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eYang

利人與分享、知福惜福與感恩,實踐與自省

經驗人生-有夠嘔與悶的時刻,台灣陷入"新冠肺炎傳染病"危機的無底洞

發布於
修訂於

已經很久很久就不愛看,台灣職棒隊或成棒隊所組成的中華隊參加國際的棒球比賽。因為不知有多少次,每每都會進入以下輪迴:

  • 只要中華隊跟傳統棒球強國對戰,只要比數拉不開(大約只領先一兩分)的比賽。
  • 常常是前三分之二場領先,每每到後半場或是最後一局,往往守不住,不是飲恨,就是一瀉千里。
  • 不知道是不是扛不住壓力 (不習慣人家那四五萬人的球場)?還是哪根筋不對?就會發生莫名的失誤?奇怪的跑位被封殺? 不知為何明明已經很緊要關頭了,還隨便地亂出棒,甚至揮大棒,無法與對方投手纏鬥? 往往就這樣莫名其妙地,原本一場該贏的球,玩到最後,變成輸掉比賽!

心理不是一個"嘔"字可以形容,雖然贏得人家稱讚是位"可敬的對手",但實質上,就是輸,就是技不如人! 讓我覺得國內的職棒強度,完全像是紙糊的老虎,根本不堪一擊!

我常在想,是不是台灣因為是島國的關係,很少有機會經歷大場面的環境,因此容易緊張? 還是,因為球員同儕競爭不像美日韓這麼大,到達一個程度後,就倚老賣老,沒再自我要求,不僅體態變型,常常都在打混摸魚。職棒例行賽還可以唬唬人,到了高張力一場都輸不得的國際賽,就原形畢露。巴菲特名言:『海水退潮就知道誰沒穿褲子游泳。』?我是比較相信後者啦! 反觀,三級棒球(少棒,青少棒,青棒)反而不會有這樣的情形,因為小選手們為了升學得讓球隊搶得好成績,所以都無時無刻積極練球與自我要求!

這次台灣疫情也是這樣,不管是"幸運"還是"真的很會防疫",反正與別的國家平行時空下,好日子過了一年多,全球抗疫還沒看見盡頭,台灣政府早早地就做出"防疫成功"&"Taiwan Can Help"大內外宣的廣告,已做的震天嘎響。若能在歌舞昇平中,讓全國人民,在自由選擇的狀況下,人人都能施打完疫苗,平安落幕,那也就算了! 算是大功一件! 因為這場艱困的疫情中,台灣若能在"無痛中"走過這場百年疫情,屆時,台灣人走到那兒,真的都會有風,我始終這麼期待著。

年初,2021/02/26當日,吳斯懷立委還質詢衛福部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問到,若未施打疫苗恐會影響到經濟、政治及外交層面,「大家都開放,我們開放不了,或者我們還限制別人的入境,請問整個經濟如何復甦?這些都請納入考量。世界各國都在陸續解封,我們怎麼跟得上?如何跟得上?」 陳時中則回應,「以現在的情況應該是說世界怎麼跟得上台灣,上半場是這樣,那下半場是怎麼樣施打的效率能夠符合世界的交通…」吳斯懷這時打斷陳時中,認為他太自信了,並說,「當我們的內閣政府官員太過自信,對國家來講是個危機。你說各國都要看我們,這句話會有歷史的紀錄」。上述提醒仍言猶在耳,我們衛生部長(在疫情來襲前),還加碼,在5/14 英國「金融城早報」(City A.M.)吹噓台灣是全球應變疫情成功的國家之一,籲請WHO及國際社會體認台灣對國際社會的貢獻,台灣能幫忙建立全球衛生體系。

也許老天爺看不下去了! 五月中旬防疫出現破口,到目前越來越多的破口,看看現在台灣的慘狀,身為台灣人,真的臉面無光,很想找個地方把自己埋起來。像是戳破"國王的新衣"的大謊言,才知道我們的政府,什麼都沒有準備好 (快篩,疫苗,流程,染疫人員的安置),格外諷刺,先前在各國疫情中發生各式各樣的狀況,我們的政府原本有充分的時間,去參考規劃與演練,經過這些日子看來,根本就是夜郎自大,三腳貓的功夫只是防堵爾爾,其餘根本沒招,結果真的發生大規模染疫了,完全沒有預備好的應變計畫。

6/9,台灣平均死亡率已達2.9%(超過全球平均致死率2.16%) ,死亡累積人數已達333人 (本土確診人數約11k),6/6下午例行疫情記者會,居然也忽略死亡人數相關的宣布! 自5/19日起執行三級警戒,疫情不見降溫(6/7 又宣布三級管制延長至6/28,我想可能還要延長下去),若每天死亡人數,維持仍這樣2x~3X,到六月底將有接近千人左右。然而,反觀新加坡目前死亡人數才33人(確診人數 62k)。可見對於確診的同胞相關安置與治療的流程,這當中一定出了相當的問題! 但是,中央的弱化無能與故步自封的疫情指揮中心,中央與地方溝通的鴻溝。想必,未來的日子,在沒得到疫苗接種足夠的人口覆蓋前,這場疫情災損勢必將格外慘烈,看樣子,國外曾經所經歷的一切,台灣終將也要複製一次。

每日居高不下死亡人數

又跟棒球一樣,守好了上半場球賽,下半場居然變成輸到脫褲子,棒球輸了,就算了,可檢討以後,再捲土重來,但這場新冠肺炎這場輸不得的戰役,我們卻深陷泥沼中,在沒有完成普遍施打完疫苗前(得70%人口的覆蓋率),這更是仍看不見盡頭的戰爭。目前政府走鐘的疫情應變反應,造成疫情惡化,讓市井小民與各行各業,無端地急速地陷入疫情的恐懼中,各各階層的人們,日常生活丕變,百業蕭條,這一切代價真的太大了。

若能一切按照科學與既有的法令走,不要只要看見"中國",一切都是另一套標準,我們不會陷入如此窘境。若能廣納雅言,超越政治黨派,做好先前"實實在在"的計畫、部屬與演練,就不會發生現在醫療系統的崩潰,確診輕症的人,沒地方安置,只能待在家中,其家人暴露在被感染的風險中。現在好了,好不容易建立的名列前茅的醫療水平,如今,一切都是泡影。現在的政府,是透過台灣人民一票票選出來的,造成這樣的窘境,也只能自行承受,誰也怨恨不了誰!

在南部老家的家父,已安置在護理之家一年多,在疫情來襲前,某天早晨又發生第三次小中風,原本可自我飲食但無法自理生活起居的能力,一下子變成插鼻胃管進食。疫情後頭一回視訊,已經完全沒反應! 高風險的護理之家已早早地頒出親人探訪的禁止令。家母目前一個人獨居在家,因退化性關節炎,行動也不方便,出外採買也著實不容易。全靠宅配方式來維持生活的日常。

在這個當頭,只有好好照顧自己與家人,就是對這個社會最好的回饋。公司比政府宣告第三級警戒的日期5/19,提早兩三天執行"在家工作"模式,當時還分A/B組進行,一下子全廠全員進入"在家工作"狀態,公司也算是規劃得宜,先前早已演練過此模式,因此當事情真正發生時,大家井然有序地進入指定狀態,仍可維持正常的公司運作。

一晃眼也執行一個月了,這種上班在家的日子,雖然身體很自在,但是工作時間常常沒有中場休息,常常一坐上椅子,一晃眼就要吃中飯晚飯,這當中幾乎都沒離開過椅子! 我有發現我的體態有快hold不住的感覺。現在慢慢地找出新的作息時間表,晚餐早早地在六點多進食完畢後,之後,戴口罩去外面快走一兩小時或是到屋頂跳繩三四千下!

疫情前因打網球造成左小腿肚肌肉撕裂傷,雖已經痊癒,然而復原的肌肉仍有不舒服的感覺,按壓患部時,有肌肉緊繃與痛感,用單腳交換跳繩時,發現我左腳單腳顛腳時,根本沒有力量去支撐我身體的重量,著實嚇了好一大跳!經過這兩三周的"加強式的體能"復健,先前感覺漸漸消失了!還好! 慢慢地恢復到受傷前的狀態,接下來,得開始練跑了!

最後,希望天佑台灣,這場疫情災難趕快過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