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的事說來話長

M編,在職編輯,分享與編輯有關的事與其他。 「為乾旱流淚,為涼夏可能欠收而不安踱步,即使被人說自己一無是處、沒人讚揚,也不以為意。我想成為,這樣的人。」宮澤賢治 聯繫請洽 easycoverdesign@gmail.com 頭貼 by lulljevic

生生之徒然#5 許多故事是灰

發布於

許多故事是灰。

一直以來都想成為一個有故事的人,或是能寫出故事的人。但似乎,自己被保護得太好了,連眼裡望出的視野,都顯得狹窄與空洞。對日常的起落,下雨或不下雨的天氣,人與人的眼神,看起來都有一樣的輪廓,一樣的迂腐。

不知不覺成為這樣的人了,不習於熱情,也不慣於微笑。練習了一百遍的姿態,或許總讓人以為「哦,他就是這樣這樣的人」。但其實自己骨子裡還是無法相信這樣是對的。

並不認為自己變得消極了,反而對這樣低迷的狀態感到一種微妙的平衡。有時候會試圖尋找一些突破口,從過去裡翻找一些足夠砥礪的事物,在雨天行走,聆聽一些比電影還離奇的人生故事。覺得離未來很近,過去太遠,現實則帶點玩笑意味。

「你都看什麼書呢?」

總覺得無法回答得很好,就像是在問,你都認識些什麼人呢?有時候覺得自己無法撐起局面,只好總是談論別人。那麼,多看幾本書,也就能多談些甚麼吧。我想。


從無名時代就有回顧歷史上的今天功能,在此時此刻回首一年、兩年前自己的模樣,看看那時發生了甚麼事情,看看自己寫下如何的文字。

哲學的思想實驗中有個問題是,今日的我同於昨日的我嗎?

看待一年前的自己,就已顯得陌生,更何況回去翻找從前從前的網誌。無名倒了之後,自己潦草的把文章轉載到了一個陌生的空間。雖然保留了文字、相片與留言,但一串一串陌生的帳號留言,如今卻經常想不起誰又是誰了。

現在回去看以前的網誌,以前的動態,總是不禁這樣想:「這些事情真的曾經發生過嗎?」

我可是紮紮實實的遺忘了高中還有升旗這檔事。


遺忘了備份空間的帳號密碼,無名時代所有的悄悄話都成為遙遠的耳語,彌留在回憶的最底層。幾絲膚淺的印象,同蜉蝣一般,在年年的回顧中朝生暮死。

在幾個公開的留言中,看見了:「我來回訪了!我是誰誰誰,快加我好友!」

那時候儘管一切逐漸走上數位與虛擬的不歸路了,但仍帶點人與人之間探訪的氣息。你進入某個人的網誌,已似於探訪某人一半私密一半裸露的房間。人們熱切的想要「認識」你,於是他願意如例行公事一般逐一翻閱一個人一個人的生活。

如今已沒有所謂的造訪了,只有不斷的往下探、往下探、往下探,看看這深不可測的網路海洋中,正逐漸上浮出多少喧鬧的囈語。

生生之徒然#4 關於借書,買書,看書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