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2Y

人在他鄉,紀錄不止。

義大利「抗疫」全景誌 | 爆粗口的義大利市長

發布於

「你們這班白痴,不負責任!是要讓所有人都染病嗎?」

「理髮?頭髮弄這麼好看給他媽誰看?」

這些話——信不信由你——都是義大利市長在社交媒體上「怒懟」不守規矩民眾時的「口吐芬芳」。一段段視頻被搬運到世界各地,不少網民感嘆,這就是「河南村長」的「義大利版」。

義大利全國劃分為20個大區,是為一級行政區,下轄省級、市級。該國共設約8000個市級行政單位,既有羅馬、米蘭等超百萬人口的「大都會」,也有幾千、幾百乃至幾十人的小鎮。在這個國家,居民人數大於10萬的城市僅有45個,市長們可說幾乎都是基層組織的領導幹部。

為應對新冠疫情,2020年3月10日起,緊急管控措施在義大利全境實行,如非工作、健康或其他迫切需求,禁止人員流動。3月12日,該國出台更嚴格法令,要求除藥店、食品店等必要門店外停止所有商業活動,民眾盡可能居家隔離。總理孔特警告說,新措施不太可能在短時間內產生明顯效果,呼籲國民清醒而負責任地堅持執行。

在緊急衛生醫療事件面前,市長們自然而然地被推到一線。疫情、緊急法令之下,其他政務均可放到一邊或直接暫停。義大利全國市政協會(ANCI)現任主席、巴里市(Bari)市長安東尼奧·德卡羅(Antonio Decaro)說,「疫情當前我們有兩大任務:讓大家遵守規矩,以及幫助居家之人。」

一面是「緊急狀態」步步收緊,另一面是部分民眾的意識不到位。義大利內政部增派警員剛性執法,但治標不治本。處於基層的市長們只好一邊實地走訪勸阻,一邊線上「開罵」。

最引人注目的是集中火力的「怒懟」。其中,西西里島(Sicilia)代利亞市(Delia)市長吉安菲利普·班凱里(Gianfilippo Bancheri)是佼佼者。這個小城僅有4千多人口,班凱里平時的政務大概不至於特別繁忙,疫情期間看見市裡輕鬆的氣氛,忍不住自拍視頻,衝著違規者「咆哮」。 「20年來我斷斷續續堅持跑步鍛煉,知道代利亞的同好最多二十來人。怎麼突然間所有市民都變成健身愛好者,都要出門跑步了?」班凱里聲色俱厲地質問道,「還有人周日到野外燒烤!開什麼玩笑?這是拿我們全體市民的性命當兒戲吧!」

代利亞市市長班凱里衝違規市民「咆哮」(視頻截圖)

義大利南部普利亞大區盧切拉市(Lucera)市長安東尼奧·杜托羅(Antonio Tutolo)在直播中甚至罵了髒字。 「我特想中央政府出台更嚴厲的措施,否則大家總有數不清的藉口可以出門,」托杜羅談到少部分人的不自覺時特別火大,忍不住說了一大段方言,「竟然還有人去買他媽的香水!哪都沒人,你怕不是噴給自己聞的吧?」兩天后,他再開直播時心情平復了許多,為自己沒控制住情緒表示歉意:「我希望用最簡單直接的方式讓大夥兒明白,這是個多麼關鍵的時刻。很高興有人看過會笑,笑過也就听了進去。」

還有的市長咆哮之餘冒出了「金句」,比如義大利中部翁布里亞大區(Umbria)的瓜爾多-塔迪諾市(Gualdo Tadino)市長馬希米利亞諾·布雷西烏蒂(Massimiliano Presciutti)。 「你們遛的什麼狗?狗是得前列腺炎了嗎?大夥兒都得呆在家,你們還不明白嗎?現在哪都在死人啊!」布雷西烏蒂連珠炮發,氣得直拍桌子, 「你們這班白痴,負點責任好嗎!」

第二種是冷靜諷刺型。雷焦-卡拉布里亞市(Reggio Calabria)市長朱塞佩·法爾科馬塔(Giuseppe Falcomatà)每天都出門巡視,在一次網絡疫情通報中他講述了「趕人回家」的經歷:「我看到有人在跑來跑去,帶著一隻顯然累趴了的狗。我攔住他說,這不是拍電影,你也不是《我是傳奇》裡的威爾·史密斯,趕緊回家吧!」威爾·史密斯在電影《我是傳奇》中飾演人類社會遭受病毒侵襲下的倖存者,晚上躲避喪失理智的感染者,只有白天才和一隻叫「山姆」的狗出門尋找食物。

坎帕尼亞大區主席德·盧卡對防控措施的推行態度強硬(視頻截圖)

第三種是強硬威脅型。坎帕尼亞大區(Campania)主席溫琴佐·德·盧卡(Vincenzo De Luca)年屆七十,開始「從心所慾不踰矩」。在公開視頻中,他卻中氣十足,近乎「恐嚇」地給當地民眾立了規矩:「這段時間有幾百名學生要畢業,聽說有人準備搞聚會。為此,我們打算派憲兵隊過去,帶上火焰噴射器。」在回應質疑時德·盧卡自有一套理論:「雖然耳朵長在腦袋的兩邊,但終究連接神經。我義正言辭,人們是會聽懂的。」

當然,更多的是苦口婆心的勸說。在紀實視頻中,巴里市市長德卡羅來到公園、廣場、海邊,遇見在外逗留的市民就不斷重複三字經:「回家吧」。他好說歹說:「現在很危險,電視上播出的畫面真實存在,病毒很快也會到咱這兒。可不是開玩笑!」3月,為了阻止民眾無故出門散步或鍛煉,減少病毒傳播風險,巴里、羅馬等地相繼關閉公園。

為避免聚眾,巴里市市長德卡親手關閉當地公園(視頻截圖)

從這些「爆款」視頻看,接地氣的「花式」勸阻多出自義大利中南部。首先是因為較北方而言這裡的疫情不算嚴重,民眾容易掉以輕心。其次,南方經濟相對較差,各類衛生設施不充足,在重大疫情面前暴露的風險也更高。地方的領導幹部心裡都明白,防範未然才可能避免悲劇。

市長們的良苦用心得到大多數民眾認可。「疫情之下,還是掌聲多於罵名,」義全國市政協會主席、巴里市市長德卡羅如是說。大量點擊率和傳播率不僅讓這些義大利市長聲名鵲起,還增強了普通民眾的「抗疫」意識,怎麼看都能算是件好事。不過,德卡羅一直放心不下:「問題是,許多市民嚴於待人,卻寬於律己。」

除了喋喋不休地讓大家遵守規矩外,市政還需幫扶居家有困難的人,溝通定時領取退休金事宜——可以說,有一大堆瑣事要管。 「我還是願意看到罵我的比誇我的人多,」德卡羅半開玩笑地說,「那才意味著生活恢復正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義大利「抗疫」全景誌 | 津加雷蒂的米蘭晚餐

義大利「抗疫」全景誌 | 統一紀念日:疫情之下的分與合

義大利「抗疫」全景誌 | 「一號病人」小傳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