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之瑜

研究者 思考者

病毒战中的中共宣传战


作者:克里斯·扎伯尼 (Chris Zappone) (《悉尼先驱晨报》国外新闻编辑)

译者:朱之瑜@matters

发布日期:2020.3.27

原文出处:https://www.smh.com.au/world/asia/the-war-within-the-war-over-coronavirus-20200327-p54ee0.html#comments


冠状病毒在武汉爆发五周后,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访问北京了解中国的情况。在总干事谭德塞1月29日与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会面结束后,中共国政府发布了一份声明。该声明称,“谭德塞高度赞扬了中共国采取的迅速和大规模行动,世所罕见,他认为这显示了中共国的效率和体制优势。中共国的经验值得其他国家效仿…”

这种对“中共国体制”的支持极为片面:事实上中共一开始就试图掩盖武汉的疫情爆发并且惩罚那些吹哨的医生。等到中共国政府承认疫情爆发时,它已经扩散到全世界。现在世界各国政府进入“战争”状态,力图控制这场感染了全球50万人、导致超过23000人死亡并且有可能从内部瓦解各国经济的病毒大流行。

然而,中共国政府的声明暗示了另一场战争:各国政府力图控制冠状病毒舆论的惊心动魄的信息战。中共国专家称,中共国想要被视为有能力、有先进性,并且拥有更适合处理紧急情况的政治制度。

随着美国疫情日益严重,目前已有75000人确诊,1000多人死亡,感染人数超过中共国,川普总统并不想被视为要对这种病毒负责的那一方。白宫方面坚持认为任何对于疫情的指责都应该明确由北京来承担。

这场抗击病毒战役中的观点之战显示出如今中美两国之间激烈竞争的焦躁状态。谁取得决定性胜利,谁就能在未来让全世界相信其政治体制的优越性。

川普想要确保对这场危机的指责不要聚焦于华盛顿,而要转向北京,他坚持称病毒为“中国病毒”,激怒了亚洲人以及亚裔背景的美国人。周三召开的G7外长会议结束之时并未公布联合声明,会议之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想推动G7成员国同意称冠状病毒为“武汉病毒”,但并未成功。目前据报道,川普政府正考虑强制要求中国记者离开美国,怀疑他们从事间谍活动。

北京方面则数周以来开足马力通过外交渠道、国家媒体和社交媒体散布有关冠状病毒的各类大量信息,来转移在疫情方面遭遇的指责,并且在全世界树立自己是能力卓越且慷慨大方的问题解决者形象。美国大使馆一位发言人称:“中共正发动一场宣传战,不顾一切地想要把COVID-19全球大流行的责任甩给美国。这场宣传战始于我们大声疾呼病毒不仅给中国人带来了风险,也给全世界人带来风险之时。”

在中共国面向西方的媒体和社交网络上,广泛流传着中共国四处援助的图片。中共国国家媒体明显带出COVID-19不一定源于中国、民主国家无法应对大流行风险的风向。中美两国的发言人还把宣传战打到推特上。当意大利的COVID-19病例飙升至80000、8100人死亡时,意大利收到中共国红十字会捐赠的30吨医疗物资,此新闻在中意两国媒体上得到广泛报道。

但是正如《外交家》文章指出,“中共国红十字会其实是在对一个月前意大利红十字会为中共国提供的帮助进行回应,当时意大利发送了18吨物资到武汉。”中共国甚至还传播意大利某个郊区唱中国国歌的假视频。令人惊讶的是,大量转发的信息中还有更多虚假内容: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转推了一个加拿大假新闻网站有关COVID-19源于美国的虚假消息。

中美两国之间在全球公共舆论上的较量看上去会愈演愈烈。本周早些时候,据报道白宫启动了联合多个联邦机构的信息计划,以应对中共国的宣传战。“每日猛兽”网站报道,白宫会议的内部文件称,“感谢中共国的专家和国际专家们掩盖真相,你们错过了在中共国内扼制疫情阻止其全球传播的重要窗口。拯救生命比挽回颜面更重要。”

这场宣传战正是中美两国竞争的一种具体反映。白宫不留情面的回应与中共国将内部危机转化为攻击民主国家(特别是美国)的速度成正比。

中共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在被问及中共国是否想利用冠状病毒的假消息显示其他国家的弱势时,回答称:“病毒是所有国家共同面临的灾难。我们的未来联系在一起,各国只有团结一致才能赢得这场挑战。”

但实际情况却没有如此“和谐”。尚不清楚中共国这么做是因为日益自信还是日益心虚,也不清楚这种宣传战的有组织程度到底如何:赵立坚的阴谋论推文被中共国驻美大使否认。中共国驻澳大使馆告知《时代报》和《悉尼先驱晨报》,中共国的政府部门在全球应对冠状病毒方面是在“协调一致“地进行工作,但是”各媒体渠道则各行其是“。

“中国传媒研究计划”( China Media Project) 的编辑戴维·班都尔斯基称,众所周知,中共在国内因其一开始的不作为和之后的掩盖疫情而遭到前所未有的批评,尽管它控制了所有媒体。他认为,“理所当然中共国对于疫情及其来源问题有些拼死抵赖。其领导层急于让全世界的舆论不要针对中共国,以免对中共的执政合法性造成影响。”

中国政策中心主任倪凌超称,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国正在加速其海外宣传力度。北京可能真的认为它的制度比自由民主国家更优越,而目前的危机可能使中共国人和海外华人更相信这一观点。“ 这就意味着大外宣会”强调所谓的中共国政治和治理体系的优越性“,同时重点宣传”国际上在病毒应对方面的不足之处,尤其是在欧美。“

这两个目标也就解释了为何中共国的国家媒体大肆宣扬歌颂中共国对意大利进行援助的图片,同时又推送各种采访,示意COVID-19早在10月份(比中共国病例早几个星期)就已经在意大利出现。其大外宣CGTN就通过有1400万追随者的推特账号推送这样的消息。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弗格斯·赖安称,“西方国家在阻止病毒传播方面做得越糟糕,就越容易让中共国树立起自己是负责任的人道主义世界大国形象。”

班都尔斯基称,目前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是信息交流在多大程度上出现了变化的问题。他说,“‘后真相’痼疾不仅仅是川普政府的问题。我们目前的全球媒体生态系统中虚假信息、影射和似是而非的真相野蛮生长。”

谁能最了解这个环境及其机遇,谁就会在这场信息战中占据上风。美国在许多领域与中共国展开竞争,如太空、网络、技术政策、供应链,但似乎在北京转换策略上显得毫无准备、仓促应对。

如果中共国在冠状病毒的全球宣传战中获胜(貌似它志在必得),中共将在世界各地的社交媒体用户的眼皮底下实时篡改历史。但是这也是具有讽刺意味的,因为正如班都尔斯基所说:“我们不能,也不应该忘记这样一个事实:中共痴迷于掌控人们对事实真相的看法,这才是这场全球大瘟疫的起始点。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