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44 articlesIn total 11598 words

謐兔

滴水盡掌帷幄間, 攬湖坐擁江山殿, 伏海執皇眾臣拜, 誰敢同我伐蒼天?

致伊甸

謐兔

寂靜聖堂, 虛魅幻想, 腐朽田園, 極樂風光。請將血肉祭向亞當, 再讓靈魂回歸夏娃, 餘下髏骨贈與罪蛇。換來那智慧之…… …… 於是, 血肉生長, 靈魂復甦, 髏骨重組, 成為聖徒。

百兵詳解—破靈絕殺刃

謐兔

「一刃絕殺間,萬物入永眠。」 此刃總長三十厘米,其柄十,其刃二十,柄厚約一厘米,寬二厘米,刃開雙面鋒,呈純淨透明狀且不折射,柄為千年黑杉木所製,幽黑至極,刻有上古奇陣「破」,刃為無影幽金所造,乃一特殊金屬,其無色透明,卻又堅韌無比,開鋒過後,能削石斷金,傳為上古奇匠奉命鍛造予其帝之隱身衛士所用。

百兵詳解—時空境界珠

謐兔

「剎那數千年,一步無止境。」 此珠看似一純淨水晶珠,外表光滑清澈,外可見有金線佈滿陣法於其軀纏繞,直徑約五釐米,若以光透之,更可隱約見其珠內陰刻無數線條,乃是無數陣法交疊而成,珠體乃採異空之散落空間碎片聚集成珠,輔以萬煉金精定其神性,刻印無數操空陣法與神識陣法而成,其製作者已不可考據。

玄神之二

謐兔

一口吞日月, 再飲川江海, 三千腹中盈, 大道何悠哉。

四性

謐兔

苦痛造凶物,暴怒幾浮屠, 天羽照月貓,偽作人心路, 大道常輪轉,平衡歸靈兔, 沉詩入深裡,臨淵誕禍福。

詩房

謐兔

那是扇古樸腐朽的門,門上有著十二道刻痕,彷彿經歷了無數歲月,開啟了它,映入眼前的便是擺在桌上的五本薄書,桌上布滿了灰塵,奇異的是,那五本書卻纖塵不染。略微抬頭,可以看到椅後的牆上掛著五幅壁畫,其上著畫著奇異的五種色澤,看著看著,彷彿墜落五種痛苦之中。

異想—死靈師

謐兔

化泥肉成灰, 膿血交相隨, 碎末骸與骨, 消神腐魂罪。

幽夢輕燭

謐兔

可以看到,那是一盞淡淡的燭光, 但是我看不清楚燭身的色澤, 唯有那一縷幽綠的燭火緩緩燃燒, 雖是燃燒著,卻看不見消融, 彷彿燃燒著虛無, 將視角稍微拉遠,卻看不到他的容器, 剎那間的影子, 有燈籠、有神龕、有燭台, 影影綽綽的幻象閃過, 我不確定那是甚麼, 彷彿燃燒著我的記憶,我...

高階死靈師

謐兔

因果是為骨, 萬物皆成肉, 輪迴交作血, 天道就其魄。……以此界為屍。

擺渡人

謐兔

黯淡蒼穹明月光, 幽幽黑夜鐮刃芒, 船搖擺渡千餘載, 向死而生冥燈揚。

終究凡人

謐兔

我欲窺道之一隅, 奈何此身凡瞳障蔽, 我欲行道之一徑, 奈何此身凡體迷尋, 我欲論道之一意, 奈何此身凡語難及。縱心有萬千千道之殘痕如影, 卻眼不見、身不行、語不及, 大道無窮際, 凡人何以形, 實在可惜。何謂道?是命?是跡?是汝?是吾?是天地?

玄神

謐兔

其身孕大道, 其魂衍乾坤, 其靈載天地, 其情化蒼生。

五災—其之一~五

謐兔

第一道災厄是拉美斯凱的詛咒,詛咒世間萬物隨其身腐朽凋零,在那銹紅的眼瞳之中,化作無垠黃沙,毫無生機可尋。第二道災厄是薩爾絲托的痛苦,痛苦世間萬物隨其魂腐爛絕望,在那霉青的雙臂之間,沉入無邊泥沼,毫無希望可覓。第三道災厄是阿爾瓦多的瘋狂,瘋狂世間萬物隨其靈崩潰瞻妄,在那晶紫的顱腦之巔,墜入無盡幻象,毫無理智可期。

謐兔

三盼紅花開滿顏, 二願赤蓮繚心尖, 一樹堂皇楓秋葉, 烽火燒盡九千年。

單行詩—飾言

謐兔

納我魂中塵, 渡我心長河。

霜舞

謐兔

眾星之下,磷光輝煌, 凜冽風雪,徹骨寒霜, 在槲寄生下,她自白果中生長, 在暴雪夜下,她於生死中來往, 指尖閃爍著三寸輝芒, 眼角繚繞著一縷柔光, 踏在冰冷的層雪之上, 舞於溫暖的人心中央, 她是真實的愛與夢鄉, 她是虛幻的神所期望, 她是凜冽的風霜, 是柔和的希望, ...

孤星之主

謐兔

心如淵,意更深, 左手持香蓮,右手捧冥箋, 雙眸似海底,頭顱歸虛焉, 迷離之夢,夢中迷離, 唯有祂在深深嘆息。銀月恰似一抹哀傷, 繁星更拱悲戚, 立於孤星之上,哀悼孤寂, 此界唯祂而已, 此心唯我而已。

不淨情

謐兔

此身入不淨, 蠅蛆自相迎, 糜腐爛膿血, 溫柔極樂境。

晶舞

謐兔

沉於山雪畫九月, 耀於寒月下, 紫晶華光流淌其身, 翡翠雙瞳神形燁燁, 神如此光煌耀目, 卻流落一絲清淚。身衣金銀絲, 頭飾圓鑽碎, 伴著淒涼玄遠之嗓, 步向前,踏出彩鑽光輝, 後一履,隱沒晶芒微現, 舞落霞光盲人眼, 一如萬年前, 萬歲殿中頸上華璇。

不淨的湖

謐兔

平靜的湖來了隻雀, 輕啄幾下湖水, 隨之而飛, 牠的影倒映著, 彷彿墜落湖面。平靜的湖來了隻鹿, 輕舐幾下湖面, 隨之而退, 牠的影倒映著, 彷彿步入邊界。平靜的湖來了個人, 飲盡一池湖泊, 隨之而見, 他的影豎立著, 映在爛泥層疊。

雙像之二

謐兔

零落愁心一片葉, 為誰墜身瞬刻間, 初夢深宴千盡微, 始境情醉年復現。---- 第二首雙向詩

不朽創作

謐兔

萬色萬象盡是空, 沉澱於悠久的時光, 不變的主調存在永恆, 每當一幀歷史流淌而過, 來不及看盡的一瞬深深烙印眼瞳, 閉上眼, 那不熄的心火於胸, 萬千的文字劃過身魂, 古老的悠揚聲息沁入, 放任千萬年匆匆一過, 縱使海水乾涸山河變遷, 唯有人們的意識不朽, 在那古老的石碑之上。

律星之主

謐兔

三千五百顆星的流轉之間, 每道星光的指向皆有其向, 其律由神而定, 由靈而命, 三千五百的弦在其指尖微顫, 一彈一奏一引一弓, 萬象萬千萬景萬業, 祂披著三千五百銀光, 撫著三千五百命運, 被這三千五百的弦, 死縛其中。

雷雨

謐兔

雷光,在夢境之中閃爍, 卻無絲毫的雨滴墜落, 一閃一滅, 恰似心中渴求光輝。雨來了, 轟鳴的聲響撼動心弦, 如同淹沒萬物般的聲音掩蓋住一切, 狂風呼嘯, 雷音破碎。而我心始終寧靜, 隨著雷光明滅。

神使

謐兔

如漿的水晶攀爬在祂的身軀, 自雙眼生長而出的是空無的夢境, 雙手打開足以壟罩所有人的意識, 流淌而下的純淨神血污染眾人之心, 口中呢喃的是白色的話語, 一次又一次刷洗污濁的心靈, 最終只剩下一片純淨。破碎的羽毛飄散在湖面, 斷裂的羽根插在心臟之上汲取著不淨, 伴隨著伊甸氣息, 待禁果的殘渣物歸原主, 再將血肉還給亞當。

披著狼皮的羔羊

謐兔

在門下的守衛是純淨的羔羊, 其身披著染血狼皮, 手生利爪, 獠牙猖狂, 雙眼鮮紅, 身染悠遠氤氳, 貪求著血肉, 與平靜相對的是狂躁的火, 與平和映襯的是進食的欲, 她是狩獵的主宰, 是原始的皇。

月沒

謐兔

爾今之日,紅月當空, 誰人同看月沒?恰似清風。沈醉之時,大甕當桌, 何人共飲此盞?如同幻夢。赤緋之彩灑落, 此世與我墜入殷紅, 徒留不過心上半寸微涼刀鋒, 與稠血一壺、屍首一盅。

安寧的貓

謐兔

我曾看見那個場景, 那是一個高瘦的男子, 穿著寬大的黑袍, 在他的背後, 跟著很多很多的貓, 有殘缺不全的, 有年邁老顏的, 有剩下骷骸、破碎不堪的, 有尚未睜眼的, 而那人只是緩緩地走著, 貓咪們在他的背後跟著, 在他的身上攀著, 在他的心裡躺著, 而那...

十二門的主宰

謐兔

第一扇門的主宰是餘燼與煤煙的硫磺之主 第二扇門的主宰是迷境與磷光的黃昏之主 第三道門的主宰是薄霜與晨露的雪晶之主 第四道門的主宰是稠血與鏽刃的殘痕之主 第五道門的主宰是黃沙與骸骨的埋葬之主 第六道門的主宰是毒障與黴絲的腐森之主 第七道門的主宰是安眠與深香的夜花之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