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8 articlesIn total 31978 words

论及人,做事实描述,勿下价值判断

阿土伯

不要随意评判别人,如果要,做事实描述,不要做价值判断。比如: 他这个人很小气,改成聚会的时候,他没付他那部分钱。他特别强势,改成别人说话的时候他会打断。他目光狭隘,改成他看重眼前,不看长远的规划。他不好相处,改成他平时一个人独来独往。他很懒,改成他屋子脏了不收拾。

我的家庭觀|承擔家務多的多事,並非女人多事

阿土伯

這個社會有很多刻板印象,比如女人多事,媽媽多事,婆婆多事。現在我自己成立一個家庭後,我發現做家務多的那個人多事,不是自己的媽媽多事。我以前把自己的媽媽當媽媽、爸爸當爸爸,現在再看的時候,知道媽媽也是爸爸的妻子,爸爸是媽媽的丈夫,媽媽也是一個女人,就更能體會媽媽的不容易,女人的不容易。

谈情说爱|我理解的爱情

阿土伯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把一段狗血的感觉或关系定义为爱情,然后打着爱情的名头去性交、结婚、生育、出轨,这样对爱情认知有误带来的结局,很多远远比不上封建时期的包办婚姻。然后他们可能会说一些男人/女人不是好东西、不要相信爱情之类的话。所以,我写了这篇文章,一开始是发表在豆瓣平台,现在稍作修改,放在这里。

转载|说性侵养女案前,想先问问这些可爱读者

阿土伯

原创 帅呆的sixgod 六神磊磊读金庸 今天重庆阳光明媚,但我充满疑惑,有个事就想问问各位读者,尤其是那些特别嗜好正能量口、“大局观”爆棚、动不动自带袖章痛心疾首说作者们只盯着坏事的可爱读者。原杰瑞集团高管鲍毓明涉嫌长期性侵未成年的养女。

恨國蛆?

阿土伯

在豆瓣上發現了之前沒見過的詞——恨國蛆,與之相應的是粉蛆,雙方在互罵。罵別人是恨國蛆的人,是否分清了國家、政府、黨派這三個概念?恨一個黨派不等於恨一個國家,這個能達成一致嗎?美國有共和黨、民主黨,各有各的支持者,恨民主黨不等於恨美國。民主黨滅了,不能於國滅了。

一個大陸人眼裏的臺灣環保

阿土伯

上次寫一個大陸人眼裏的臺灣,居然漏掉了臺灣人的環保意識。我在想用什麽詞來形容一下,真的很難描述,他們在這方面做得真的太讓人折服了,我還是講講2016年於臺北親歷的細節吧。從吃說起,我遇到了很獨特的常見的打飯模式——稱重!這種方式在學校飯堂和外面餐館都有見到,所有菜放在公共區域,大...

寫給未來女兒的信

阿土伯

海賊王超級好看,但是我又不願意陪你從第一集重新看起,所以你可以自己慢慢看嗎。什麽,你更喜歡小豬佩奇?我看看先,如果我喜歡的話,我們可以一起看。“不願意”這個字眼是不是看起來很不溫情,我還想跟你說,我喜歡吃雞翅,我不會因為你是我的女兒,就會讓給你吃。

華晨宇給女粉絲的信(醒醒!當然是假的啦)

阿土伯

上次采訪被問到是喜歡粉絲還是冰淇淋,雖然我說粉絲,但我更喜歡冰淇淋,冰淇淋很好吃的,但粉絲很多時候很煩。我想跟你們說,我是成人了,我有自己的世界、自己的判斷,連我爸媽我都不會讓他們給我做主,你們不要指點我的生活,經紀公司的問題,我自己會處理。

美國人為什麽不戴口罩?

阿土伯

我在美國東北的一個小鎮子上,鎮子上已買不到口罩了,一方面是亞洲人囤貨,另一方面是前段時間華人購買寄回國內了。但路上沒有一個人戴口罩,偶爾有一個戴口罩也是亞裔。大陸剛爆發新冠病毒時,大陸媒體發表了關於美國流感死很多人的新聞。我們在外網查證,雖然統計方法不同,即大陸媒體故意忽略統計方...

由新冠病毒事件謳歌舉國體制?

阿土伯

大陸媒體、網友舉出其他國家在應對新冠病毒的一系列腦殘操作,並一起謳歌舉國體制。關於這個我想說: 1、以己之長,比他人之短,得出已更好,這個邏輯是不成立的。就像你不能說我們在乒乓球上打得比美國好,所以我們體育比美國好。2、任何體制都有優缺點,沒有完美的體制,只有最不壞的體制,而這個...

從陌生人間互動見公民素養

阿土伯

q剛正要進樓,看到一個美國學生出來,我知道他看我小跑過來,一定會幫我抵門,雖然不認識他,但是我十分確信,果然這個學生幹脆靠著門等我過來,我跟他說Thank you,haveaniceday.他回Youtoo. 這種陌生人之間的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

《海邊的卡夫卡》讀後感

阿土伯

這兩周在讀《海邊的卡夫卡》,讀得不大連貫,導致更不容易讀懂這本書。不管怎樣,這本書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小說開頭細碎地講述了15歲的少年離家出走前的一系列準備,我看著有點疲累。但越到後面,隨著田村卡夫卡和中田兩條線的平行敘述,每一個節點都很精彩,我會很想知道這條線會發生什麽,而這時,...

為何你們只是溫順的哭泣,人權何在?

阿土伯

這是一條甘肅省用來宣傳自己為疫情做了政績的新聞:被剪去頭發,派去援助湖北,多麽感人至深,多麽體現甘肅省官員們日夜勞作,心系天下。真的又惡心,又憤怒,讓人不適。我是在一篇罵他們的文章中看到這條新聞,很多大陸朋友在轉發,為如此對待女性感到憤怒,他們的關註點是男醫護人員沒有被剃光頭。

壹個大陸人眼裏的臺灣

阿土伯

台湾离岛:兰屿岛四年前的春夏,我在臺灣大學訪學近半年,期間有過兩周的環島旅行以及其他短暫旅行。雖然每個地方待的時間不長,但對臺灣以及臺灣人的認知,應該遠甚許多大陸人。也因此,有幸對兩岸人之間的隔閡,了解了更多。壹、我如何看待兩岸統壹的問題 首先,直接面對這個最犀利的問題,兩岸統壹問題。

大陆少数人的内心世界#致同胞#

阿土伯

matters充斥着香港人、台湾人、大陆人这些字眼,我呢?作为一个大陆人,我不属于matters里描述的那类大陆人,我支持香港、台湾,但我没有归属,同时我要承受来自三方的恶意。没能被洗脑成功,在大陆不是一种荣耀,而是一群不被理解的白眼狼,要承受未失智带来的痛苦。

大陸少數人的內心世界#致同胞#

阿土伯

matters充斥著香港人、臺灣人、大陸人這些字眼,我呢?作為壹個大陸人,我不屬於matters裏描述的那類大陸人,我支持香港、臺灣,但我沒有歸屬,同時我要承受來自三方的惡意。沒能被洗腦成功,在大陸不是壹種榮耀,而是壹群不被理解的白眼狼,要承受未失智帶來的痛苦。

今夜我們不要溫和進入良夜#李文亮#

阿土伯

(繁體版方便同胞閱讀) 實在是太難過了,早上看到新聞李文亮搶救無效逝去,對所謂的搶救無效四個字,就覺得很不舒服,由於我長期惡意揣測大陸媒體,嗅出其中表示大家已經做了該做的了,民眾看到我們盡力了這層洗腦意味。接著又在朋友圈看到大家在轉發,來自微博的,關於李文亮醫生死後被強行搶救做樣...

今夜我们不要温和进入良夜#李文亮#

阿土伯

实在是太难过了,早上看到新闻李文亮抢救无效逝去,对所谓的抢救无效四个字,就觉得很不舒服,由于我长期恶意揣测大陆媒体,嗅出其中表示大家已经做了该做的了,民众看到我们尽力了这层洗脑意味。接着又在朋友圈看到大家在转发,来自微博的,关于李文亮医生死后被强行抢救做样子的魔幻内容,真的是太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