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木

不友善,也不友好

你的世界

1

放學已經過了半個小時了,樹上的禪依舊在沒命的叫著。

黑澤國背著書包,慢慢的走著。

向左邊走,可以走到公園;向右邊走,就是回家。

「唉……」黑澤長長地嘆了口氣,向左邊走去。他的步子很慢,別的小孩在放學之後就一路小跑著飛速趕往那裡,但是黑澤卻用了將近半小時的時間。抵達目的地後,他將書包放在腳邊,然後蹲下身,瘦小的身體蜷縮在這大公園的角落里。

黑澤國盯著那群正坐在沙堆上玩鬧的孩子,他的眼睛看起來像是兩口枯井。

「啊!」有一個孩子發現了他:「是黑澤!」

隨著這一聲喊所有的孩子都發現了他,有的孩子將雙手插進砂土中然後攢緊了拳頭,準備著將手裡的沙子扔向黑澤。「滾開啦黑澤!我們這裡不歡迎你這傢伙!」

說罷,一團砂礫已經扔了過去。接著,有更多的人開始向黑澤扔沙子。

黑澤雖然慌忙著用書包去抵擋,但還是沒能擋下大部分的攻擊,很快便被弄得滿身砂土。

「……」

黑澤緊咬著嘴唇,他開始奔跑,向著家的方向逃一樣的奔跑,這期間他一直都拿著書包遮擋著自己的頭部不讓外人看到。

當他跑回家的時候,家裡的吵鬧聲已經激烈到翻了天。

——「混蛋!如果不是因為你的這幅德行,國那孩子他現在會是這樣嗎?」

——「你還好意思說我!有本事你就去掙更多的錢回來啊,你這個廢物!」

「去死」、「去死」……讓人「去死」的聲音此起彼伏久久未能散去,離開這個家。

黑澤國先離開了。

他走得更慢了……

2

夕陽下山。

街邊的路燈亮了起來。

行人逐漸的稀少。

萬家燈火通明。

黑澤國坐在公園的鞦韆上,他低著頭,望著地面的那一灘積水,積水倒映著月光,那倒映的光芒卻沒能照亮黑澤的面貌。那鏈條手握住的地方傳來的溫度讓他覺得很安心,他不知道這是夏日白晝的余溫,還是別的孩子留下來的,亦或是,他自己的溫度。

「哎呀!這麼晚了,你不回家嗎?」

「……」

黑澤抬起頭,眼前正站著一個與他年齡相仿的孩子。

「很晚了,你父母不擔心嗎?」

「……我……家……」黑澤微微顫動著嘴唇。

「恩?」那孩子湊近了耳朵。黑澤的說話聲音實在是太小,他沒有聽到。

「爸爸媽媽他們……」

黑澤不再說話,再一次低下了頭。

那孩子歪著頭,等了黑澤一會兒,見他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打算,那孩子便微笑著向黑澤伸出手,大大方方地說:「我叫白鳥一!」

「我……」黑澤猶疑著該不該伸出手。

「嗯?」白鳥一依然維持著伸出手的姿勢。

黑澤又看了他一會,最終「我叫黑澤國。」他還是顫顫巍巍地,握住了白鳥一的手。

「黑澤國?真是個怪名字!」

黑澤一聽到這句話,立馬抽回了他的手,雙手抱著自己的身體蜷縮成一團。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白鳥立即雙手合十向黑澤道歉。但是黑澤看起來似乎沒有要原諒他的意思,依然蜷縮成一團。「對~不~起~啦!我想要和你做朋友!」

「咦?」黑澤的眼中閃過異樣的光芒,他再次抬頭看白鳥,看到他滿臉都是真誠。接著黑澤的眼光就開始向四面八方游移,他吞吞吐吐地開口說道:」別的孩子都討厭我……你的朋友……你不會介意我和你做朋友嗎?「

「不會哦!」白鳥燦爛的笑著。

「因為你是我白鳥一的第一位朋友哦!」

3

黑澤國坐在鞦韆上,而白鳥一就坐在地上,坐在黑澤旁邊,兩手托腮看著他。

「我啊,因為身體不好,所以爸爸媽媽他們從來都不讓我出門。我也不能去學校上學,交不到朋友呢。今晚爸爸加班,媽媽也要工作到很晚才回家,所以我就趁著夜晚人少偷偷跑出來了!你可不要跟他們說哦!」白鳥做出噤聲的手勢。

「唔……恩。」黑澤點點頭。

「今年生日爸爸送給我一架望遠鏡哦!」白鳥攤開手臂:「有這~麼大哦!」

「恩……」

生日禮物?

白鳥繼續說:「我用這個望遠鏡看到了……」他再一次攤開手臂:「這麼大!這~麼~大的世界哦!」白鳥還在努力的向兩邊伸展手臂,認真得閉眼咬牙。「最初我以為世界就是我家的房子和院子,再加上外面的那條小路!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世界這麼大!我想一定還有望遠鏡看不到的地方,那個地方的世界會更大!」

黑澤看著認真比劃的白鳥,心裡不禁開始想象,這個世界究竟有多大呢?

「然後我發現了這個公園,這個公園每天都有好多小朋友在這裡玩哦!我想要和他們交朋友!吶,你也是吧!我看到你每天都會來這裡!」

「……可是他們討厭我。」

「我知道哦。」

「……」

「我看到了,黑澤你努力的想要和他們交朋友呢!」

「咦……」

「嗯嗯!我看到了黑澤你做的事情,所以我想,如果是你的話,一定會願意做我的朋友的!」

白鳥一他說「願意」,他把自己放在了被動的位置,他說,黑澤國這個孩子不會拒絕他交朋友的請求的。「所以啊!國,讓我們做朋友吧!」

4

「一!」

不遠處傳來了女人的叫喊聲,白鳥突然驚慌起來,「抱歉,媽媽她來找我了!我要回家了!」

「哦……」

白鳥向外跑了幾步,又突然轉回頭,對黑澤揮一揮手:「改天見嘍!」

黑澤急忙也將手舉起來,用力地揮:「恩!改天見!」

「嘿嘿!」

「哈哈!」

5

改天見,不知道是哪天見。

黑澤每天都在對著這個虛無縹緲的日期做著遐想與猜測。有時候猜對了他的內心會欣喜,有時候猜錯了他也不惱不恨,他明白只要自己每天晚上都來這個公園,就一定會碰到白鳥一那個有著燦爛笑容的孩子。

「吶,你會寫白鳥的漢字嗎?」有一次,白鳥這樣問黑澤。

「唔……是這個嗎?」黑澤拿起一根樹枝,在沙堆上來回歪歪斜斜地畫了幾道。

「哇噢!你好聰明,我今天才學會這兩個字呢!好厲害好厲害!好~厲~害!」白鳥對於自己的感情絲毫不加以掩飾,他在看到黑澤寫出那兩個漢字後,便兩眼放光,雙手停不住的給黑澤鼓掌。

「我啊,想要像鳥一樣,能夠自由自在的在藍天飛翔。國,我想要看到更廣闊的世界,我想要環遊世界。」

「好棒!」

「那,國你想要做什麼呢?」白鳥貼著黑澤坐下,睜大了眼睛看著他。

或許是因為貼得太近,黑澤表現出一副感覺不舒服的樣子,他向另一邊空曠的地方側身,眼也瞟向其它地方。「我不知道啊……」一瞬間黑澤的腦海回放起學校里同學的冷落,還有家裡永遠不會中斷的爭吵。「我不知道……」

黑澤只能不斷來回地搖著頭。

「咦?」白鳥連續眨著漂亮的眼睛,看了看黑澤,又抬頭看了看天。

「唔……」白鳥托著腮開始思考。「因為你的名字裡帶有一個‘國’字,你要不要考慮以後做一個公務員呢?」

「公務員?」

「對啊!公~務~員!就是在政府工作的人!」

「……雖然不太清楚,但總覺得是一個很討人厭的工作。」

「哎呀?」

「我還是不要了。」黑澤習慣性地蜷縮成一團,整個面部只有眼睛露了出來,謹慎地觀察著這個世界。他不是沒有事情可以做,只是他不能確定,他在這個世界是否有資格那麼做?別人又會怎麼看自己呢?爸爸媽媽呢?他總覺得自己被這整個世界排斥了,世界不喜歡他,將他排斥在門外。

白鳥露出他一貫燦爛的笑容,不帶有一絲陰霾。「和我一起環遊世界吧,國!」

「……」黑澤一時說不出任何話來。

這時白鳥抱住了他,用臉蹭著黑澤,用著最輕柔的話語說道:「請陪在我的身邊吧!我把我的夢想分你一半,我們一起環遊這個世界。」

黑澤握住白鳥的手,因為一直惡疾纏身,所以白鳥的手總是很冰涼,黑澤緊緊地握著,就像是那些天他死死地握著鞦韆上冰冷的鐵鍊,想要分享自己的體溫來給對方以溫暖。

最後再來溫暖他自己。

6

收到白鳥一的死訊,已經是在葬禮的一周之後了。那天晚上白鳥的媽媽來到了公園,見到了還在那裡等待著的黑澤。「你就是……黑澤……黑澤國嗎?」

「……一要我轉告你,謝謝你願意做他的朋友。」

黑澤坐在鞦韆上,一言不發。

「還有,對不起。」

鐵鍊在發出呻吟,吱吱呀呀。

7

一說,他發現這個世界很大,每次他以為自己已經完全瞭解這個世界的時候,世界會再一次變大,有新的街道,新的建築,新的人。

一說,我們去環遊世界吧,我們去發現更大更廣闊的世界吧!

一說,那個討厭你的世界,等我們環遊世界歸來之後,你會發現它其實很小很小哦!

8

改天見,不知道是哪天見。

黑澤再一次來為白鳥掃墓時,他已經是一個老頭子了。在黑澤成年之後,他收拾起行裝,開啓了環遊世界的旅程。那時候他才真正體會到了白鳥第一次向他介紹自己對世界的新發現時激動的心情。最初,那個世界只是自家的房子和院子,有一條馬路偶爾會有人走過;後來,世界多出了街道,有學校,醫院,餐館;再後來,世界被分成一個個國家,有大有小,有幾十億個人居住著……

那個時候,白鳥一直都嚮往著能夠見識到更為廣闊的世界,他雖然只能呆在自己小小的家裡面,心裡卻是嚮往著整個世界。而黑澤卻正好相反,他不斷在他的世界流浪,卻一直封閉著自己。

黑澤的世界一直只有他一個人。

後來這個世界飛來一隻白色的小鳥,銜來了另一個世界的泥土。

再後來小鳥飛走了,泥土的芬芳也已不在。

於是黑澤便開始旅行,尋找那芬芳,尋找那只小鳥。

「一,」黑澤努力地伸展著自己的手臂,就像當年白鳥向他介紹他的大發現時那樣:「你的世界,有這麼大哦!」

「謝謝你。還有,永別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