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木

不友善,也不友好

半夜

發布於
在曾經最暴躁的某段時間裏寫下的故事,半虛半假

三更半夜,睡不著,起床,

像個傻叉一樣騎著單車,看這個城市的夜景。

有路燈,

有流浪漢,

燈紅酒綠的地方還是燈紅酒綠,

有人看著我,

高架橋里能聽到兮兮索索的聲音,

下坡路,風很大,車子很快,很爽。

上坡路,我一路猛蹬,然而並沒有我想的那麼艱難,周圍的人很輕鬆的被我超過了,還是,很爽。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輪子飛快,

路上有條溝,沒看見,

唰的一下!

連人帶車飛了起來!

有驚無險的落地…真他媽刺激!

我他媽的繼續猛蹬,

拐彎進了一個隧道,

真他媽黑。

前面有個三輪車,車有燈,

我跟著車,但是車開得速度快,我要跟不上了。

又是真他媽黑,

我搖鈴,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我他媽的在哪?

三輪車減速了,我加速追過去,

又他媽的是一條溝,

我就他媽的摔飛出去了,

連滾帶爬,

差點沒撞上三輪車。

但是居然只是擦破了點皮,

「操!老子的骨頭真他媽硬!」

兮兮索索的聲音還在兮兮索索。

我不敢再騎那麼快了,

紅燈停,

45秒,有時候一分鐘,

1,2,3…

我他媽到底在哪啊?

31,32,33…

算了,反正沒人,我就闖紅燈了,

紅燈行,綠燈行,

我他媽不知道我在哪!

東南西北?我知道抬頭烏漆抹黑,低頭還是烏漆抹黑,

傻逼啊!大半夜出來乾嘛!

傻逼啊!會不會用地圖!

「哦!」

哈哈哈哈哈!

我騎著車,屁股離座,然後笑:

「啊啊啊啊啊!」

哦!不是笑,是叫:「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要叫?

因為開心吧?

為什麼開心?

我不知道啊!

跑!

累了。

跑!

有路燈。

黑的。白的。黑的。白的。黑的。白的。黑的。白的。

兮兮索索的聲音終於聽不到了。

我回來了。

真他媽累壞了。

這座城市無論再過多久我大概都不會喜歡它,

但也沒以前那麼討厭它了。

晚安。


我把車停在一邊,隨便找了個地方就坐下休息。一個流浪漢靠了過來,問我:

「你乾嘛?」

「你乾嘛?」

「我撿破爛的。」

「那我也是撿破爛的。」

「你這打扮怎麼看都不像。」說完,他遞過來一盒煙,我抽出來一根,叼在嘴裡。他用打火機點著自己的煙,伸過手來要給我點上,我推開了。

「你不吸煙?」

「不吸。」

「你他媽不吸煙你他媽接什麼煙?」

「我他媽就是要接!」

「你他媽給我!」

「我他媽不給你!」

流浪漢不跟我鬥嘴了,他抽自己的煙,吸,吐,吸,吐:「你乾嘛的?」

「我撿破爛。」

「你這手乾乾淨淨的,撿個幾把破爛。」

「有些破爛晚上才有。」

「啥?」

「沒啥。」

「大半夜你不怕?」

「怕啥?」

「你怕啥?」

「我怕死。」

「怕死好,怕死才能活得長。」

「那我不怕死了。」

「你不想活了?」

「那我還是怕死吧。」

「有病。」流浪漢把煙丟在地上,用腳碾了碾,然後走了。我喊住他,舉起手,將他給我的煙丟了過去,他舉起手,接住。

那手真他媽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