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肚皮

没心没肺,肚皮空空如也

地板不用擦

他拿塊抹布站在他家門口。


還沒睡呢?我住對面,加班剛回,打了個招呼,從包里掏鑰匙。


要擦地板嗎?他問。


現在?我問,深夜一點?


現在,他說。


我一開門,他緊隨其後,擠進來,順勢蹲下來,擦起地板。


餵,我說,地板不用擦。


很臟,他舉起抹布給我看上面的灰,說家裡有桶嗎,打一桶水來。


他語氣不容置疑,我去打了一桶水。


拿著,他打開手機電筒,遞給我說,照著。


我照著,脫了鞋,他把我鞋擦了一遍。


玄關的走道擦了一個小時,他說休息一會兒。


我說辛苦了。


來杯咖啡,他說。


現在?我問,深夜兩點?


現在,他說。


煮好咖啡端上的時候,他在擦地板,嘴裡咬著手機,亮著電筒,在客廳一寸一寸地前行。我把咖啡放茶几上,給他換一桶水,臟水倒進抽水馬桶,墨墨黑,那是我走過的所有路留下的痕跡,拎著乾淨的水回去,他坐在地上,倚著沙發,喝咖啡。


過癮,他說,好久沒擦到這麼臟的地板了。


我說謝謝。


應該謝謝你,他說要不留一部分,你來擦,雖然很捨不得,可畢竟是你家。


不用客氣,我說。


真不試試?他問。


我說謝謝。


如果這世界是一塊巨大的地板就好了,他說。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