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醒

<大角咀社區報>由大角咀街坊發起,希望可以每兩個月發行一份區報,分享區內的大小事。如果你有興趣加入製作團體,請填妥以下資料,我們將於稍後聯絡你。 https://forms.gle/Cp78YdYSs71bn4zu6

疫情反思:公共空間

發布於

如果有朋友問起,大角嘴區有什麽公共空間,你首先想起哪些地方?建於1999年的樂群街公園?抑話有齊各種康樂設施的大角嘴市政大廈?

根據Google Maps資料,把富柏、富榮、南昌公園也計算在内的話,大角嘴總共有10個政府核下的休憩公園/球場和1個體育館。各公共空間分佈如下:

大角嘴區内的公共空間(紅色框内為大角嘴區)

除了政府核下的休憩空間,區内都有不少私人發展公共休憩空間,如奧海城一期、滙豐中心花園平台、港灣豪庭平台等。「私人發展公共休憩空間」(Privately Owned Public Space,簡稱POPS)是指位於私人物業內由私人管理而公眾可以進出、使用及享用的休憩用地。POPS可分五類:

1) 公眾綠化空間、

2) 廣場、

3) 庭院、

4) 小型休憩空間及

5) 長廊。

POPS由地政署及屋宇署負責。屋宇署與業主有簽訂《撥出私有地方供公眾使用的契約》,條款包括︰

1) 業主須開放用地予公眾作行人通道或靜態休閒活動之用;

2) 業主須自費保持所撥出的地方清潔整齊;及

3) 如果業主不執行有關契約的規定,政府可按契約條款作出跟進行動,例如要求業主拆卸安放於用地上而會阻 塞公眾通道的工程。


對於一個人口10.6萬(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的小社區來説,區内現有的公共空間足夠應付居民的需要嗎?新冠肺炎疫情下,各公共空間的防疫措施有做足嗎?對區内不同人有什麽影響嗎?

設施封閉

七月十五日,康文署暫停開放所有較早前重開的康樂和文化場地、設施,直到九月十一日才再度陸續重新開放。大角嘴體育館、大角嘴圖書館和各休憩公園的遊樂設施都是本措施涵盖範圍内的。

位於大角嘴北的樂群街公園,防疫措施都有做足。平時充滿著銀髮「棋王」的涼亭整個被圍封了。俗稱為「馬騮架」,小朋友路過最喜歡爬一爬的的攀爬架同樣被膠條圍封了。撇除這些因素,公園裏頭還是充滿著街坊。根據記者的觀察,對於以公園為休憩空間的居民來説,一系列的防疫措施對他們影響並不是這麽大。假日依舊有家庭傭工三五成群前來憩息。「棋王」們下棋的意欲更是沒有受阻,帶同私家棋盤,到公園沒有被圍封的長凳上,如常地下棋傾計。

綜觀以上情況,公共空間防疫措施的成效存疑。是政府公共場所保安把關不力,還是存在灰色地帶,導致實質上執法有難度?這交給讀者判斷。

限聚令

7月7日,香港新增14宗案例,其中9宗本地確診,5宗有旅遊記錄。7月8日,香港新增24宗確診個案,19宗本地確診,其中5宗源頭不明,正式為香港第三波疫情揭開序幕。讓我們先翻查限聚令《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群組聚集)規例》(第599G章)下公眾場所群組聚集的人數上限的變化:

限聚令情況

南昌公園票控行動2

其中,區内的南昌公園更先後2次有人懷疑因違反「限聚令」被發出定額罰款通知書。7月28日,警方向12名年齡介乎60至80歲的男子發出定額罰款通知書。其後,9月16日,警方再向7男2女,年齡介乎42至70歲,發出定額罰款通知書。從兩次票控行動來看,被票控的都是上了年紀、多年來習慣了到公園聚舊的人士,甚至不排除牽涉在南昌一帶的無家者。

可見,除了老人家要花點時間來改變既有的生活習慣,無家者都盡受到疫情影響。我們所有人,包括政府、區議員,甚至居民都可以略盡綿力,幫助社群内無家者,渡過此難關。(延申閲讀:#KindnessMatters

7月28日警方票控行動。(警方提供圖片)
9月16日警方票控行動。(警方提供圖片)

暫停開放

私人公共空間(POPS)如港灣豪庭平台亦於新冠肺炎期間實行了應對措施。港灣豪庭物業管理處向地政處申請了暫停其對外開放,由原本的朝7晚10更改為全天暫停對外開放,直到9月20日開放時段才恢復正常。這固然能減少非住戶到港灣豪庭平台聚集,減低病毒傳播的風險。同時間,街坊心中應該有兩個疑惑:

1)港灣豪庭平台原來是私人公共空間?

是。於2003年入伙,當時港灣豪庭的凖買家,有的對於開放範圍有誤解,有的連平台是公共空間都不知道。譚小姐是港灣豪庭一手業主。譚小姐指,購入單位是對此政策一無所知,直到後期在網上討論區看到住戶間的討論才知道。所以別説區内街坊,連屋苑的住戶都未必知道自己居住的屋苑存在私人公共空間。

2)各私人公共空間有足夠資源營運嗎?

上面提及過,根據《撥出私有地方供公眾使用的契約》,業主須自費,保持所撥出的地方清潔整齊。經營一個私人公共空間,物管處需要處理其設施分配、保養、人流、保安等問題,經費不少。可是,經費又不能盡省。保安人手不足,便無法看顧這麽多人同時間在POPS活動。有街坊建議,政府可以推出措施舒緩業主的負擔,例如每年會對平台開支如維修、保安員薪金、清潔等費用提供補貼。當然,不少聲音亦覺得,堂堂一個發展商應有責任、能力分配資源,妥善管理其私人公共空間。POPS顯然是一個值得大衆深入探討的話題。

另外,POPS的應付能力亦是另一個關注。以港灣豪庭的POPS爲例,此屋苑本身已經有3000多戶,休憩空間對住客的比例相當低, 平台使用率甚高。隨著人口增長,屋苑近年越來越多小朋友,兒童室内室外遊樂空間分別只有1個和2個,屋苑内部需求都未能達到,此空間已經接近飽和。

公共空間能反映一個城市的規劃妥善與否。希望大家在疫情期間,除了留在家抗疫,都能思考區内休憩設施的使用(延申思考:南昌公園新增的種菜空地、聚魚道狗公園咨詢)。無論如何,大家見字戴罩,保持個人清潔衛生,做足洗手五大步驟,減少聚集。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

民間記者Estela Wong

KindnessMatters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