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木

不友善,也不友好

考試

發布於
寫一篇不經過大腦、亂七八糟的東西,純屬胡鬧

第六十七考場,日本東京天空樹地下五百米深處。

身後厚重的鋼鐵巨門伴隨著如滾雷般的轟隆聲緩慢的闔上,考生們看著那扇高大的鐵門,再環顧現在所身處的巨大封閉空間,一時間顯得不知所措,呆立著,看著周圍別的人也都是滿臉的迷茫。

考試已經開始了,沒有紙、筆,每個考生手裡都提著一個箱子,箱子里裝的正是他們考試所要用到的道具。

這所學校向來已極為苛刻的考試著稱,聽說還有人在考試之中喪命。

李大福緊張地咽了一口吐沫,他擔心自己如果沒能通過這次考試,未來就會一片黑暗,而站在他左右兩邊的分別是名門望族艾因茲貝倫家的少爺衛宮·S·艾因茲貝倫與聯合國直屬特務機關NERV局局長家的太子六分儀真嗣,這兩個人的存在無形間給李大福增添了不小的壓力。雖然李大福知道這所學校是絕對不會看學生的家庭背景而決定成績,但是……他偷偷瞄了幾眼左右邊那兩個超優等生,忍不住又吞下一口吐沫。

李大福他只是一個來自鄉下地方普通家庭的普通孩子,他不具有任何特殊的屬性,不會像那兩個人一樣身上閃爍著讓人難以直視的光芒,「但是,既然已經堅持著走到這一步了,只要再通過這所學校的考試我的人生就會一片光明,我一定要堅持下去!」李大福最終克服了緊張,他握緊了拳頭。

在這個時候,地面突然產生了震顫,然後龜裂開來,恐怖的嚎叫從裂縫深處傳來。考生們急忙打開了手提箱,從裡面拿出自己準備好的「考試工具」嚴陣以待。

那個嚎叫的東西剛剛從地縫中探出個頭來,已經有考生打算先發制人,扛起了自己的RPG朝著那東西的頭部打去!然而,導彈在還未抵達對方頭部時,有一層壁障擋住了攻擊,導彈的爆炸激起了巨大的煙塵遮蓋了考生們的視野,恐怖的嚎叫還在繼續,在煙塵里不斷的傳播著,在無法探知對方位置的情況下聽著這叫聲更是添了十二分的驚恐。

「今年的考題果然是使徒嗎……」六分儀真嗣淡定地喃喃自語。

「沒錯,」衛宮·S·艾因茲貝倫附和道:「剛剛那個抵擋住RPG攻擊的一定是只有使徒才能使用的A·T·Field!」

聽著這兩個人的對話,李大福內心暗暗驚訝不已,雖說早就知道這所學校有著很多驚世機密,但是沒想到他們居然連使徒都養的有!

「龍校長他還真是大手筆啊!」艾因茲貝倫家的少爺笑道:「不過……他不怕這次考試會拆了東京嗎?」

「沒關係,」六分儀真嗣依舊表現淡定:「日本的災後重建工作可是世界第一啊!」

衛宮微微頷首表示贊同。

這兩個人依舊表現如此淡定,但夾在中間的李大福此刻的內心就如同千萬只草泥馬在大草原上奔騰!啥?毀滅東京?這真的是考試嗎?嚴苛得也太過頭了吧!這所學校為什麼這麼牛逼啊!可惡我好想回到前三十位的中國區考場啊!

「啊!——」

突然間傳來一聲慘叫,而此時煙塵也已散去,使徒完完整整的露出了它的恐怖容貌,它的嘴裡正叼著那個向它發射RPG導彈的學生。「救、救救……」「我」字還沒來得及說出口,那名魯莽的學生已經被使徒咬成兩段。

從天而降的鮮血潑灑在每一個考生的身體上。

在這個時刻,考場內的擴音系統響起了龍校長的聲音:「第六十七考場的學生們,如果現在有要退考的人,請在30秒之內到達西南角的安全出口處。這一次的失利並不代表什麼,我們還可以來年再戰……」

李大福早已被嚇壞了跌坐在地上,他的耳邊回蕩著龍校長的話,是啊,今年的題目實在太變態太恐怖了,明年、明年再來考試吧,明年我一定行的……

正當李大福想要逃跑時——「別開玩笑了!我才不會逃跑!」衛宮與真嗣勇敢地站了起來!

「能夠從這所學校畢業是每一個貴族畢生追求的最高榮耀!」衛宮·S·艾因茲貝倫說道。

「能夠從這所學校畢業的才配成為這個世界的王者!」六分儀真嗣說道。

「我,是絕對不會逃走的!」兩人紛紛亮出自己的武器,直指面前那個凶殘高大的使徒。

這兩個人……李大福一時間被這兩個人的氣魄所震撼到了,他們的勇敢無畏是多麼的可敬,多麼的令人嘆服,反觀自己,一遇到困難就害怕想要撤退,真是太難看了……望著那兩個人的背影,失了神的李大福呆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哎,想不到你也很勇敢嘛!」真嗣走過來拍了拍李大福的肩膀。

「哎?什麼?」

在李大福發呆的時候,30秒已經過去了,逃生的門已經被關閉。考場內只剩他們三個人。

知道事情真相的李大福再次失神呆立在原地。

「這傢伙其實是被嚇傻了吧!」在一旁的衛宮嗤笑道。「哼,一介平民來這所學校學習本來就夠逞強的了,居然還敢來參加畢業考試,真是——厚顏無恥。」

啊……我……是啊,一介草民妄圖飛黃騰達,真是厚顏無恥呢……

真嗣看不過去了,出口道:「你這樣說太過分了吧!只要能通過這次考試……」

「啊?通過這次考試?好吧,六分儀先生,我們就來比比看是誰先殺死那只使徒吧!」

不等真嗣的回話,衛宮就利用反重力魔法使自己漂浮在半空之中,正好對著使徒的臉。「哼哼哼,就讓你們這些凡夫俗子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強大!好好睜大眼睛看著吧!【煌霞倪鈎炎的寶庫】!」

衛宮剛說完話,他的身後突然展開了異世界的大門,無數的寶具從異空間中探出,每一個都閃爍著神聖的光芒,然後如雨點般毫不留情地砸落在使徒身上!

「哼,我才不管你是有什麼A·T·Field,我【煌霞倪鈎炎的寶庫】里可是有著數以億計的所有英雄的寶具的原型,不信穿不爛你的防禦!」

「要穿透A·T·Field,只需要用我這把【朗基努斯之槍】就夠了啊!」真嗣手持著一把暗紅色的長槍,以靈巧的身姿在使徒周身上下游動著,他一邊躲閃著來自衛宮的寶具,一邊試著用【朗基努斯之槍】攻破使徒A·T·Field。

然而,不論是數以千計的魔法寶具,還是A·T·Field的天敵【朗基努斯之槍】,在經過長時間的攻擊之後,真嗣與衛宮兩人都發現他們根本沒有傷到使徒分毫!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之前一直有聽聞說校長龍先生正在用學校的科技力量創造新的第十九位使徒EVA……難道說,已經成功了嗎!」

考場內的擴音系統再次響起,是龍校長的聲音:「你說的不錯,這就是我們我校通過自己的科學力量造出來的第十九使徒EVA,但是現在這個還是初號機,還有一些問題存在,所以被用來做」考題「使用了!我強化了它的A·T·Field,你們的攻擊是無法攻破的。」

「龍先生!這樣的話我們還要怎麼通過考試啊!」衛宮尖叫道。

「既然是考試,當然是要用老師在課堂上教授給你們的東西啊!」

「那是……」

沒有人回話。

使徒——EVA開始了反擊,它有著巨大的身體但是運動卻非常的靈活,真嗣和衛宮僅僅是防守已經非常辛苦,開始陷入了酣戰。

而此時此刻,李大福還是傻傻的坐在原地,他抱著頭,心裡擠滿了消極的想法。沒救了沒救了,他們兩個優等生的攻擊對使徒都不起作用,我就、我就……

但是……

不能放棄啊!

如果放棄了,那麼在學校里這四年來的辛苦學習不是都白費了嗎!李大福為了能夠通過這所學校的變態考試,四年來寒窗苦讀刻苦學習,每次考試都能拿到A或者A+,為了能夠通過考試,他忍受著學校里殘酷無情的老師和簡直可以稱為精神暴力的家庭作業,他,不斷努力地提升自己的學識……

對了!

李大福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

他打開自己的手提箱,從中拿出一個玩具車模型出來!「變形吧!埃克斯卡維托!」一陣劇烈的強光閃過,李大福手中的玩具車模型居然變成巨大的機器人。坐在機器人內的李大福操控著機器人,與EVA展開了激戰。

「那……那個是……」衛宮吃驚地瞪大了雙眼。

「啊啊,沒錯,過於痴迷於自己的力量,我都忘了在學校里學到的東西了。」真嗣回應道。

兩人相互望瞭望對方,然後齊聲吶喊道:「上吧!埃克斯卡維托!你是無敵的!」

作為回答兩個人的加油,李大福大吼出聲「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以萬鈞之勢撕裂了EVA的A·T·Field,獲得了勝利!

----------

「恭喜你們。」考場內的部分空間隨著這句話產生了裂痕,一個人御劍飛行,從空間裂縫飛了出來,那正是他們的校長,龍傲天龍先生。

「勇猛,」龍傲天微笑著看著三個考生:「與智慧,你們三人沒有辜負學校對你們的期待——恭喜,現在你們三人就是我藍翔技校的優秀畢業生了!」

「挖掘機技術哪家強?」

三人握拳於胸前,應答聲慷慨激昂:

「中國山東找藍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