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土伯

喜欢写作

今夜我们不要温和进入良夜#李文亮#

实在是太难过了,早上看到新闻李文亮抢救无效逝去,对所谓的抢救无效四个字,就觉得很不舒服,由于我长期恶意揣测大陆媒体,嗅出其中表示大家已经做了该做的了,民众看到我们尽力了这层洗脑意味。

接着又在朋友圈看到大家在转发,来自微博的,关于李文亮医生死后被强行抢救做样子的魔幻内容,真的是太失望了,这些官员太恶心了,为了自己的仕途,连死人的尸体都不放过。

这种所谓抢救无效死亡的新闻标题真是太恶臭了,如果我是李文亮的亲人,我会写他一直奋斗在一线救人染病死去,我会写他所作所为,而不是什么抢救无效,一个政府的官方该做的事,这种事有什么好说的,谁在医院死去不是抢救无效,不要用这种字眼弱化事态了,真是太恶心了。

我喝了一点酒,我实在是无法平复难过,当我看到朋友圈里,李文亮医生少年时的照片,再次泪崩,多么可爱的人啊,多么普通阳光的人啊,宁可他不要是英雄,只要活着就好。

我翻开豆瓣,查我发表的在审核中的,关于支持香港医生罢工的内容,发现已经没有了,再一次深深无奈,深深对政府产生呕吐的感觉。我写的是为什么要医生不计报酬,为什么要捧杀医生,连口罩床位都保障不了,却要求医院对病人应收尽收,把患者与政府的矛盾转换成医患矛盾,而这样的新闻,底下却是一片叫好,对政府表示感恩,真是太失智了,就应该像香港医界那样,对政府提出要求,要政府做到该做的,而不是去送命,用医护人员的命平民怨,更可笑的是,大陆微博上尽是嘲笑香港罢工的帖子,嘲笑香港医护人员以罢工应对肺炎,全然不提香港医护人员提出的五大诉求,呵呵,毕竟翻不了墙,什么都看不到,就瞎起哄。某党的存在,让原本是同胞的大陆人与香港人台湾人,产生这么多的恶意,实在是太令人痛心了。

我无法温和度入这良夜,我知道李文亮医生的死去,虽然现在朋友圈有很多人关注,表达愤怒悲痛,但很快又会被忘记,也就是今天,一个刚表达愤怒的人,要求言论自由的人,很快又发布另一则朋友圈,说不要过度,我们只是要改良,不是要毁灭祖国,这些党政国分不清的进水大脑,遇到这种事还失智的话,是永远不会正常了,在他们眼里,不知道党灭了,不等于国灭。我们何尝不希望祖国强大,与自己利益息息相关的事,而我们会被打成被境外势力洗脑的一派,真是无比魔幻的社会。

李文亮医生那天真可爱的模样,他什么都没做错,还做了很多对的事,他这一个月经历了太多太多,而他怀孕的妻子也在重症病房,这是多么绝望,多么无力。他不该这样死去,不应该经历这些,那些恶人永远不可以被原谅,愿大家永远记住他,永远保留他留下的这份痛。

我再次希望有天堂,有鬼神,希望好人可以安息,坏人永劫不复。

哪怕是这篇文章,身在海外的我,也担心会引起麻烦,真是太可笑了,我的祖国,此刻我能为你做什么,虽然我把自己洗脑成对任何集体都不会有热爱的人,但是此刻,看到我故乡确诊人数之多,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离去,我又一次燃起了久违的对生我的这个土地的热爱,我终究是不能脱离祖国这个词的笼子。

愿世界和平,愿人们不再互相怨恨,愿每个人能说想说的话,做想做的事,愿每个人能被公正对待,愿每个人也能体面死去,这些真的不是很简单的事吗?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