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肚皮

没心没肺,肚皮空空如也

冰塊

發布於

他端來冰格說,選一塊吧。

冰塊不都一樣嗎,同事說,隨手拿了一塊,扔進玻璃杯,倒上威士忌。

你覺得都一樣?他說,我每次都選很久。

他盯著冰格,一塊塊冰塊巡視過去,目光像是北極熊謹慎地從一塊浮冰跳到另一塊上。

同事瞥了一眼他手裡的冰格,硅膠制,方形,並無特別之處。

下次買冰球造型的吧,同事說完,喝了一口酒,搖了搖杯子,冰塊發出爆裂聲。

他挑了一塊冰,仔細端詳說,肯定有不一樣的。

冰塊里的結晶確實每一塊都不一樣,同事說,可喝威士忌的話,只需在意融化起來快慢不一樣。

他把冰塊放進玻璃杯,冰格放回冰箱,和同事在沙發上坐下,一口一口抿威士忌,兩人沒說話,場面有點像冷藏櫃里的西紅柿和雞蛋。

你太太呢,同事打破沈默問,這麼晚了,不會打攪嗎?

變成冰塊了,他說。

冷戰啊,同事尷尬地笑,喝一口酒,冰塊化了一半。

剛開始是冷戰,她對我越來越冷淡,後來真變冰塊了,他說,轉眼間的事,那天我們坐著吃飯,各自點了外賣,她點了南京鴨血粉絲湯,我點了遵義羊肉粉,我覺得不夠辣,去冰箱找辣椒醬,關上冰箱門,一回頭,她就變成了一塊冰塊。

你見到她變成冰塊的過程了嗎?同事問。

沒見到,他說,可錯不了,就開個冰箱門的功夫,她不可能憑空消失,她坐的位置上就只有一大塊冰,靠枕大小的冰。

他指了指廚房的那把椅子,同事觀察了一下廚房,冰箱正好在那把椅子和廚房門之間。

你找了嗎?同事問。

每個房間都找了,沒有人,他說,回到廚房,發現冰塊在融化,只剩下一小塊了,就想人不會變成冰塊了吧?於是趕緊把冰塊從椅子上拿起來,打開冰箱,放進冰格,冷凍起來。

當時冰格里有冰嗎?同事問。

好問題,他說,不僅有,而且慌亂中,沒注意到放在哪一格。

同事看著他,他看著手中的玻璃杯,冰塊一點一點化掉,融入威士忌。

能讓我看看那個冰格嗎?同事問。

就是你剛才看到的冰格,他說。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