的关系不可能再发生逆转,他注定要失去所爱之人。于是将紫姬当成得不到藤壶的一种安慰,故而不惜一切将她带回来,即使是与紫姬的父亲作对。


那之后,藤壶怀孕,就不再见源氏。他在屏风外两次吹笛,也得不到藤壶的琴声相和。只有在桐壶帝临终前,二人才得以相见。

藤壶拒绝源氏


影片中见面的这个场景也十分动人,除却感伤桐壶帝将死,也有对藤壶中宫克制的思念。藤壶还未到来时,源氏就已经在等。他低垂着头,只见女官的十二单衣拖曳过地面,就知道藤壶快来了,他仅凭衣服就能认出她。

女官所穿的十二单衣
藤壶中宫的十二单衣
源氏眼中映着藤壶中宫所穿的十二单衣紫色

 

桐壶帝也是十分温柔的人,他应该早已洞悉一切,故而在临死前决定成全源氏与藤壶,让他们能够完成合奏一曲的愿望。


但我想,这可能是藤壶选择出家的重要线索之一。她身上背负着沉重的道德感,与源氏的关系已经令她精疲力竭,而明白了自己的丈夫早已知晓这一切——对源氏来说,可能是一种原谅和爱,但是对她而言,这或许是一种惩罚。

藤壶中宫与源氏合奏


葵姬的死亡发生在与六条御息所争道事件之后,将众女子为源氏着迷、嫉妒和痛苦的感情推至高潮。葵姬在这场争执中胜出,六条御息所嫉恨她,实则是怨恨源氏公子的无情。于是她的生灵再次作祟,不得已害死了葵姬。这时我们会联想到电影开头,夕颜的死也是六条妃子生灵所为。

 

电影里与源氏化妆入宫一样令我震撼的一幕出现了,源氏偷窥六条御息所在水边洗头发。他早已和附身在葵姬身上的生灵有过对话,心里明白那是六条御息所,故而前来确认,发现六条御息所的头发果然沾染了葵姬屋内的罂粟籽香气,于是悄然离开。

六条御息所在水边洗去生灵作祟时所沾染的罂粟籽香气


影片诸多细节都非常巧妙,夕颜的房间里是白色葫芦花的屏风,藤壶中宫看起来应该是紫藤花,源氏是夕阳与展翅的仙鹤,桐壶帝的是象征权力的龙与凤,弘徽殿女御的是浓烈的牡丹或芍药。

夕颜的房间
藤壶的房间
桐壶帝的床榻前,屏风是象征权力的龙凤(男孩是藤壶与源氏的儿子冷泉帝)
源氏背后的屏风是展翅的仙鹤
弘徽殿女御背后的屏风是牡丹或芍药


而象征着紫姬长大的,是她在等待中日渐长长的头发。

紫姬在等待源氏


片头幽灵般的樱花和外袍再一次出现在影片末尾,即便已经知道今生会和紫姬相守,但源氏或许还是不明白自己追寻的到底是什么。


他跟着走出门外,那棵巨大的樱花树已经是粉霞漫天。原来母亲死后,他在这里发现了一个树洞,于是年幼的源氏捧起落在地上的樱花去填,又用石头将其堵住。长大后再来看,发现不但没填满,反而更加深不可测了。

源氏长大后去看小时候填埋的樱花树洞


这一段集中展现了导演对《源氏物语》的理解,他让源氏向自己的内心发问,“我到底在追寻着什么。


源氏的种种自寻烦恼,投身苦海,为他所困的诸多女子,种种痛苦情状,皆因他内心深处无法填埋的洞而致。在小说中,作者也曾评价:为了恋情,源氏公子一生一世不得安宁。

 

结尾处他穿上了那件一直困扰自己的樱花外袍,在树下起舞。或许是已经悟出了答案,也可以理解成接纳诅咒自己的、令自己不安的一切。

源氏在樱花树下起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热带鱼:献给所有爱做白日梦的人

夏日之王 | 和好朋友搭个小木屋住森林里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