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蒻魚

就是一條鹹魚!

今晚食咩好之二 記我的大埔食堂

 (編輯過)
這一篇,想分享我和我深愛的食堂之間的點滴

2014年雨傘運動之後,香港社會習慣以黃藍兩色區分政見。到2019年反送中運動開始,黃藍陣營之間更是水火不相容,政見的爭拗延伸至生活的方方面面,導致了「黃店 」的出現和「黃色經濟圈」的壯大,即如果店鋪是支持、同情示威人士,反對政府修例的都會被劃入「黃店」範圍,有心人士還特別設計APP或網頁,在地圖上為「黃人」標出「黃店」。那個時候,外食首先考慮的不是味道問題,而是先搞清楚那店究竟是黃還是藍?總之堅決不吃對家的飯,不買對家的東西,很多香港朋友時至今日仍保持著這種消費習慣。

這一篇,想分享我和我深愛的食堂之間的點滴,那這些食堂是黃還是藍?哈,當然是......

FAMA

FAMA在汀太路的太平工業中心内,餐廳所租用的樓層原本是工場,内部空間非常寬敞,完全不似香港常見的小鋪格局。我們一家周末經常都會聞著濃烈的工廠氣味,搭乘老舊的貨梯到FAMA享用brunch。推開厚重的大門,看到的是清新自然的北歐風桌椅,巨大玻璃窗外翠綠的九龍坑山,恍惚之間會以爲自己到了山中酒店度假。FAMA簡直就是工業中心的世外桃源。

FAMA的窗景

老闆娘Samantha是土生土長的大埔人,一頭金色短髮,説話鏗鏘有力,只是因爲「要以身作則,讓兒子知道世上無難事」,毅然投身毫不熟悉的飲食業,為我們大埔街坊提供了一個友善如天堂的就餐環境。話説每次在街上碰到Samantha,我都會熱情揮手和她打招呼,她總是維持高傲造型,冷淡點點頭就算回應,她其實只是外冷而已。2020年疫情期間透過whatsapp點餐后,她會細心問我意見,如果我膽敢提出意見,她都會很開心地說會同厨師溝通。無數次透過家中的窗戶看見Samantha脚步匆匆把餐點送往客戶家中,我都會隔著玻璃默默說:「撐住啊!」有一晚她在Whatsapp分享送外賣送到爆呔(車胎)的相片,說最遠都送到沙田去了,我是替她感到高興的,證明生意好,不是嗎?

自從FAMA開業,我們一班媽媽每次帶小朋友相聚,一定首選FAMA,因爲也只有FAMA可以容納我們這麽多人坐一起吃飯和聊天,還可以想坐多久就坐多久,老闆娘絕對不會出來趕人。在餐廳的最裏頭安放了兩張巨大的原木桌,通常小朋友坐一桌吃漢堡包和意大利麵,大人坐一桌吃烤豬手、牛扒或招牌的All Day Breadfast。FAMA是一間吃西式食物的餐廳,那時候餐單上的選擇不算特別多,但每一樣都是水準的,沒什麽可以挑剔的,唯一要挑剔的大概是那杯咖啡太小杯了。吃完飯,小朋友都會自動把餐具放回餐具回收處,然後玩桌游或分享各自在閲讀的圖書,而大人則在另外一桌聊天,講講時事和家事,幾個小時就這樣隨意被打發掉了。印象中我們甚至試過從午飯開始一直到吃完晚飯才依依不捨地道別。感謝Samantha給我們提供了一個舒適的避風港和可口的食物。

FAMA的漢堡

Lecker's Kitchen德國厨房

Lecker主要供應德國脆皮豬手、小吃和德國啤酒。他們的脆皮豬手是全大埔最好吃也是最便宜的。帶著油脂香氣的豬手皮脆得好像吃薯片一樣,豬肉的部分腌製入味不會過鹹。小店隱藏在翠樂街兩座大廈中間的一條小巷子裏,坐在戶外位置,脚踩紅色地磚,昏黃的街燈下,香脆的豬手配上酸椰菜(高麗菜),再來一口德國啤酒,咪一咪眼睛,可以假裝自己到了德國的小鎮。

2020年疫情期間,德國厨房推出抗疫外賣套餐,港幣98元一份豬手,配德國香腸和兩支德國啤酒,便宜得我都擔心他們會虧本。我時不時會透過Whatsapp向他們訂這個抗疫套餐,有一次,我下午就發訊息並指定晚上7點半取餐,準時到店,店員尷尬地告知訂單太多了,要麻煩我再等一下。我安靜地在門外等了20分鐘才取到餐點,店員和我千道歉萬道歉,我記得自己當時說的是「沒關係,你們生意好,撐下去就好了」,我其實想和老闆講,如果不是你家的豬手好吃得不得了,如果不是我們同顔色,我才不會接受你們的道歉呢!最近看到Lecker的臉書專頁說,要爲醫護打氣,只要出示證件即可享受免費餐點,這樣有良心的店怎能不叫人想念。

御品千之味

這一間吃日本菜的店在海寶花園樓下,供應壽司手卷,魚生丼、日式炸物和烏冬(烏龍麵), 老實講,她們並不是我最愛的大埔日式食堂,純屬CP值高,加上大家都是自家人,所以每次小朋友說想吃壽司,我多數會選這家來光顧。有段時間,我還特別喜歡光顧,因爲點完餐的單據最下面都會印些耳熟能詳的字句,例如「五」和「時」字開頭的句子,甚至還有要求某某下台的字眼,每次拿到單據看一眼,都會對收銀的姐姐會心一笑。到了今天,這些字句當然都不能再印到單據上了,否則又要違宇宙大法了,一切皆成歷史。如今疫情再次衝擊香港,百業蕭條, 寫到這裏,忍不住悄悄Google了一下,謝天謝地,她們還健在,加油啊!

果子 Life Cafe

果子是吃星馬菜的。我喜歡果子椰香四溢的咖喱喇沙,香辣的印尼炒飯;而小朋友則喜歡咸香的菠蘿海鮮炒飯,香茅味濃鬱的豬扒飯;而我倆共同的熱愛是無骨海南鷄飯,每一份都附半邊去骨的鷄肉,鷄皮下方帶著透明的果凍般的膠原蛋白,鷄肉有鷄味,軟滑彈牙;由鷄湯煮成的油飯絕不油膩,飯粒分明且帶清香。果子的海南雞飯做得和我們去星馬旅行吃到的一樣地道。

有段時間的星期六,小朋友為自己安排了整整一天的節目,苦命的我陪著太子在九龍奔波,待傍晚回到大埔,累得要趴下,自己煮飯是絕對不可能的,果子就成了救贖我們的週六飯堂。每次火車快到大埔,我都會先致電果子點餐,以求到店便有餐可取。他們認得我的號碼,接通電話總是笑問「今次又食吃菠蘿炒飯同雞飯嗎」;如果點飲料忘記指明,他們都會記得幫我把檸檬茶做成少甜少冰;記得我外賣不需要餐具;記得我吃海南鷄飯只要薑蓉和辣醬,不要黑醬油。有時候等外賣,會和在水吧工作的姐姐仔聊聊天,哪怕只是一起抱怨一下香港惡毒的太陽,也為那個難捱的夏天帶來少許的慰籍。再後來因為疫情,整日被關在家裏,母子倆都被搞得神經緊綳。只要堂食(内用)沒被政府禁止,我們都會去果子吃個下午茶,我會點一小碗喇沙米粉,給小朋友點一份咖央多士。那時候肚子並不一定是餓了,出門只是為了放一下風,順便和店員們聊上幾句,緩解被隔離的孤寂。

果子的喇沙米粉

我不能到場光顧的這些日子裏,深愛的食堂在腦海裏被打磨得如鑽石般奪目,中間還添加了鄰居間的友愛,聊天時同聲同氣的口水,還有各種帶著食物香氣的情節。當情感的共鳴和理性的味道摻雜在一起后,這顆鑽石發出的光是屬於我自己的光,是溫暖的黃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今晚食咩好[1] 之一 記大埔的老店

3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