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0 articlesIn total 18928 words

不生孩子刺向了誰?

MagMell

反抗都是建立在「自己被壓迫」的道理上的,似乎廢話。談談最近流行的「不生孩子」吧。以 Jesse Chan 的說法,現在生孩子,以後他只會成為上層人的奴隸,為了以後不讓孩子受苦,乾脆不生孩子了。這種把許多事情歸結為「壓迫 - 反壓迫」,是一種理性,而更加是自以為是的理性。

論自由(其一)

MagMell

總會記得之前《小王子的領悟》作者在一篇文章所說的「自由已經是幾百年來共同核心價值了」(大意),而當自由限定在這麼一個範圍內,還自由嗎?自由到底是什麼?自由意志是什麼?「自由」的意思很多,但我還是想籠統的說,人之七情六慾,及有不被慾情所左右,亦不被他人情慾所左右,即自由。

如何幫助少數群體、少數群體如何生活?

MagMell

總會看到有人提出這個問題,有人會像《野豬大改造》那樣,說「把自己也放在少數一邊」,但你做的事,永遠都沒辦法站在少數一邊。無論如何真心,表現出來的共情總是一文不值,實在覺得別人痛苦,還不如遠遠的、不被發現的留下眼淚。這也是我討厭 Jesse Chen 的原因,他的文章太喜歡「共情」,而這種共情往往表現得一文不值。

愛、婚姻

MagMell

最近總聽到「不要結婚,不如孤獨終老」這樣的言論,我雖不知戀愛是什麼樣子,但我還是喜歡過人的。我想談談在我心目中的愛和婚姻是什麼樣子。我心目中的愛,就是聽著老套,但這種老套何不對?就是單純的,「一個人愛上另一個人,並因此感到快樂,而不懼痛苦、失敗、流淚」,我知道許多人看到這裡,便在...

人的層次、普世價值觀、平等

MagMell

這次寫的東西有點大,雖然對於文章觀感大概從未好過,在這裡還是嘗試着去說。若說人一定要分層次,我只會去使用這麼一種方法:一種人是未找到自我,一切皆為世俗之相對;第二種是找到自我(或以為是)的人,第三種則是自我輕蔑,在追求自我道德上,不斷的自我毀滅又再重建之人。

iPod Classic 在二〇二一同步音樂

MagMell

二〇二一年用 iPod Classic 是很難受的事情,iTunes 似乎對 iPod Classic 在功能上是不死不活的狀態,同步歌曲進去能百分百復現封面丟失的情況。使用舊版 iTunes 沒有這個問題,但是似乎 Foobar2000 轉碼至 Apple AAC 從來都需要新...

另一個我

MagMell

慚愧的又再次說起了我。我是誰?現在知道我的人會說:這個人不怎麼說話、膽小,似乎對什麼事都是一種隨緣的態度,像是「未找到自我,一切認知皆與世界相對」。外在而已,可以說這種外在是我決定成爲女孩子後馴化的結果,而這種馴化又時自己不能成爲真正的「我」,甚至連真正的女孩子都不能成爲。

「政治只是逃避人的藝術」

MagMell

「政治只是統治和逃避人的藝術」(《Bakunin letter to La Liberte》,一八七二),當時看到這句話,一開始不明其中具體的意思,後來一系列事情讓我明白了。想起了兩歌詞便是「身體政治」和「身分政治」。於前者,我的理解爲「根據人的行爲,判斷此人的政治立場」。

黑警、人

MagMell

一件許久之前的事,本來已經埋藏了,前幾天無意提起,便還是寫下來罷。迫於生計,去我媽那頂了三天班,工作倒也簡單,就是看店,順便可以看看書什麼的。只有有個環節,需要在一段時間,去超市門口舉著一掃碼紙,要求人們掃健康碼入內。而搞笑的是,在門口處就有一部體溫測量機,我站在那有何意義呢?

不眠夜

MagMell

我討厭摘要

又再寫性別

MagMell

最近對於性別問題的討論明顯多了起來,對此我是苦惱的。先說起一件事吧,就是我和朋友無意提起了「男跨女」和「女跨男」區別的事,每次我們都在感嘆後者比前者總是要精緻許多,便有點羞愧。我有時都在想,我這種只停留在表面,還總是做不好的程度上,我是不是沒資格說我是位女性,而只能說我是個變態(...

過去?未來?

MagMell

巴士上,想起《菠蘿油王子》的碎段。《菠蘿油王子》所傳達的應該不難理解。雖然只是猜想,但我想與《菠蘿油王子》就是在九七回歸、〇三沙士之後的環境有好大關係。以前的富貴,之後的《窮風流》,是否就能夠明白《菠蘿油王子》想傳達什麼呢?但我對此種傳遞的對錯,覺得模糊。

粉粉果凍水

MagMell

原發於 Utopiosphere 博客 ,此爲鏡像。已經忘了什麼時候決定做女孩子了。因爲什麼呢?我想,開始時應是期待不一樣的自己吧。幻想成自己強大、美麗,永遠與邋遢面目再見,可能還帶有一絲「本能」?不知。開始時本來零錢不多,便開始存錢亂買女孩子衣服。

香港独立与身为广州人的我

MagMell

对于最近「国安法」出台,导致香港和香港人无路可走的而不得不去支持香港独立的事情(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官逼民反」「逼上梁山」),我的心情其实十分复杂。确实,正因为我喜欢这个地方,才那么同期他们的遭遇,也理解甚至是(有点不情愿的)支持他们的做法,确实是「无路可走」了吧。

如果有无条件基本保障,我与社会

MagMell

我曾经说过:「签了合约就是别人的工人,没有自由了,什么都是别人说了算。」「之前我说过的嘛,不可能打工的。」「种点瓜,种点青菜,不去城市里闯社会了,待在家。」「种地也是自由的,种多少是你自己的选择。」这是自由灵魂。Matters 社区活动中问的是「我会怎么样」,但我想先回答社会怎么样。

会员通讯第一期:是否值得以及如何选购老 Mac

MagMell

这是会员计划试运行的第一期,如果你觉得这是您需要的内容,并考虑订阅的话,请把订阅的费用(5 元人民币/月)打入支付宝: 3D23jA3jcI7V [at] protonmail.com ,目前暂无自动续费(我也不确定是否要做,我更倾向于不做),无论您是否付费,都欢迎写反馈到我的邮...

Utopiosphere 会员计划:提供二手电子产品的购买咨询

MagMell

此会员计划目前发往 Matters 的版本是专门为 Matters 市集准备的,欢迎咨询!我的 Liker ID:magmellUtopiosphere 会员计划是做什么的呢?提供二手产品推荐的购买资讯。该会员计划定位的人群是那些对电子产品不感兴趣(或没时间研究)的人,让他们能够...

重新学习粤语

MagMell

说来滑稽,我是一个广州本地人,但我活了二十年却从来没怎么在电脑上输入过粤语。直到我看到了有人对「共产中文」的阐释,我觉得是有道理的。如果公权力想要让自己的权力保持长久并扩张自己的权力,就必须自己去塑造语言,公权力塑造语言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就是大家所熟知的《1984》中拿令人毛骨悚然的「新话」了。

Google Pixel 2 和去 Google 化实验

MagMell

二〇二〇年二月,我买了一台 Google Pixel 2 以取代我那从四楼掉下去的 iPhone SE(第二天还能响闹钟!),一直等到三月才到手。这台手机的硬件几乎没有亮点,除了相机不错以外,其他的它都及其平庸(如果说外放能大声到扰民不算是优点的话)。

欣赏帽子

MagMell

- Q:你戴着有色眼镜看事情,你一点都不中立!A:您说的对,但我觉得我的有色眼镜要比您的帅哦。- Q:你这种人太中二了!A:您说得对。连中二都不敢相信、不敢做甚至嘲笑的人实在是太悲哀了。延伸阅读:https://zh.m.wikipedia.org/zh-hant/犬儒主義#當代的犬儒主义 - Q:你屁股决定脑袋!

真正的自由

MagMell

我曾经写过一段话:總系有人話外面比中國自由好多,但系我睇來其實比如話在美國嘅自由系一種「被政治劫持嘅概念」(就好似中文上嘅「反動」),地球上有自由嘅人其實好少。一個人有無自由,其實最終系睇你個人。世界是否自由,其實都系睇每個人。有人问我「真正的自由」是什么,我想用下面的话回答他:...

建议 Matters 使用 Telegram 进行直播的理由

MagMell

最近 Matters 开始使用 Zoom 进行网络直播,这款软件无论从哪里都令人充满了不安感——无论从最近被爆出的安全新闻,还是从官网(以及事实)来看与大陆团队有着暧昧关系,以及非 +86 无法注册、无法很好的归档......这都不是一个理想的网络直播软件。

iPad Pro(和其广告)到底差在哪里

MagMell

李如一在一天世界的 Twitter 里发了这么一条 tweet :新 iPad Pro 的广告,我看完更不喜欢「工作用的 iPad」这一概念了。这广告有很多可谈之处,终极的一点是「工作是什么?」广告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

如何保持清醒

MagMell

如何保持清醒?当然不是「翻墙了才能清醒」,有许多不翻墙的人无比清醒,但有些「肉身翻墙」了的人却一点都不清醒。在我看来,保持清醒的方法如下: 能用电脑做的事情就用电脑,而不是用你手头上的其他设备。和苹果最近的 iPad 广告不同,我认为电脑在「保持清醒」上不可能被这种产品代替。

用户体验 vs. 清醒

MagMell

今天看到 Matters 发来的一封邮件,内容不重要,标题是「Matters 大变更,找到你想看的内容更容易了」。摇摇头。什么时候「找到你想看的内容」是一件需要机器来做的事了?我甚至觉得,如果你的喜好是由机器猜出并定义,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当我们在讨论设计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

MagMell

现在是一个人人皆有话说的时代,无论是哪一个领域都有着无数的非专业人士参与讨论,这是前所未见的,这当然是最坏的时代,但也是最好的时代。在设计这个领域上当然也是如此。体现在当苹果出了一件新产品的时候,当 Google 出了一件新产品的时候,大家会讨论它的设计。

《比「反思简体中文写作」更重要的事》后续

MagMell

在《比「反思简体中文写作」更重要的事》,一位叫 HsuKeFeng 的朋友写了一篇长文来反驳我的文章。比较让我受启发的一点是这句话:語言未必能與文字一一對照,這例子多不勝數确实,语言未必与文字一一对应,但我认为这样的情况仅适用于被边缘化的方言,而不适用于简体中文。

比「反思简体写作」更加重要的事情

MagMell

首先,在中文世界里反思文字/语言是难得可贵的事情,因为这意味着认识了媒介论以及「有些事情不是天经地义」的,我确实希望中文世界能有更多这样的讨论,但在我看来,我觉得我们可以说是反思错了对象。因为「文字」从来不是底层,Alan Key 把人类的「本能」和「非本能」做成了一张表: 注释...

iPod Video vs. iPod Classic

MagMell

小时候,拥有一部 iPod 是我的梦想,每次在电脑杂志看到那可爱的转盘,还有 Cover Flow,羡慕不已。只是,像我小时候这种家境想拥有一部 iPod 是不可能的。时间流逝,长大了,第一次有了智能手机,用手机听音乐的时候却再也没用那种兴奋感了。

从 Matters 分享文章的推荐做法

MagMell

事情是这样的,朋友分享了一个来自 Matters 的链接(https://matters.news/@chugate/%E7%94%B5%E8%AF%9D-%E7%9F%AD%E4%BF%A1-%E8%AE%AD%E8%AF%AB%E5%90%8E%E7%9A%84%E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