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0 篇作品累積創作 18928 

不生孩子刺向了誰?

MagMell

反抗都是建立在「自己被壓迫」的道理上的,似乎廢話。談談最近流行的「不生孩子」吧。以 Jesse Chan 的說法,現在生孩子,以後他只會成為上層人的奴隸,為了以後不讓孩子受苦,乾脆不生孩子了。這種把許多事情歸結為「壓迫 - 反壓迫」,是一種理性,而更加是自以為是的理性。

論自由(其一)

MagMell

總會記得之前《小王子的領悟》作者在一篇文章所說的「自由已經是幾百年來共同核心價值了」(大意),而當自由限定在這麼一個範圍內,還自由嗎?自由到底是什麼?自由意志是什麼?「自由」的意思很多,但我還是想籠統的說,人之七情六慾,及有不被慾情所左右,亦不被他人情慾所左右,即自由。

如何幫助少數群體、少數群體如何生活?

MagMell

總會看到有人提出這個問題,有人會像《野豬大改造》那樣,說「把自己也放在少數一邊」,但你做的事,永遠都沒辦法站在少數一邊。無論如何真心,表現出來的共情總是一文不值,實在覺得別人痛苦,還不如遠遠的、不被發現的留下眼淚。這也是我討厭 Jesse Chen 的原因,他的文章太喜歡「共情」,而這種共情往往表現得一文不值。

愛、婚姻

MagMell

最近總聽到「不要結婚,不如孤獨終老」這樣的言論,我雖不知戀愛是什麼樣子,但我還是喜歡過人的。我想談談在我心目中的愛和婚姻是什麼樣子。我心目中的愛,就是聽著老套,但這種老套何不對?就是單純的,「一個人愛上另一個人,並因此感到快樂,而不懼痛苦、失敗、流淚」,我知道許多人看到這裡,便在...

人的層次、普世價值觀、平等

MagMell

這次寫的東西有點大,雖然對於文章觀感大概從未好過,在這裡還是嘗試着去說。若說人一定要分層次,我只會去使用這麼一種方法:一種人是未找到自我,一切皆為世俗之相對;第二種是找到自我(或以為是)的人,第三種則是自我輕蔑,在追求自我道德上,不斷的自我毀滅又再重建之人。

iPod Classic 在二〇二一同步音樂

MagMell

二〇二一年用 iPod Classic 是很難受的事情,iTunes 似乎對 iPod Classic 在功能上是不死不活的狀態,同步歌曲進去能百分百復現封面丟失的情況。使用舊版 iTunes 沒有這個問題,但是似乎 Foobar2000 轉碼至 Apple AAC 從來都需要新...

另一個我

MagMell

慚愧的又再次說起了我。我是誰?現在知道我的人會說:這個人不怎麼說話、膽小,似乎對什麼事都是一種隨緣的態度,像是「未找到自我,一切認知皆與世界相對」。外在而已,可以說這種外在是我決定成爲女孩子後馴化的結果,而這種馴化又時自己不能成爲真正的「我」,甚至連真正的女孩子都不能成爲。

「政治只是逃避人的藝術」

MagMell

「政治只是統治和逃避人的藝術」(《Bakunin letter to La Liberte》,一八七二),當時看到這句話,一開始不明其中具體的意思,後來一系列事情讓我明白了。想起了兩歌詞便是「身體政治」和「身分政治」。於前者,我的理解爲「根據人的行爲,判斷此人的政治立場」。

黑警、人

MagMell

一件許久之前的事,本來已經埋藏了,前幾天無意提起,便還是寫下來罷。迫於生計,去我媽那頂了三天班,工作倒也簡單,就是看店,順便可以看看書什麼的。只有有個環節,需要在一段時間,去超市門口舉著一掃碼紙,要求人們掃健康碼入內。而搞笑的是,在門口處就有一部體溫測量機,我站在那有何意義呢?

不眠夜

MagMell

我討厭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