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力再說MariosBB

社會心理學愛好者 美麗新世界1984號 手撕吾毛工作室 Youtube頻道:https://bit.ly/3oM9dLW 電報群:https://t.me/mariosBB 推特:https://twitter.com/MariosBB1

我解決了李佳琦悖論|知識的詛咒|六四悖論|瑪力再說

前几天李佳琦的事情大家应该也都知道了,我记得王局曾经在他的节目中说过,李佳琦团队居然无法意识到他们的做法触犯了政治红线,是一种很大的失误。我相信很多人的第一感觉跟王局差不多,是李佳琦团队没有订阅你王局的节目吗?当然不是了!有网友提出了「李佳琦悖论」的说法,也就是所谓****你必须了解所有政治禁区才能不触碰政治禁区。****这里的矛盾点是在与,当你了解了所有政治禁区,其实就已经触碰到禁区了,至于表不表现出来又是另一回事情了。但当局是希望你最好不了解,但正是由于你不了解,反而容易处处踩雷,这就成一个悖论,比如前段时间的赛雷三分钟事件。看似李佳琦事件是个悖论,但从宏观层面来说,李佳琦的行为是一种必然结果,且对破除李佳琦悖论有里程碑的意义,今天我们就来证明一下李佳琦悖论其实是有解的。

Hello大家好,我是玛力,这是一个提倡思辨和手撕五毛的小频道,每一期我们将结合一个政治经济案例来探讨下他背后的原因和不同的思考维度。

说这个话题之前,我们想象一下是不是在生活中经常遇见这样一种场景:如果你是一个学生家长,在给孩子辅导作业的时候,有时候会忍不住对孩子大吼大叫,明明一个很简单的题或简单的道理,你给他讲了很多遍之后,他貌似懂了,但一会就忘到九宵云外去了,下次还是会犯同样的错误。或者你和你的伴侣之间,大部分感觉都还好,但他老是会干一些让你非常无语的事情,比如你发现你的女朋友(或男朋友)是个粉红,还是那种认为你被洗脑了那种粉红。往往遇到这事情,很多人都会非常沮丧和无语。鸡汤大师或者心理专家们往往都会跟你说,你要学着换位思考,要有同理心的去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但实际上就算在试着换位思考,也未必能完全理解对方,甚至很多时候换位思考对自己是一种痛苦和折磨。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因为我们陷入了一种认知错觉,而这种错觉又称为「知识的诅咒」。

所谓「知识的诅咒」指的是,人们很容易将自己的认知和判断,带入到别人的认知上,误以为自己觉得一些显而易见的东西,别人也应该能懂或者能说服别人。所以这里「知识的诅咒」,并不是你比别人多知道什么东西,而是你知道一些事情之后,就很难用不知道的心态再去理解对方。同理不知道某种东西的人,也很难去理解知道这种东西的人的感受是是什么。对于彼此都像被「知识」诅咒了一样。

如果你还对什么是「知识的诅咒」一知半解,我再说一个例子你就会恍然大悟。魔术就是一个利用「知识的诅咒」产生作用的例子,很多魔术的原理其实并不难,在经过魔术师巧妙设计后,观众绞尽脑汁都很难搞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但一旦观众知道了魔术原理之后,之前的那种神秘感就荡然无存,甚至觉得自己当初怎么这么笨啊,对那些还不知道原理的人开始不屑起来。

所以这里王局呢,就犯了「知识的诅咒」这个谬误,他认为李佳琦团队应该做一些功课来了解相关背景就不会被炸号了。然而恰恰相反,李佳琦团队的做法才是合理的,注意这里的「合理」并不是说是最优的,而是符合现有逻辑的。为什么我会这么说,看到最后你自然就明白了。

苏格拉底有句很经典的名言是,「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就是我什么都不知道」。这句话反过来说,就是无知的人是无法知道自己无知的。这里其实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而是陈述一个事实,就是人们真的不知道自己不知道某件事情,或者真的不能理解这种事情。而出现这种情况的主要因素是,除了信息的封闭,还跟大脑的工作模式相关。这里我们重点讨论后者,因为有些时候就算信息是自由的,大脑还是会选择性接受信息和处理信息。

我们再设想一个场景,我相信很多宅男在青春期都意淫过自己女神和高度刺激的画面,而且非常的真实和有带入感对吧。那如果让你马上用笔把女神曼妙而诱惑的姿态画出来,我相信没有几个人能画的出来对吧,除非是你会画画。所以这里的画画的技能除了跟你的想象力相关之外,重点还是你有没有接受过这样的锻炼和或者训练。也就是说除非有人教你或者你自己刻意的练习过,要不一般人是无法有效完成一个比较有质量的画作的。同理,对于大脑来说,最舒服的状态只是存储信息,而不存储技能或者处理信息,而这种「信息」反映在日常生活中,就是「常识」,所谓常识就是基本不需要过多思考的知识,甚至在现在这个信息过剩的时代,我们很多「常识」都已经云端化了,有google,有百度,有手机,甚至有国家帮我来记这些常识。而社会的一般运作,确实靠人们积累的一些常识就够了,比如家庭关系、职场关系、国际关系等。如果你遇到认知一致且符合社会常识的人,你就会觉得很舒服,这也是人们为什么喜欢找同温层的原因。比如B站和微博用户自以为是站在全宇宙的信息中心,而且是毋庸置疑的。

美国德裔作家米尔顿·迈耶在1950年代写了一本书叫《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1933—1945年间的德国人》,中间记录了1933—1945年期间,10个平凡普通的德国人的故事,他们不过是从事教师、厨师、会计等平凡打工人的职业,而且这些人平时有素质、有教养,都是生活中非常和蔼可亲的邻家大哥大姐,他们有个共同点就是深深爱着自己所在的国家。希特勒的出现给了这些人体面的工作,不错的收入,他们可以随时出国旅游,有些还有自己的私人汽车。他们无不感谢是党的政策好,才让这个国家从经济大萧条中走了出来,大家才有这样幸福美满的生活,甚至他们都不知道有种族大屠杀的存在。你说这些人的想法有问题吗?是他们看不清局势吗?并不是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感受是真实的,发自内心的爱这个国家和这个时代。你能说他们的认知水品比其他西方国家的人差吗?也不是的,只是因为他们生活的社会给他们提供的一种稳定而繁荣的常识,这这种常识是舒适的,满意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1945年之前德国人,这样的生活真的就够了。你让他们再去质疑元首有没有私心,有没有干见不得人事,确实是一种上帝视角的认知偏差或者是知识的诅咒。但对于1945年之后的德国人民,他们才能意识到,原来之前我们都是以为自己是自由的。

在一般中国人的认知体系中,只要能遵纪守法,就是一种常识。因为他能带你稳定而舒适的生活,大部分的时候,这些常识是可以支撑这个社会体系运转的。这里问题的关键是,对于极权国家或者是以潜规则主导的社会来说,有些常识对于当权者和平民来说其实是不对等的,而这种常识的范围完全取决于当权者的定义。普通老百姓只能按照自己能理解的方式去面对常识,李佳琦的事件对于权力机关来说,也同时犯了「知识的诅咒」的误区,他一方面认为老百姓应该有基本的政治觉悟和政治敏感型,不该出现的东西就不要出现,不该说的话就不要说。另一方面他们又不愿意或者不敢把自己认为的认知标准告诉老百姓,让老百姓去接受政治敏感度的训练。所以,这里才会出现所谓李佳琦悖论。而李佳琦们的无知的原因,也正是不停的掩盖真相之后和舒适的环境中,整个社会形成的一种所谓基本无知,而这种无知则变成了一种社会常识。

单单从这件事来讲,李佳琦的做法是一种符合常识的认知,但给他的打击无疑是降维的,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表面上是「知识的诅咒」的两败俱伤。但比起赛雷、郎咸平、乌合麒麟之流受到的恶犬内斗而言,李佳琦的遭遇或许更能代表大部分的墙内的现实主义者或者小确幸派,给了更多想闷声发大财的人敲响了警钟,不要再以为自己是自由的,也不要以为你能遵守某些社会常识就能独善其身。中国的社会规则中非常喜欢谈一个词叫「情商」,看上去是一种社交技能,实际上只是无知者之间的一种假装默契而已,你也许能用情商恰巧get到了对方的某些点,但在一个潜规则主导的社会里面,任何常识都是脆弱的,经不起事实验证的,本质上也是一种「知识的诅咒」。

我们再次回到李佳琦的事件,我看很多墙外的人以一种看热闹和高处不胜寒的态度来评价这种事情,你所知道的东西或许中国有10亿人都不知道,并不是他们不想知道,而是没有知道的条件和能力而已,所以不必有什么优越感,你不是也是翻墙之后才明白一些道理的吗?李佳琦们不过只是迈耶在《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若干德国人的另一个时空版本而已。

所以,李佳琦悖论的现实意义是其实是收敛的,他产生的效果比境外势力公布任何真相还要好。先不论当事人朝哪个方向走,但大大的激活了老百姓的好奇心,可能会开始思考和质疑之前常识的合理性和合法性,这个肯定又是铁拳不希望看到的事情,长此以往陷入到自己设计的悖论之中,今后对砸脚石需求量就会越来越多,肯定是大于美国的。最终的结果是让更多人知道了政治禁区,让更多的人走出了「知识的诅咒」,就像二战之后的德国人一样。所以李佳琦悖论的出现本身就加速了他的瓦解,从大棋论上来说无疑是成功的,这里要给网信办点一个大大的赞!

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吧,关于李佳琦你怎么看呢?你还发现了什么知识的诅咒的例子呢?欢迎到留言区告诉我。如果想观看更多实用有趣的反洗脑视频,可以点击屏幕下方的分类列表。如果你觉得这个视频对你还有帮助的话,请一定要订阅点赞分享支持一下。我是玛力,我们下次见,拜拜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