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恙Wuyang

周六不喝伏特加的时候,习惯性偏头痛。

外婆的煎饺

我的外婆是山东人,来湖南许多年,依旧乡音无改。我一直叫她「奶奶」,这种错乱的称呼方式一直延续到现在,我不知道原因,也从来没想过要去改变。

都说祖孙情隔代亲,作为慈母大人的慈母大人,在我的印象里,论慈爱程度,她大约是我妈的三次方。记得小时候,我妈就常说:「你以后要记得你奶奶的好……」现在想来,我应该是记得的,但是脑子里全是关于吃的画面,这大概就是人间自是有情吃吧?

在我小的时候,我是很抵触去幼儿园的,总是想尽办法拖延,变着法子折腾家里的大人。总是要我爸把我先送到外婆家,然后由外婆送到幼儿园,到了幼儿园门口还死活不肯进去,幼儿园阿姨在里面拉,外婆在外面推,仿佛生离死别一番才强忍着泪水三步一回头的走了进去,在大门关上的刹那,还要朝着外婆大喊:「奶奶!你要妈妈下班来接我!」或许,对那个时候的我而言,去幼儿园的苦难程度不亚于被关进了监狱,「不自由毋宁死」。

其实,关于幼儿园的记忆不总是那么不美好的,但大多数情况下,我都是一个人坐在小凳子上嚎啕大哭一上午,或者站在门口默默流泪,化作一块望娘石。等到中午哭累了,被阿姨牵过去吃饭。幼儿园的午餐我是不爱吃的,现在能想起来的就是泡饭的南瓜汤,渐渐的,我把一整天对幼儿园的期待放到了下午回家前,离开幼儿园的时候,每个小朋友都能领到一个小点心,有时候是花卷,有时候是葱卷,一直到现在,我都觉得幼儿园有最好吃的葱卷。

好像有那么一次,早上我被送到外婆家,我爸刚一走就开始闹腾起来,好不容易被外婆安抚下来,我就发现舅舅在吃早餐,就着咸菜吃馒头和稀饭。此时我开始了找茬模式,气鼓鼓地看着他,然后对外婆说:「吃饭的时候不能啪叽嘴,你让他不要啪叽嘴。」舅舅一阵木然,又夹了一根咸菜放到口里嚼了起来,不仅啪叽嘴,还嚼得铿铿作响,十分有气势,大概是发现我死死盯着他,他端着稀饭馒头咸菜换了个地方,走到了房间的另一边,找了一张小板凳坐下继续他的早餐,我目光随之而来,有些带着哭腔说:「吃饭的时候不能啪叽嘴!」舅舅看了我一眼,放下了咸菜,狠狠咬了一口馒头,而我依然是那句:「吃饭的时候不能啪叽嘴!」这时外婆狠狠瞪了他一眼,说:「你给我出去。」舅舅只好拎着他的早餐三件套出了家门,蹲在屋外的楼梯上……

那天可能是我短暂的幼儿园生涯里最具反抗精神的一天,后来三个阿姨加上外婆都没能让我踏进幼儿园的教室半步,外婆只好把我带回了家。我也不看电视,不玩玩具,就在她房间里坐着,在生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看见她提了个煤炉进来,架起了一口锅,在我面前煎起了饺子,她不说话,我也不说话,她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锅里的饺子,我一会儿看看饺子,一会儿看看她。不多久,一小碗煎饺就盛了出来,「吃吧。」

和外婆待在一起的时间总是和吃有关,到现在去外婆家,她看到我的第一件事情还是去拿吃的给我,总是和小时候一样,我手里能抓多少她就拿多少,手上有了空闲她就补仓。我记得她常烙饼,有时候是韭菜虾皮馅儿的,有时是南瓜饼。她做的馅饼韭菜极多,中间夹着星星点点的虾皮,那种咸鲜的感觉有种海滨的质感。至于南瓜饼,我从来没见过外婆是怎么做的,现在想来应该是和做糊塌子的方法差不多,将南瓜切丝,打入鸡蛋,放入面粉,用筷子搅成面糊,用盐调味,烧热油锅,倒入面糊,摊成饼状,煎至两面焦香。小时候常常吃的南瓜都是做汤做羹,偶尔自己家会炒南瓜丝,但做成这样的南瓜饼,让我瞬间有了一种别开生面的感觉。有印象我妈好像也在家做过南瓜饼,至于味道,完全不记得,反正她再也没做过了。前段时间回家,和我妈一起包馄饨的时候,她在感慨外婆擀饺子皮的手艺她一直没学得来。

小时候的我总会有些怪脾气,家里吃饭要是桌上没见着三个菜碗我是拒绝的,我妈遇到这种情况,根据她丰富的斗争经验,随便找个小碟子,放块腐乳或者别的什么咸菜,凑齐至少三个碗,然后静静地看着我。到了外婆这,她只要在桌上放盆饺子或者一盘她烙的饼,我分分钟被招安。

外婆其实算不得对吃有多讲究的人,自己吃饭的时候常是应付,几个剩菜碗混在一起热一热就能解决一顿饭,有时候问她碗里是啥,她会说乱七八糟大杂烩。但是,我待在她身边的时候,好像她又化身为一个味觉的魔法师,让我的味蕾沉浸在各种滋味里。那时候外婆带我去买菜,路过卖炒米糕的摊子,问老板要了一小块塞到我嘴里,大概看我吃得欢,就让老板称了些;看到有人推着车卖柿饼,她就牵着我走过去,从柿饼堆里挑出一个,弹了弹上面的糖霜,掰下一半给我,问我甜不甜;甚至有一次,看到一个新疆维族人推着车,上面放着像宝塔一样满是花生瓜子装饰的食品,她也会去买一块放在我手里,等我长大了,才知道那是切糕。

大概是去年过年的时候,那会儿我还没来北京,一个下午,家里就剩我两,看着电视,她突然很兴奋地对我说:「上次别人给我从北京带了好吃的,要不要尝尝?」我一个劲点头,她立刻起身蹒跚着回房间,在柜子里翻了翻,拿了一盒写着「京城八绝」的糕点放在我面前,「拆了它。」我三下五除二,给外婆一块,我一块,只见她拆了小包装,咬了一口:「算了,别吃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