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H先生

先生不知何許人也,亦不詳其姓字。宅邊有 H 字樣,因以為號焉 閑靜少言,不慕榮利。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貧,不能常得。親舊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飲輒盡,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環堵蕭然,不蔽風日;短褐穿結,簞瓢屢空。——晏如也。常著文章自娛,頗示己志。忘懷得失,以此自終。 贊曰:黔婁之妻有言:「不戚戚於貧賤,不汲汲於富貴。」極其言,茲若人儔乎?酣觴賦詩,以樂其志。無懷氏之民歟!葛天氏之民歟!

「X,為何我不在那裏」朱凱迪、岑敖暉、黃之鋒台北談香港反送中

注意:此文為一個台北上班族下班後,參與活動現場之個人筆記與詮釋,並非逐字紀錄亦非記者報導,僅擷取部分個人認為值得討論之言論紀錄並夾雜評論,勢必會缺少部分脈絡並只能代表個人的看法,細節延伸的議題擇日再分享看法。

民進黨發言人周江杰、立法委員林昶佐、岑敖暉、黃之鋒、香港立法會議員朱凱迪


想了解全貌,建議觀看今晚錄影:https://reurl.cc/RddVaZ。同時搭配前一晚在台中的錄影服用:https://reurl.cc/K6616n

9/4 晚間,朱凱迪、岑敖暉、黃之鋒來到台北,參與光合基金會所主辦的「香港怎麼了?台灣怎麼辦?」,主持人是民進黨發言人周江杰,與談人則是立委林昶佐,光合基金會董事長李文華亦全程聆聽;活動前恰好林鄭發表電視講話,聲稱要撤回逃犯條例,因此活動現場擠入大批台灣與部分外籍媒體來詢問三人關於林鄭此一「好消息」、「正確方向」的看法,運動是否會消退還是會持續等等問題。三人的回應基本上和較核心的支持者接近,如同媒體報導,他們認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林鄭不回應呼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反對政治改革與普選等訴求,這場運動不論是客觀上或主觀上都會也應該繼續,畢竟撤回逃犯條例已經是六月時的訴求了,現在回應不切實際,同時也忽視了後來引發更大反彈的警察暴力問題、白色恐怖蔓延香港等的問題。現場台灣主流媒體的提問多是如何回應林鄭政府宣布要撤回法案等等,屬於一般民眾關心的淺層提問。

台灣勢必有部分人士看他們訪台是「台獨、港獨勾結」,這種亂貼標籤、不聽實質討論內容的評論,本文直接忽略不談。

活動海報以黑黃當主色調


黃之鋒岑敖暉熱血,朱凱迪富謀略

綜觀而言,今晚大抵屬於朱岑黃三人來台分享呼籲,目的在透過對談讓台灣民眾進一步理解香港這場運動,呼籲台灣人關注香港並站出來給北京施壓,他們認為台灣對香港的支援效果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強,同時呼籲明年一月台灣的選舉是對香港反送中運動最好的表態,共同對抗中共極權政權的全球擴散;我的觀察是,黃之鋒與岑敖暉是正在成熟中的運動者、聲音充滿熱血與個人魅力,朱凱迪則政治歷練較深、看很透,喜歡從脈絡切入談問題的謀略型政治家,聽他詮釋這場運動非常有趣。

香港這場反送中運動為何與台灣人有關?

香港警察過度暴力大家都已看到很多,因此開頭朱凱迪與岑敖暉主要試著解釋「香港這場反送中運動為何與台灣人有關?」,主要論述是台港共同面對中共極權與監控的蔓延(例如台灣聲援反送中運動的香港僑生,六月時敢露臉聲援,到了八月全都戴上口罩了,明顯感受到受監控與獵巫公審白色恐怖的蔓延),面部辨識與大數據資料監控;站出來同時也是為了保障台港的言論自由而戰,例如目前香港的白色恐怖,多數是透過公司高層開除支持反送中者施壓,例如國泰航空正在發生的狀況,這些對民主自由底線的侵犯未來勢必蔓延到台灣,呼籲台灣民眾現在就要集體站出來上街頭表態,同時希望用正面的「今日台灣(民主自由),明日香港(民主自由)」看待,這符合他們此行宣傳與串聯台灣各界的目的。他們當然知道來台灣就是會捲入藍綠政黨口水,例如被一方認為被民進黨利用炒作反共催票、拜會國民黨後被立委被放話說黃之鋒閉門時說呼籲不要被特定政黨利用、消費這場運動等等,這些口水與花邊新聞,我認為不重要。

台灣人不要小看自己的力量,北京最怕三種人

朱談到,很多人說既然林鄭已經釋出善意說要撤回,為何民眾不想輕易放棄街頭和回家?朱認為很多人會擔心如果就這樣不抗議了,白色恐怖手段是否會發生更多與更深?進一步看其實中共正在輸出恐怖統治到世界,香港只是當前的風雨前線,真正的戰場在全世界。他認為北京目前最頭痛的三種人就是香港人民、台灣人民與中國人民,因此才需要透過新聞洗腦中國民眾、禁止自由行陸客來台灣接觸實況;他認為千萬不要小看台灣人民自己的力量,聲援香港其實能給中共帶來很大壓力。

「香港終於跟上台灣」

黃之鋒開頭則談了這場運動從六月到目前九月的轉變,訴求的變化,以及6/17出獄後實際投入運動的經過。他談到香港民眾週週數十萬數百萬上街的關鍵在於認清關鍵問題在於「這個政府不是我們選出來的」,民主與結構性問題才是重點,截至今日約1200被捕,上百人被起訴,最小的只有12歲,七個人死亡,攬炒(同歸於盡,玉石俱焚,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的出現,對於一國兩制甚至一國1.5制的徹底失望,走向 Now or Never的決心。黃對這一連串民主運動的深化坦言「香港終於跟上台灣」。到了71衝入立法會,訴求升高到全面直選,同時香港民眾也不畏懼1997年即已進駐香港的人民解放軍,都指向這場運動會繼續下去。

大英百科全書封閉式 V.S. 維基百科開放式的運動

黃形容過去的雨傘運動有大台模式比較像是大英百科全書,由少數人編輯出版;而2019年的無大台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更像是維基百科開放式的百科全書,你找不出單一作者,這是一場由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共同創作的運動,因此更加需要台灣的支持,希望台灣民眾不分黨派顏色,和香港人一起對抗世界最大的獨裁政權。

公民力量夠,不怕有內鬼

岑帶了一下萬劫不復、退無可退的口號,同時也回應即便林鄭說要撤回,但白色恐怖、法治崩壞、變成三等公民的狀況仍在實質發生中,既然運動反抗的是後者,尚未解決,當然運動就不該結束。對於有人提問是否與激進者劃清界線、割蓆,岑回應「絕對不割」,很長一段時間 1.2 百萬人持續上街政府完全不理會,是這個政府教會我們和平是沒有用的。勇武派或衝組使用武力,他認為是在保護後方的人,爭取時間空間,並非要製造暴力,而前線者面臨的是動輒十年牢獄的暴動罪;必須要看清楚誰才是真正握有權力的一方,當然不是民眾這方。他也不擔心暴力會失控,就他觀察每一次大型行動完,連登或Telegram的群組就會有很多討論與反思,討論這樣的行為好嗎?會不會造成不好的後果?很多說服與討論。

至於內鬼的問題,岑則不擔心,只要民間公民力量夠大,其實不怕有內鬼亂搞。他認為 9/4 今天是這場運動很重要的一天,但至於民眾認不認同林鄭希望撤回的這件事,「看一下下一場活動有多少人,就知道香港人是否接受這個運動成果了。」接下來兩個月是非常關鍵的時刻。

支持香港其實是支持自己心中對自由民主的嚮往

Freddy則談了身邊圈子對於香港運動的全面支持,感謝香港人民帶給自己很大的鼓舞,談及他和尤美女立委在立法院處理難民安置以及對《難民法》的看法,處理西藏流亡人士取得台灣獎學金但不能來台就讀的困難,以及他和蕭美琴曾經提過的《難民法》版本,目前很多人認為不需要另外立法可用現行法規,但他認為現行的法規不夠完善,對難民身分的定義不明,法制結構不足,都需要個案討論,耗時耗力;同時也在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的他,也認為需要兼顧國家安全,許多中資假扮成港資來台灣成為國安漏洞等。另外,他不贊成升高香港的旅遊警示,認為這對香港傷害很大,台灣不應輕易放棄香港。他談到中國尚未開放前,台灣是香港影劇最大的輸出地,港片賀歲片人人都看包括賭神等,他認為台灣有足夠的市場支持香港的藝術團體等,應該共存共榮,給更多機會。他認為明年的總統大選就是對香港反送中最好的表態。

台北H先生提問

發問時間有民眾表態支持,有民眾落淚表示關心與心痛。中間有一度沒有人發問或發言,於是台北上班族我就忍不住問了兩個問題:

  1. 三位怎麼看71衝入立法會並摘下口罩的梁繼平,那場格局恢弘、令人頭皮發麻、我個人認會寫入歷史地位的海外視訊演說(我指的是這場歷史性演說:https://reurl.cc/9zzmrY,至於他是誰,Google是個好東西),以及背後想像的共同體,香港本土認同的轉變(我提問時用了香港民族主義這個詞,不太正確,我想問的是香港人認同的轉變,還請見諒)與台灣認同轉變的異同。
  2. 林鄭政府為何打死不肯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如果真的設了會如何?

他們的回答讓我思考滿多新角度,先說獨立委員會。

黃之鋒:香港警察整體有結構性問題,應徹底改革,這非單一獨立調查委員會能做到

黃之鋒認為,香港700萬人,3萬警察已經是林鄭最後的支持者捍衛者了,若找退休大法官公正人士成立調查委員會勢必要起訴或危及這些人,當然不可能成立。警監會都是親北京的建制派,沒有作用。而且就算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出了幾個報告,也於事無補。香港警察整體有結構性問題,應該徹底改革,這非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能做到。

朱凱迪:林鄭撤回條例這招其實是「棉裡藏針」

朱凱迪在問答時間與會後受訪綜合來說,他認為就像中共鄧小平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六四一樣,林鄭也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若真的成立,勢必對這場運動會有很大衝擊,朱凱迪認為因為多數中高齡支持這場運動的香港市民主要是出於「看不下去」、「你不要搞我」而站出來,並非積極想要創造什麼制度或民主,因此如果政府作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就會有很多這樣的市民覺得運動已達目標,動搖立場。但朱認為其實林鄭今天的聲明是「棉裡藏針」,看似說要撤回,其實也是說要等立法會開議再處理,就像原本盤算開學後運動會消退失算一樣,提撤回但要等開議也是藏了手段。朱表示現在立法其實正在討論要不要開議,要不要讓林鄭來施政報告,這正在討論中。

梁繼平的演講與香港本土認同的覺醒

關於梁繼平的演說,黃之鋒和我的看法相似,認為極為精彩,結合了梁繼平長期的關注與參與運動,以及他在美國研讀政治學博士的學理。

朱凱迪則花了滿長一段時間談1997回歸,2008北京奧運高漲的中國認同,2014雨傘運動,2019反送中下香港人認同的轉變,這段期間認同轉變的過程和時間點那段也很有趣,建議直接看錄影,對於理解香港人的認同轉變,很有幫助。理解了香港三十歲以下年輕人認同的轉變,加上對於香港高房價與無未來感的理解,更能了解為何香港年輕人會如此前仆後繼義無反顧地站出來,可能部分是因為 When you got nothing, you got nothing to lose 的絕望感。

朱凱迪也談了梁繼平所發展的公民民族主義,在變動的認同覺醒下能產生共鳴;我今天才知道坐牢的梁天琦是武漢人。他也談了關於2014高漲的香港民族自決訴求,到2019轉變成五大訴求最後一點立即執行雙針普選,看似降低運動目標,但朱認為這其實是一種年輕運動者的智慧,這個定位讓更多民眾能有共鳴而站出來,朱也稍微談到2010年前北京是民主推手這個點,以及運動者如何在遠大的目標之下,務實地調整階段性目標來呼應民眾,這是朱很精彩的一段,下回要再跟他討論更多。

從昨天流出,林鄭的錄音,再到今天林鄭出面說要撤回逃犯條例,不少比較溫和派的朋友都傳訊息或貼文說終於有好消息,看來林鄭這招還是有點用。若不夠了解這場運動的脈絡,很容易就會輕信政客略施小惠的善意,大概有七八個人傳訊息跟我說看到林鄭說要撤回的新聞很欣慰、終於有好消息等等⋯。

這是不是真的好消息,現在說還太早。讓子彈再飛一會兒。

最後說一段小插曲。

今晚黃之鋒描述自己六月初在牢房看到電視上百萬港人上街時說:「幹,為什麼我沒法跟大家站在一起。」

這個「幹」字發音清脆又標準,很台灣。

港獨和台獨有沒有勾結我不知道,但港台髒話,肯定互相融合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