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Mell

欢迎访问我的博客:https:/blog.utopiosphere.net

又再寫性別

發布於

最近對於性別問題的討論明顯多了起來,對此我是苦惱的。

先說起一件事吧,就是我和朋友無意提起了「男跨女」和「女跨男」區別的事,每次我們都在感嘆後者比前者總是要精緻許多,便有點羞愧。我有時都在想,我這種只停留在表面,還總是做不好的程度上,我是不是沒資格說我是位女性,而只能說我是個變態(貶義的那種),然後我就會想,雖然世俗告訴我這不對,但「原生男性是粗獷美,女性是精緻美」,是不是真的有點道理呢?

而每想到此,再看到那些激進之女權言論,我就沒什麼把握去說了。以男性視角看她們必定荒謬,而反過來她們覺得我們也是荒謬的,到底應該怎麼討論呢?

想起廁所的問題,我有一套挺完整的邏輯去論述這件事。

首先是我覺得,若「跨性別」是想做另一種性別,比如說「男跨女」就是男人想做女人(與一些人不同,我不喜歡「除男女之外的性別」這個概念)(但事實真如此嗎?),所以我會想到,任何第三方廁所的存在都是視跨性別為「不同的人」區分的,而這麽看的話,是不是說明一位男跨女永遠都無法成為女性,而只是「男跨女」了呢?這種粗暴的方式我是完全不認同的。

我想到最理想的方案是完全廢除男女廁所的區分,在私隱能做好的廁所中,每一單間都是獨立私人空間,為什麼要分開呢?而若做不到這點,則千萬不要有第三方廁所。而去哪個廁所呢?說起來是一件很殘忍的事,「妳在別人眼中的性別是?」以此而決定去哪個廁所。

而對於女權運動的事,這點我很想找位對此有深刻認知的女性與我錄播客聊這件事,不同於網上的不平等談話(只要不相互熟悉,這種對話就是不對等的,進而沒有意義),我們去選題私下討論時肯定是會相互了解的,這裡想體現兩種思想的碰撞(我支持任何形式的平權主義,但認為辦法有問題)可惜是到現在為止似乎沒人聯繫我。

而為何「但認為辦法有問題」,我很多時候非常好奇我作為一位非原生女生,我在別人的眼中是怎麼樣的呢?結果卻很少人和我談過這回事,我總覺得是不是哪裡過火了呢?我覺得「人不受傷害」重要,但遠遠不及「從她人上發現自己的問題」,我希望人們把握尺度而不是一味不談,雖然「把握尺度」又事一件很難的事,但為了成為更好的人,總是要做的。我甚至有時覺得,「成為更好」的同時總是伴隨傷害,那「不傷害她人」真的是一條聖經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