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SUN

生活在美国十年的北京人。物理专业、生医工作,对政治人文感兴趣。

悲情

發布於

我有一阵子不理解,为什么世界上要存在虐心的电视剧,至少我不会想看,每天看些开开心心的不好吗?为什么要自己找不痛快呢?直到我再次被同事气到,因为他的无能与低效,还因此而浪费着他人宝贵的时间与精力,同时又用关心与聊人生来让你放下防线心怀愧疚没有帮他。用我好友的话精辟总结就是,你把他当做卖保险的或者拉你进传销的,当他再对你关心时候,你就没有那么愧疚而是死守防线了。另一个好友的精辟总结就是,他就像是公司的客服,你和他说软件装不上有bug,他建议你去重启电脑和重装软件,或者建议你重装电脑,这样就可以装上这个软件了。就是那种心情烦闷,是绵长的,因为这种事情已经反反复复持续了一年之久。就像持续几天那种一直不下雨青蛙叫个不停地夏日阴天,空气闷热不堪,却又迟迟不给人痛快。这个时候,神经觉得,哪怕狠狠地来一下也好,让我痛苦一下,就能忘却这种默认的浅痛,继续前行,忘却这个反复被撕开新长痂的小口子。

所以我找来了我一直没有勇气看的抗疫剧,这种片子我预想,当你知道了人生的最艰辛,你就会对现在生活充满了感恩,满怀希望与幸福地迎接自己的快乐现实。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开头五分钟不到,就让我脑补出了一部大片。因为现实太深刻了。我停下电视,立刻把当下的心情和思想记录下来。这部片子是一部回溯现实的记录式影视剧,开头恰恰是我们最最熟悉的普通生活中的一个场景,而恰恰是因为它与你我的生活太相似,才最为震撼。试想你在公司加班,或者正在参加朋友举办的活动,你老公突然给你打电话,你第一个电话挂了,然后他不停的给你打,你接起来觉得能有什么事儿这么着急?然而就是像众多美国大片演的那样,接下来的日子现实就是世界末日式的到来。所有人尝试出城出逃,身边充满了像丧尸片一样空气传染的病毒。思永曾经问我,断电的日子能过吗?我还笑答,我巴不得呢,这样就可以不用上班在家休假了,一直看书把这几年想看的全刷了。城市紧接着就不让出门了,而且到处也买不到吃的。可怕吗?这是事实。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地死去,医院都挤不进去,火葬场都烧不过来那些无人认领的尸体。这就是刚刚发生过的。

人的记忆真的很健忘,至少对于我来说,已经忘记了年初的恐怖,也许是因为从未刻骨铭心的别离。又也许时间真的是抚平痛苦的良药。现在,这些又重新想起,它不应被忘却,而是应该更加深刻,比初发生时让人更加有切肤之痛,记忆应如刻刀般一遍遍地加深它的烙印,才能够缅怀当时的苦难,正如人类历史中所经历的种种,如战争中的悲悯。没有人有资格去谴责它,因为你连同情和帮助它都没有做到。

当下,当一切疯言疯雨语错综复杂都被时间洗刷得清晰起来,也许才是更适合谈论它和回忆它、缅怀它的时候。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